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69章 生擒灵鬼九(2)

作品:《九转道经

    转轮鬼殿出兵人间殿之时,血无痕回到了他的宫殿之,自己显得有些着急,最近他担心岩珊出事,可是时常都将她带在身边。

    这也没有什么毛病啊,岩珊虽然是鬼妖虎族,但是长相真不赖。变成了血无痕的四灵王直粘着她,也不过份吧。

    “最近你是怎么回事啊,你,你的蛇呢?”

    岩珊可不是傻子,之前血无痕身上直缠着条鬼妖蛇,可是今日她见血无痕脱衣之时,那条蛇却不见了。岩珊早就猜出来之前血无痕将条蛇缠在身上的用意,此时蛇不见,是不是代表着血无痕出事了。而且血无痕下令出兵人间殿事,她有所耳闻。

    事情已经过去了个月了,这个月来血无痕虽然都是守在岩珊身边,可是却直担心着灵鬼九会打什么鬼主意,所以时刻戒备着,衣服自然也不敢脱下来。

    “呵,已经成功了,又何必用它”

    血无痕笑了笑说道。

    “你别过来”

    岩珊吓了跳,她不知道眼前的血无痕,是不是她的相公。

    “傻丫头,是我。”

    血无痕笑了起来,用暗语说道,这是他之前与岩珊约定过的。

    “无痕,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了,你为什么要突然出兵人间殿的,人间殿王可是你的师父。”

    岩珊确认了血无痕的身份,立即问道。

    “你别问那么多,我需要你的帮忙。”

    血无痕沉声地说道。

    “啊…”

    岩珊愣了下,她现在也只是真神境三重天而已,怎么帮得了血无痕呢。

    “有个家伙直想要打你的主意,我需要趁其不备,将他擒拿。所以需要委屈你下。我会保护好”

    啪

    “干嘛啊”

    “你是想戴帽子想疯了吗?”

    “你想那去了”

    血无痕的话还没有说完呢,便挨了巴掌。

    ……

    数日之后,血无痕将灵鬼九引到了寝殿来,这灵鬼九可就乐了。

    “哈哈,小四子,你可真是有心了。师叔可没有白疼你。咦,怎么你封住了她,这可不太好。”

    灵鬼九进入了寝殿之,见到了昏睡的岩珊,有些没趣地说道,可是眼睛却直勾勾地盯着岩珊傲人的身体。

    “什么不太好啊,我说师叔,我这可是照顾你呢,本王这位殿后可是鬼虎妖修,可是她醒过来化成头母虎,你敢动么?”

    血无痕白了他眼说道,心里狂叫上千次我切了你。

    “也对啊,想不到血无痕那小子这么好福气,竟然弄了头鬼妖母虎当殿后,呵呵,我说小四子,你打算在这里看着么。”

    灵鬼九知道现在‘四灵王’占了血无痕的身体之后,他的修为虽然还不如他,可是实力未必不如他啊。这与他说话自然也客气许多。

    “要不起”

    血无痕当然不可能出去了,他之前也没有想到这点啊。脑抽了起来说道。

    “哈哈,小四子想不到你竟然有这个爱好啊!”

    灵鬼九听乐了起来,显然同意了。他正想对岩珊下手呢,已经伸手前去解开岩珊的衣服。

    “我爱好你大爷”

    “什么…”

    血无痕突然发难,全力调动冥府血影的力量,掌拍了下去,灵鬼九感应到血无痕天地大道的气息,可是已经来不及了。血无痕以大道之力直接拍在他的脑门之上,脑浆都差点流出来了。

    嘭

    “滚你个球”

    见到被拍晕的灵鬼九竟然扒在岩珊身上,他更是气不打处来,将他当球踢,直接踢飞了出去。

    “他不会死了吧”

    大事已成,血无痕立即解开了岩珊的封印,岩珊见到自己身上都是鲜血,看向倒在血泊之的灵鬼九。血无痕下手可太狠了。

    “管他呢,应该死不了,毕竟是人级道祖。不过为了安全起见,我得先弄断他所有经脉才行”

    血无痕走了过去,这灵鬼九几乎都被他废了,所有经脉都被他给震断,不过只要血无痕没有毁掉他的天地大道,人级道祖就算全身经脉都被震断了,只要时间样也能恢复过来。

    “我还没有发现,原来你这么狠的啊”

    岩珊见到血无痕将灵鬼九全身的经脉都弄断了,甚至将他的手脚之骨都给震碎,若是道祖以下,那么不废也不行了。

    这样的伤势,就算是道祖最少也得百年以上才能恢复得过来。

    “打我的主意就好了,竟然还敢打你的主意。不弄死他就已经很对得起他了。”

    血无痕忿忿不平地说道。岩珊可是他的殿后,这可是他的大忌。他自然不会轻易放过灵鬼九了。

    “噗嗤,你还想让他打你的主意啊”

    岩珊脸幸福地笑了起来。

    “啥,嘿嘿。”

    血无痕反应过来,自己好像说错话了。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啊。”

    岩珊沉声地问道,血无痕已经告诉过她,关于封魂居士与这灵鬼九事,现在灵鬼九已经被他们擒拿了。可是最大的麻烦却还在,真正让血无痕忌惮的却是封魂居士。

    “这次我出兵攻打人间殿,也就是为了将老匹夫引到人间殿去,在此之前我已经让邪灵五浊赶往人间殿了,希望师母可以猜得出来才好啊!”

    血无痕凝重起来说道。当时也没有机会可以与邪灵五浊接触,自然就无法交代清楚。他只是用了暗号通知邪灵五浊,让他赶往人间殿报信,而他转轮殿又突然出兵人间殿。

    若是古臻在的话,血无痕自然不用担心这点。

    “那他呢!”

    岩珊指着躺在地上的灵鬼九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