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48章 古臻的质疑(1)

作品:《九转道经

    九泉之地,正是昔日九天大陆与鬼界最后处与洪荒凶兽决战之地,在这里不知殒落了多少强大。

    玄帝当年可是九死生之下,突破了苍天境。而当年同样也有苍天境殒落,苍天境长生不老,与天同齐。拥有天地之力庇护,想要杀掉苍天境,可谓难如登天。

    但绝对的力量之下,连天地都会被毁灭,更加说苍天境的。之所以说苍天境杀不死,那也只是找不到办法,你的实力不足罢了。

    苍天境也只是祖王七重天,若是你达到了祖王重天,祖王九重天,那你还杀不了祖王七重天的苍天境么?

    而你只是祖王六重天,你又如何能杀得了苍天境。

    “九泉之地,就是天地强者最终对抗洪荒凶兽之地。”

    古臻无比震惊,感叹了起来说道,玄帝既然是参悟那战强者之,那他所说的自然就不会有假的。

    “不错,当初的天地太乱了。天地甚至被洪荒占领了段时间,那时人族,鬼族苦不堪言,天地苍生苦啊。直到阴阳玲珑前辈他们横空出世,带领天地诸强抵抗洪荒凶兽,封印了所有洪荒进入天地单向通道。也许阴阳玲珑前辈他们为了保留人族生息,让人族有机会可以不断掘起,因此强行将九天大陆之的洪荒凶兽尽数逼入鬼界之,同时也将鬼界其它地方的洪荒凶兽赶到了这里来,在这里人族与鬼族联手与洪荒凶兽决死战。那战,殒落的人太多太多了。虽然有个又个天地强者突破踏入了苍天境,同时也有个又个苍天境强者命丧于洪荒凶兽之下。到了最后活下来的人族苍天境,除了阴阳玲珑前辈他们之外,只有两人。”

    玄帝摇起头来说道,再次说起当年天地最后战,依然心有余悸。

    “活下来的两位人族苍天境,个就是你,那另外个呢”

    古臻问道,幽都五大城主之,除了玄帝乃是人族之外,还有另外个也是人族苍天境。

    “他,走了。当年那战他的功劳不小啊。当年虽然与他并肩作战,可是他叫什么,本尊也不知道。”

    玄帝摇起头来说道。活下来的两位人族苍天境,他最终选择留在九泉之地,镇压这里的荒魂。以免荒魂有机会再打开在这里的那条单向通道。

    至于另外个,当年那战之后,九大圣祖离开,他也跟着起离开了。

    “那当年,就只有你人留下来么?”

    古臻问道。当年参与最后战的人族强者应该不少吧,总不会最终只剩下两个而已。

    “当然不止了,只是后来他们也都离开了。正如你所说的,鬼界之气,人族无法修炼,不过已经过去了那么多年,若是他们未能踏入苍天境的话,现在也应该已经死了吧。”

    玄帝沉声地说道。

    “那鬼族呢,现如今幽都另外四位城主,皆是当年参与洪荒之战活下来的苍天境强者么”

    古臻好奇地问道。

    “不,呵呵,当年鬼族所有突破苍天境皆选择留在这里,为鬼界守护这道门户。他们的选择也是为了让鬼族能有机会重新掘起,因为那战不仅仅让人族元气大伤,同样也是让鬼族大伤元气。因此我们开放这里,成为鬼族圣地,称之‘鬼门关’。当年在这里鬼族大能可不止这个数,只是后来有两人离开了,也有人在抵御荒魂之战死,至于如今另外四位城主之,除了本尊之外,只有预言城的老和尚与巨人城的巨人丈三人,至于另外两人,个是位鬼族大能的后人,个是后来进入鬼门关历练之时,突破苍天境之后,主动留下来守护鬼门关的人,他就是灵云城主,庄不凡。”

    玄帝微微笑地说道。

    “玄帝大义,古臻代鬼族谢之”

    古臻向玄帝深深行了个大礼。玄帝可是人族啊,可是最终他却选择留在九泉之地幽都之,抵御荒魂。

    而且就是为了防御荒魂再次打开那条洪荒通往天地单向通道。旦这条单向通道再次打开,后果可是不堪设想,波及的并不仅仅只是鬼界而已。

    “哈哈,你也不必谢我,当年你们古家功劳也不小,据本尊所知,当初与阴阳玲珑前辈齐名的人族九大强者之,就是你们古家先祖。而且也是最强的个。你们古家当年也是人族最强的家族。”

    玄帝大笑了起来说道。古臻可算是天地英雄之后啊。

    “他叫什么名字”

    古臻追问了起来说道。

    “这个,本尊也不知道,你身为他的后人都不知道,本尊如何知晓。”

    玄帝摇起头,九大圣祖之,唯独最后位,古臻不知其名。他只知道与古家有关而已。甚至古臻猜测,这第九位圣祖,极有可能与那个人有关。

    至于他所猜测的对不对,他也不知道,青魂却也不告诉他。

    “多谢玄帝解惑,不过我还有另外个问题,灵娜,是你的女儿么?”

    古臻感觉这次进入九泉之地,可算没有白来。想不到在这里竟然遇上了玄帝这位上古初期的老怪物,帮他解开了不少困惑。而此时他却想要知道,玄灵娜是不是玄帝的亲生女儿。

    “师叔,你什么意思”

    玄灵娜本来听着好好的,她都不想说话打扰古臻与她父亲的对话。关于他们这九泉之地的辛秘,她这也是第次听个完整版的。只是想不到古臻竟然提出质疑他们父女关系的问题来,这她可就憋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