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25章 冥府血影(2)

作品:《九转道经

    阴司判官之前见到血无痕,他也没有注意到血无痕实际的修为,所以对于此时血无痕达到人级道祖之境,非常非常吃惊。

    “说起来,本皇还得多谢你,若不是传我独木道经,本皇还真不知大道为何意,阴司判官可真是好人啊!不知你这样算不算是转轮殿的谋逆者呢?哈哈…”

    血无痕完全就是故意的,他那里是因为阴司判官的独木道经而突破的,当时阴司判官传他独木道经实际也是留了手的,并没有传他道纹,所以切都只能依靠血无痕自己参悟。若是当时阴司判官直接传血无痕道纹的话,那他自身也会消耗元气呢!

    而他对血无痕实际也并不是真心的,毕竟血无痕他真正的血统,旦血无痕有子嗣留下,时机到他自然也会杀了血无痕。因为阴司判官直以来都是忠于封魂居士,这封魂居士最不待见之人就是血府与冷府的人,他又怎么可能会帮血府后人突破道祖的。

    “哼,你在找死么,就算你现在突破踏入道祖之境,那又如何。本老祖踏入道祖多年,早已经是人级道祖三重天境界,就凭你也想与本老祖为敌,本老祖现在斩了你,又当如何”

    阴司判官在知道血无痕竟然对他们阴司鬼府也不是真心,之前在他面前装孙子,那也只是为了算计他们阴司鬼府而已。想想他就来气,自己竟然被个乳嗅未干的小子给算计了。

    “你看看他是谁,本皇知道你向重子嗣,不会不认识得吧”

    血无痕的招手,曹阴司便出现了。此时曹阴司被血无痕完全制住,生死完全捏于手掌之。

    “曹嗔,放了曹嗔,本老祖给你留个全尸,要不然非将你血府杀个鸡犬不留”

    阴司判官见到曹阴司还活着,他落在血无痕手,自然想要救他。这是他唯的后嗣子孙。

    “哈哈,判官大人你就不会说点好听的么,骗骗本皇也好啊!竟然说出这么愚蠢的话来,那可就是你自己害死你自己的后人,本皇也只好成全你了”

    血无痕笑了笑说道,手伸出去释放出大道之力,形成个巨大的手掌将曹阴司捏成粉碎,转眼化成阵血雾。

    “血无痕,本老祖要将你挫骨扬灰”

    阴司判官巨怒,催动天地大道之力向着血无痕压了过去,同时手嵬兵千层盒变成了个巨大的盒子撞向血无痕。

    血无痕催动冥府大道,以冥府大道撞向千层盒,千层盒乃是转轮殿判官传世嵬兵,在鬼界嵬兵榜上也是排名前百之数。千层防御之力,而这千层防御自然也可以视之千层攻击。

    嘣,哐

    嗖

    势字诀

    血无痕在他的冥府大道撞向千层盒之后,借天地大道之力施展势字诀,以势字诀挡下阴司判官的天地大道之力,再用破字诀,破开缺口直取其眉心。

    嗡

    “哼,就你的破兵器,也敢与本老祖为敌,断”

    噹

    血无痕手的剑,可不是血府传世嵬兵,当年血府的传世嵬兵早就已经落到了封魂居士手。所以他手的剑,只是件道主嵬器。在阴司判官的天地大道之下被折断了。

    独木大道

    “啊”

    血无痕有些吃惊,立即后退出去,他的剑术是好,可是兵器太差了,若是兵器不被弄断。以他现在同为道祖的修为与力量,借着九字诀他便可以占上风。

    “死”

    阴司判官催动独木大道拍向血无痕,血无痕的兵器被毁,受到了定的反噬。眉头紧皱了起来。

    哐

    昂,昂,昂

    冥府打开了,从冥府之传出来阵阵龙吟,随后条接着条的‘血龙’从冥府之冲了出来,千层盒顿时被强行轰开,‘血龙’迎战独木大道,不断消耗独木大道之势,将独木大道之势打乱,大量的‘血龙’强行依附着独木大道,搅乱了阴司判官对独木大道的控制。

    “什么鬼”

    阴司判官大吃惊,‘血龙’搅乱了他对自己天地大道的控制之后,又向他攻击而来,这些‘血龙’可不弱,最少也是相当于道主级别的存在,非常难缠。阴司判官被迫只能招架,以他的自身的力量自然可以击杀这些‘血龙’,但是只要血无痕不死,他便可以源源不断催动冥府,召唤‘血龙’。

    这就是血无痕的‘冥府血影’大道。

    咔,咔

    ‘血龙’死死卡住了阴司判官的独木大道,让他无法收回独木大道用于击溃‘血龙’。只要阴司判官无法操控他的独木大道威势,以他自身的力量与‘血龙’相斗的话,时间久他可是耗不起的。

    而催动‘冥府血影’对于血无痕的来说,同样也有定的消耗,只不过耗死阴司判官还是可以的。

    阴司判官不得已,找到机会他只能立即抽身而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