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45章 疯狂纣天平(2)

作品:《九转道经

    纣天平看到了神砣他们出现在这里,便已经做出了最坏的打算,原本他以为以他夫人的修为与实力,就算再不济也不会轻易被杀的。可是听到了鲁上下的话后,他便猜出来了。魂夫人不仅仅是他的妻子,同时也是他的前程啊!此时他也是因为心乱如麻,所以才没有想到,以神砣与鬼砣二人他们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杀得了魂夫人的。

    若魂夫人不是被人偷袭,最少需要三名同阶强者出手才有可能强行斩杀魂夫人,破除她的腐尸界。

    “噗……”

    嘭

    纣天平正准备出手,可是想不到站在他身边的鲁上下竟然抢先步,凝聚天地大道之力,全力拍了他掌,将他直接拍飞了出去。

    “府主”

    “府主”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也没有反应过来。鲁上下竟然会突然对纣天平下毒手,掌虽然未能杀得纣天平,可是足矣将他重创。

    “鲁上下,你竟然敢背叛我,我明白了,是你,是你与他们联手害了我的夫人,喷”

    纣天平指着鲁上下,此时他明白过来了。

    “这可不是我的干的,全是神砣兄英明神武,神砣兄对不对”

    鲁上下笑了笑立即退了出去,看向神砣说道。他没有向神砣的方向退去,因为他要将功劳都归功于神砣身上,他可不想承受勾魂判官的怒火,而神砣他们不样,他们代表着五官殿呢!

    “不错,纣天平,你明白得太晚了。今日就是你的死期。我也大发慈悲送你们夫妻团聚”

    神砣明白鲁上下的意思,此时扯是谁杀了魂夫人可没有意义。他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拿下纣天平。夺取整个天平鬼府,如此来他可就立下了大功,五官殿那边自然就会保他,就算勾魂判官也不敢将他怎么样。

    “哈哈,你想要杀我,来啊”

    纣天平怒极反笑了起来,眼发冷。就算他要死,也非要拉下神砣垫背。纣天平与神砣火拼了起来,鲁上下此时当然也要先帮把手了,自然出多少力,那就只能自己惦量了。他懂的,自己此时只是推波助澜,拼命的事情那可是让纣天平与神砣两人承包了。所以他只出手斩杀现任的众生府主,这现任的众生府主只是真神境重天颠峰而已,他是被纣天平提拔上去的,所以自然听命于纣天平。

    此时也正是鲁上下帮平等殿清理门户之时,这可是大功件。

    至于鬼砣却与纣无孽缠斗之,同为道祖进行生死斗。这旦杀红了眼,自然就会不顾切了。

    纣天平若不是被鲁上下偷袭打伤了,他的实力可点也不弱于神砣。不过此时他真的耗不起的,打得时间越久,对于他越是不利。

    “可恶,没有想到这纣天平受了伤还这么厉害啊”

    神砣抹去了嘴边的血迹,他受到了纣天平两次重击,不过他也打纣天平三掌,同时更是踹了他腿。若不是纣天平受了重创,结局自然完全反过来。

    “神砣,你给我去死吧。平衡大道”

    纣天平在神砣出手之后,以自己的天地大道,平衡神砣的天地大道,这是种以道制道之法,也是纣天平大道威能。短时间内可以制衡他人的天地大道,而自己的天地大道却依然可以运用。

    “糟了,噗”

    神砣大吃惊,要反应过来已经太晚了,纣天平用两伤俱伤的打法,拳重击在他的心脏之处,而他只是掌拍在纣天平的左肩之上而已。

    纣天平这拳可是非常重的,他自毁层境界,从原本的人级道祖五重天直接滑落到四重天。但这切都是值得的,神砣了他这拳,天地大道完全被平衡了下来,短时间内神砣提不起气来。

    “神砣,我要取下你的首级,祭我亡妻在天之灵”

    纣天平捂着左肩,他左臂此时无法发力了,骨头可是尽碎啊。他步步走了过去,就算只剩下右臂也能斩下神砣的头颅。

    “府主,书判官,你还不现身么”

    鬼砣见到神砣的危险,立即大声喝道。五官殿之,五官殿王可是立下了十大判官之位,五大小判官,五大位大判官。书判官就是属于大判官之。人级道祖后期,可不是那五位小判官可以相比的。

    嗡

    “纣天平,你大势已去,你已经输了,还不住手”

    书判官现身以气势封锁了纣天平,冷声说道。他早就已经来了,只是直没有出手而已。

    “哈哈,输个线,就算输了,我也要宰了神砣…啊”

    纣天平哈哈大笑,他不甘。听到书判官说他输了,其实这次他真的输了,他带来的那些天平鬼府的精英鬼将都了埋伏,此时他也受了重创,他的夫人也死了。

    此时他就算杀了神砣那又怎么样,只要鲁上下过来就可以杀了他。不过纣天平此时心就想杀了神砣,面对原本就比他强的书判官,纣天平依然想要反抗,他强行提气,以天地大道挣脱了书判官的大道封锁,掌印在了神砣天灵盖上。

    “啊”

    神砣惨叫声,他想不到书判官到此,纣天平也敢这么疯狂,他太大意了,太放心将自己的小命交到了他人身上,这下好了。

    神砣被纣天平当场击毙,身死道消。

    “放肆”

    书判官大怒,想不到纣天平竟然敢当着他的面杀了神砣,这是完全不将他放在眼里,那书判官岂能容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