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84章 吓跑灵蛇荒王(1)

作品:《九转道经

    剑鬼城的人都认识太叔成,对于太叔成出面帮忙大闹剑鬼城的人,都是大感意外。此时众人可都看着呢?

    若是太叔成说血无痕是他的私生子之类的,再由他直接出面向剑鬼城府赔礼道歉,此事也就算了。

    剑鬼城的修士都知道太叔成与剑鬼城府好几名内府长老都有交情,自然也不敢多说什么。

    “这”

    太叔成愣住了,血无痕是他什么人,他连对方的名字都不知道呢?

    “大长老,此子在剑鬼城大闹,我欲将其拿下,太叔成这家伙竟然出手阻拦”

    血挚看向三更人说道。这是告状啊。他没有加油添醋,这就已经很给太叔成面子了。

    “剑鬼城主为什么还不出来。”

    血无痕心大叫,若是有人在转轮殿主城那边闹事的话,他这个身为殿王的人,自然也立即出面。他忽略了这剑鬼城主乃是苍天境的老怪物。这剑鬼城之有众长老在,就算是有祖王六重天的人在他们剑鬼城之闹事,剑鬼城主也不定会出来,除非苍天境强者出现。

    “剑鬼城主,晚辈乃是血皇后人血无痕,请求见,噗”

    三更人正待说话之时,血无痕直接鼓足真元,通过天地大道进行传音,声音足以传遍整个剑鬼城。

    血无痕说出这句话之后,真元不足顿时口血喷了出来。

    “他就是血皇后人”

    “他是血皇后人”

    ……

    血皇之名,直存在于剑鬼城之,剑鬼城猎魂榜上直都有血皇的大名存在,人级魂榜第二,仅次于当代剑鬼城主。

    三更人原本想要下令拿下血无痕,维护他们剑鬼城府的威严,可是听到血无痕的身份,他可就愣住了。

    血皇的后人,若是说起来,可算是他们剑鬼城主的嫡系后人呢。剑鬼城主除了血皇之外,并无子嗣。剑鬼城的血家后人,皆为剑鬼城主的堂兄弟脉。

    灵蛇山脉地底

    地底秘境受到破坏风暴催残,不少地方都在塌陷。

    “吼,想不到本尊竟然在这个鬼族小子手受了重伤,很好,很好,你足以自豪了”

    灵蛇荒王稳住了身形之后,看向古臻,没好气地说道。那眼神可是恨透了古臻。先前打它的脸,让它盛怒之下拼得元气大伤,兽魂自斩出体。现在竟然让他力量反噬,将他重创。

    “咳咳,自豪,还不够。本王不仅让你重伤,甚至今日还能让代苍天境强者,给本王垫垫尸底,哈哈。灵蛇王你已经没有机会了。”

    古臻连咳了几声,不朽烛龙看向灵蛇荒王,随后冲天而起,他要撞塌整个灵蛇山脉,灵蛇山脉塌陷下来,古臻可就有机会可以逃跑了。

    问题是这灵蛇荒王会给他这个机会么!

    嗡

    “你想逃,哈哈,你以为可以瞒得过本尊么?”

    灵蛇荒王可不是傻子,若是地底直接塌陷,没有任何东西阻隔古臻的话,那可就天高任鸟飞了。古臻不仅仅速度快,而且他更会空间神通,灵蛇荒王自然防着他这手了。

    将它弄伤,还想逃走。让它以后怎么出来混啊,那怕来日恢复了荒兽之体,其它的荒兽王知道它有这么段经历,还不笑话死它。

    灵蛇荒王再次施展结界。将不朽烛龙困在结界之,冷笑起来看着向不朽烛龙。

    “白痴,你以为本王真的想逃么,本王已经说了,要让你给本王垫尸底的”

    古臻副奸计得逞,老谋深算的笑脸看向灵蛇荒王。

    “嗯,就凭你,刚才本尊只是大意了,现在不会给你任何机会了”

    灵蛇荒王不屑地说道,再次向着古臻冲了过去,这次他可不敢再如同之前样,强行凝聚破坏能量,因为它知道古臻有办法可以击破他的破坏能量,所以不得不谨慎。

    若是再来次,它将会伤得更重。那时可真就没有办法截杀古臻。

    昂

    “定要想办法,只要让他相信,短时间内奈何不了我就行了。再赌把。”

    面对灵蛇荒王直接冲了过来,古臻可是很着急,以他现在这种情况下,不朽烛龙真的撑不了多久。影身的力量其实所剩无几,逃,只怕办不到。

    所以他必须反过来,让灵蛇荒王逃跑才行。

    咔,咔,咔

    灵蛇荒王冲过来与不朽烛龙再次缠斗起来,直接用近身缠斗,可以让古臻所化的不朽烛龙无法脱身。同时也无法施展五座不朽石碑进行防御。只是想要斩古臻,会有些费时间。灵蛇荒王此时的力量比起之前弱了许多,毕竟它受到了重创,而且刚才古臻故意作出想要轰塌灵蛇山脉举动,就是为了让灵蛇荒王担心他逃走再次开启‘魂界’结界,借机再让灵蛇荒王分散力量。

    之前灵蛇荒王的‘魂界’结界之所以轻易就被他自己的破坏风暴所毁,正是因为它凝聚破坏能量之时,动用了超过成的力量,所以让‘魂界’结界变弱。

    重创之下,还将力量分化出来,这灵蛇荒王攻击的力量也会小了很多。

    古臻运用空间神通,进行模拟跨越避开了灵蛇荒王的攻击,可是事实上古臻并没有掌握到空间跨越之法,这可是天地空间真谛啊。昔日的天域祖王也是达到了祖王四重天之后才领悟出来的。若是古臻真的掌握到空间跨越之法,那么他几乎可以立于不败之地了,刚才也早就已经用上了,何必拼得两败俱伤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