268:角旧事重演,主角换人

作品:《学霸养成小甜妻

    抱着她的褚梁脸色大变,会场成了嘈杂的背景画。

    救护车呼啸而至,许诺被抱上担架往医院去的过程,意识弥留,放电影般地回忆起十三年爱情。

    她是高干子女,却在学里对进城求学的褚梁见钟情,展开了不依不饶的追求。学毕业以后,褚梁接受了她,自此,两个人展开了为期四年的异地恋。她用腔热情爱他,为了他做尽傻事。感情在磕磕绊绊里走入社会,也终于被家里发现,她又开始了和父母的争执抵抗。

    总归,费尽万难她嫁给了他,婚礼上褚梁许下了生世的诺言。

    他开始拼事业,受尽冷眼,最终站稳脚跟,在云京商界有了立足之地并且蒸蒸日上。

    她则为了家庭和孩子,做出了无数牺牲。

    可惜,人生和她开了个莫大的玩笑,褚梁在学同学会上见到了当年彼此有好感的另个女生。那个女生当年柔弱纤细,不及她明艳美丽,眼下十几年过去,离婚了带个孩子,也远不如她端庄矜贵。

    偏偏,褚梁和那女人上了床,为她买房买车,安排她孩子上学。

    这切,他背着她进行,她却早已悉知。

    家庭成了两个人演戏的舞台,她十三年爱情,年婚姻,成了个讽刺至极的笑话。

    许诺合上双眼,被送到了医院抢救。

    等她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回到了军区大院,从她的公主床上醒来。

    她威严的父亲没有因公去世,端庄的母亲没有因为和她多年争执而长满白发,慈爱的爷爷尚在,家里的牧羊犬也毛发光亮,切都那般美好祥和。

    十七岁的许诺披散着柔软的长发,踩着人字拖,穿着睡觉的棉布裙子,迷茫地开了门出去。

    夏日的阳光炙热而明亮,空气清新无比,蝉鸣声声入耳。

    隐隐地,男生打闹声传来。

    许诺下意识地循声而去,隔着铁丝,看到了篮球场上几个挥汗如雨的男生。

    十岁的宋遇,奔跑跳跃,在群人里极为醒目,随手投了个三分球之后抬眸看见她,眉眼飞扬地打了个口哨,大声问她:“不是在午睡吗?”

    你不知道我爱你……

    这是属于宋遇和许诺的故事。

    他们是青梅竹马,他是她错过的良人。

    *    “砰!”

    滴泪砸到了剧本上。

    甄明珠的视线锁定最后的结局,大脑成了片空白。

    “这么感性?”

    袁深好笑地说了句,将纸巾递到她眼前。

    甄明珠拿纸巾擦了涌出的眼泪,抬起微红的眸子,迟疑地问:“您看过这个剧本吗?”

    “自然看了。”

    “那这结局怎么?”

    “目前剧本就是这样的,编剧那边应该是留有后招,票房不错的话可以拍第二部。”

    甄明珠脸错愕地看着他,有些无法接受。

    故事开始,她以为这是个重生类影片,下意识地就沉浸到了属于宋遇和许诺的故事里。可谁曾想,到了结尾剧情突然反转,场景切换到了2010年的医院病床上,三十岁的许诺,眼皮动了动,苏醒了。

    切美好,只是她在昏睡期间的梦境而已。

    她还是那个许诺,瞎了眼选错人走错路的许诺,宴会上自杀却没死的许诺,错过宋遇的许诺,她这睁眼,迎面而来便是数不尽的麻烦和痛苦。

    甄明珠只想着,心情都分外沉重。

    “喜欢?”

    袁深的问话,拉回了她的思绪。

    甄明珠抬眸看向他,点点头“嗯”了声。

    到底是小女孩儿~

    袁深就晓得这种青春题材的故事她接纳起来比较容易,问完话便笑了。

    这部片子的导演有意启用新人,私下里看过了她在《后宫之主》那边的表现,对她展现出的演技认可之外,对她的气质和相貌更是极为满意,甚至说出了“她就像那个许诺”这样的话。

    其实没错儿,可能是因为从小养尊处优的原因,甄明珠身上有股子浑然天成的贵重气质。

    她眼下十九岁,饰演影片里高干家庭背景,十七岁的许诺,再合适不过。

    可以说,只要她这边点头,导演那边连试镜都省了。

    袁深想了想,开门见山地问:“二十万片酬,能接受吗?”

    甄明珠微微愣了下,“二十万?”

    先前袁深邀请她出道的时候,用了常青的两千万片酬做诱饵,眼下这二十万和两千万相比,说是天差地别都不为过。

    不过,人家是影后,她是新人,似乎没什么可比性。

    甄明珠短暂地沉默了下,没说话。

    过去这三个月她的生活是按部就班的,可在这期间,她参与拍摄了《后宫之主》,因为戏份不多结算起来也很简单,她拍摄完的半个月之内片酬便次性付清了。

    三天集戏份十万块,眼下这三个多月主角戏份,二十万?

    她对这行业规矩不太了解,贸然问话又觉得不合适,时间倒有些两难起来。

    她不吭声,袁深便笑了笑,又次道:“拍电影的确是不如拍电视来钱快,《后宫之主》是华娱今年投资挺大的部片子,演员整体片酬也在业内同档次平均水平以上。也是你机遇好,副导演看上了你,给你的片酬比般人又高了些。眼下你看上了这剧本,我也就不拐弯抹角了,这片子并非公司要拍的,导演是我朋友,资金有限。”

    “……您朋友?”

    甄明珠又有些意外了。

    “对。孙启元,你应该听过。”

    孙启元,影视圈二线实力派演员,甄明珠的确听过。

    这人要拍电影?

    甄明珠时间更踌躇了。

    袁深在饮水机跟前接了杯水给她递到手上,又笑道:“他是电影学院编导专业科班出身的。先前剧本无人赏识,当导演资历又不够,阴差阳错地就当了演员,还当多年。这几年攒了点身家,那点心思又活跃起来了。这剧本搁我是觉得不错,公司这边也通过了审核,可因为出于各种考虑拒绝了他自己当导演的条件,总归最后没谈拢。这人也是个能扑腾的,思来想去成立了自己的团队,出品、制片、导演全自己包揽了,预备投资四千万拍这部片子,能给演员的片酬有限,因而才决定女主角启用新人。”

    “男号呢?”

    甄明珠下意识问了句。

    “周越。”

    袁深看着她,笑道。

    甄明珠也点就透,若有所思地笑笑,“难怪了。”

    周越,圈子里号称“个人养活个公司”的实力电影咖,他年龄不大,眼下也就二十岁而已,从电影学院还没毕业呢。可他是圈子里少见的童年出道,爱惜羽毛,少年后还不曾长歪的男演员了。

    他九岁签约,签约的公司实力很般,年间给他提供的最好角色是宫廷剧里个少年皇帝,而他也争气,凭着这个角色举获得了当年的电视盛典最佳男配角奖项并且因此被圈内明导孙星眼相,出演了青春艺片《风筝》。也就三年前吧,《风筝》在七夕情人节经上映便获得如潮好评,十岁的周越更因此斩获了白玉兰影帝奖项。

    那年,媒体将周越夸上了天。

    他童星出道,却从未因为拍戏荒废学业,和普通孩子起念公办学校,各科成绩还基本都名列前茅。他在学习的课余时间拍戏,接的角色不算多,演技却越来越好,稳扎稳打地考进了电影学院。

    《风筝》上映的时候,正赶上电影学院开学,他以专业课和化课双第的成绩升入大。

    因为他面临解约,业界各大娱乐公司纷纷伸出橄榄枝,可他全部推拒,和合作了十年的公司续了合约。

    长相气质才华三样并存,难得还仗义念旧有良心,更难得的是,他在媒体将他捧上天的时候并未骄傲自满消耗人气,过往这三年来,在大荧屏上饰演了次主角两次男配,表现皆十分出彩,圈了不少粉。

    毫不夸张地说,他是同年龄段男演员里,难得的票房保证。

    据李娇卦:《风筝》之后,他片酬在七百万以上。

    孙启元若是想要找和他同咖位的女星搭戏,那单单男女主角的片酬将高达千五百万左右,自然行不通。可若是找咖位不够的圈内女演员搭戏,又会产生诸多争议。

    此种情况下,寻找合适条件的新人充当女主角,似乎顺理成章了。

    而她便是这好运的新人,二十万片酬对有了名气的演员而言似乎略少,可对眼下的她来说,倒也是颇多财富了。尤其,还有和周越搭档的机会。

    以他眼下在电影圈的地位,这影片无论如何不至于扑掉。

    是个很好的历练机会了。

    收敛思绪,甄明珠看眼袁深,笑道:“二十万很好了,我得谢谢您。”

    袁深就喜欢她这通透懂事的性子,既不妄自尊大,也不妄自菲薄,懂得为自己争取,却也不过分贪婪,放眼娱乐圈,多少新人都难得做到这点。

    他便笑笑,补充说:“二十万是最低片酬。我既然签了你,凡事自然会为你争取最大权益。我已经和他谈好的是,给你二十万固定片酬+分成奖励。”

    “……”

    甄明珠愣下,忍不住莞尔,道:“您是故意的吧。”

    袁深又笑,“这片子投资四千万,按着制片方拿到票房百分之三十几的比例来计算,只要最终票房超过亿便能收回成本。若是票房过亿了,你这女主角再拿二十万的奖励。若是过两亿,他给我承诺拿出利润的百分之二十也就是六百万左右充当演员的奖励,男女主各拿这百分之二十的三分之,也就是两百万左右。票房再往上突破五亿,你可以拿利润百分之十的三分之,大概四百万。总归就荣俱荣吧,票房越高你这分成越多,到时候我都会写进合约里,确保后面不出纰漏。”

    甄明珠听见数字便觉得头疼,半晌,笑笑道:“总归得先有票房,还得祈祷票房破亿。”

    袁深睨了她眼,“周越在前面顶着呢,绝不可能扑。”

    “所以我还得谢谢您。”

    袁深拿下巴指了指她手里的剧本,“试镜就不必了,你这条件在新人里是等的。不出意外的话六月下旬进组拍摄,九月结束,基本上正好是你们暑假时间。剧本你带回去,没事了多翻翻,做好准备。”

    “好,知道了。”

    袁深想了想,“再有事情我随时联系你。”

    “好。”

    甄明珠站起身,又应声。

    袁深舒口气看着她,半晌,抬手拍拍她肩,笑道:“那就先这样,早点回学校。”

    “嗯。”

    甄明珠点点头。

    话落,她转身往出走,还没走出门的时候步子突然顿住,又回过头来,看向袁深,想了想,说:“谢谢您,给我提供这样的机会,我会努力的。”

    袁深愉悦笑,“我看好你。”

    “拜拜~”

    甄明珠抬手朝他挥挥。

    这姑娘,挥手的动作挺可爱的,像只招财猫。

    目送她转身离开,袁深摇头失笑。

    *

    甄明珠坐地铁回学校。

    在公司里耽搁了会儿,时间却也不算很久,差不多十二点半,她到了校门口。

    路上的时候又接到了孟晗的电话。

    孟晗说是学院里要在下午统体检,问她能不能赶回来。

    甄明珠自然说可以,孟晗又问她在哪里吃午饭,听说她十二点多就能到学校,便说自己和林清她们先去饭堂,就在饭堂里等她回来,起吃了饭回宿舍。

    为了避免她们久等,甄明珠在大门口坐了校车。

    等她十二点四十赶到饭堂的时候,孟晗她们也才打好饭刚吃上,甄明珠找见人之后便安下心来,排队打了荤两素,端过去和她们坐起吃。

    周围,如既往地吵闹嘈杂……

    甄明珠正低头吃饭呢,几道议论声传入耳。

    “真的诶,下嘴唇破着。”

    “是不是被人咬的啊,看上去像。”

    “不可能,人家根本没女朋友。”

    “总不可能是摔跤把嘴唇给摔破了吧,明显就是咬的。”

    “我不想相信。”

    “噗,不相信你还想咋?”

    “反正不信,那是程砚宁诶,是你你舍得咬他吗?”

    “哈哈——”

    几个女生议论到后面,声音不自觉地就提高了,周围片人全都听见。

    顿时,孟晗、林清和董西琴齐齐地看了甄明珠眼。

    甄明珠第时间感觉到了落在她身上的三道目光,吃饭的动作便不受控制地停顿了下,不过,也就下,旋即她又开始默不作声地吃饭了。

    “……你们俩昨晚?”

    林清语调古怪,忍不住发问。

    甄明珠抬眸看她眼,“什么事也没有。”

    “那你就是承认你们俩昨晚在起咯!”

    林清哈哈声,飞快地问。

    甄明珠:“……”

    她不想答话,也不晓得怎么答话,林清便扭头去搜寻程砚宁的身影。

    可巧,她的目光就那么隔着好几行桌子和张景涛撞上了,后者脸上那笑容带着股子混不正经。

    林清瞪他眼,收了视线。

    张景涛则偏头看眼程砚宁,憋住嘴角笑。

    程砚宁这天早上起来就被三个人围观了通,上午去教室又被班上众人以各种理由围观了半晌,刚才去打饭,在队伍里又听见了片议论声。

    嘴唇上道破口,让他这天走到哪都能成为焦点。

    莫名地,程砚宁在心里叹了声。

    也就在此时,饭堂外面突然响起道脆亮的喊声:“程砚宁,程砚宁,程砚宁……”

    他连同周围众人顿时:“……”

    入学四年,程砚宁这名字在京大几乎无人不知了。可因为他性子分外冷漠的缘故,还当真从没有哪个女生在学校里这样大声地喊过他,整个饭堂经历了几秒钟的沉寂,突然反弹般地热闹了起来。

    很快,门口便有议论声不断传进来。

    “是个美女啊。”

    “好像是个混血儿。”

    “长得超正点超漂亮。”

    “像个洋娃娃诶。”

    “还在喊呢。”

    “呀,找进来了哈哈。”

    道男声刚落,外面喊了半天的女孩出现在了饭堂门口。

    饭堂里顿时响起片口哨打趣声。

    原因无他,视线里突然出现的那个姑娘,的确是分外美貌亮眼了。

    五月底的云京,说热也没到特别热的时候,那姑娘却已经穿上了短袖短裤。她身材也好,上身件西瓜红的短袖长度只到肚脐,行走间便会露出截紧致的小蛮腰,下身搭配着条超短裤,裤沿也就堪堪遮住了大腿根,动作大点都得担心春光乍泄。可她仰着下巴抬眸搜索,全然不以为意,倒显得坦荡爽快。

    瞧着她越走越近,薛飞纳闷地看了程砚宁眼,道:“这谁啊,找你的。”

    “不知道。”

    程砚宁头都没回,道。

    “喂,你没听见我叫你呀。”

    也就在他回答薛飞问题的时候,女孩儿跑到了他边上,不满地问。

    程砚宁抬眸看她眼,半晌,倒也没装作不认识,拧着眉问:“你怎么来了?”

    “找你呢嘛。”

    程砚宁:“……”

    他不说话了,边上三个男生阵懵逼。

    认识啊卧槽!

    薛飞最懵逼,忍不住问:“你谁啊。”

    “你好,自我介绍下,我是程砚宁未来的老婆。”

    “噗——”

    薛飞个没忍住,直接喷了。

    程砚宁未来的老婆?

    程砚宁未来的老婆!

    哈哈哈,这怕是要笑死个人了。

    妈的点也不好笑啊!

    他当然半个字也不信,直勾勾地看向了程砚宁。

    程砚宁却没理他,也没理边上脸理所当然站着的女孩,忽视掉饭堂里片议论喷笑声,拿着手机直接往饭堂外面走去了。

    “哎你干嘛去啊。”

    女生连忙追着,脸不满地问。

    程砚宁忍耐地看了她眼,旋即加快了脚步。

    “走慢点啊你!”

    女生愣,很快又追上去。

    眨个眼,两个人便前后地消失在饭堂门口了。

    饭堂里众人静了几秒,很快,又响起了铺天盖地的议论声。

    这议论声句句传到耳边,薛飞整个人都莫名地烦躁了起来,忍不住又去看甄明珠。

    甄明珠坐着的位子和他们隔了几排,他看过去的时候,她仍旧微微低着头吃饭,完全置身事外的模样。看不出丝毫情绪,自然也看不出她有没有触景生情,觉得感伤。

    反正这莫名其妙出现的个姑娘,搅得他感伤起来了。

    似乎,安城过去那切,要重新再演遍。

    只是女主角换了人而已。

    突然涌起的念头让薛飞的头皮隐隐发麻,抬手在眉心里狠揉了两下,他也直接抬步走了。

    ------题外话------

    *

    题外话:

    平静的人生需要刺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