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69章 师徒反目,沈天被杀(2)

作品:《九转道经

    公羊圣意图背弃苍天,此事若是没有证据的话,他们拿什么证明古臻所说的是真的,又如何能让苍天与天家相信呢。

    若是没有证据,他们对付公羊家族的话,那就是在挑衅苍天的威严,那天家可就不用放过他们了。

    天下谁不知道公羊家族乃是天家附属家族之。

    “证据,屠圣局就是最好的证据,如若不然,朕又岂会直接跑到地神州,将公羊圣引到神州去,若是让他离开地神州岂不是更好”

    古臻之前在北神州之时,之所以不敢动公羊圣,除了当时苍天必定监视着北神州之外,也正是因为古臻不想在此时招惹天家。他知道公羊家族直就是天家的附属家族,如同现在的玉家是样的。

    他只有在地神州,公羊圣的主场这里,将公羊圣逼到了绝路,让公羊圣不得不将他的底牌都拿出来,让苍天,让天家知道他的野心,如此来苍天可就不会管他,天家更巴不得借他之手除掉公羊圣,将地神州的天地位空出来,天家便可以再行安排其它人可以上位。

    剑皇宫

    上代宫主卜剑皇归来,虽说他与现任的宫主沈胜天乃是师徒关系,但是多少都会产生些矛盾。特别卜天书在剑皇宫的地位,沈胜天将剑皇宫少宫主之位再次交到了卜天书手,问题来了。

    沈胜天的儿子怎么办啊!他能同意此事么,自然会对卜天书百般刁难,而卜天书的父亲卜剑皇现在归来了,他自然也就不需要再夹着尾巴做人了。

    随着矛盾的激发,卜天书与沈风的关系也是日益恶化,可是谁也没有想到沈风竟然死了,所有矛头都指向了卜天书,沈胜天突偿丧子之痛,自然悲愤不已,下令将卜天书抓拿起来。

    卜剑皇得知此事,觉得事有蹊跷,多次派人向沈胜天交涉,最终皆是无果,而沈胜天的儿子死了,矛头都指向了卜天书,卜剑皇此时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此事若是他直接出面的话,必定会引起他们师徒直接反目成仇,到时反倒是救不了卜天书,还会让沈胜天怒之下杀了卜天书。

    卜汝蝶他们得知此事之后,立即与长光良赶了回来。

    “爷爷,我爹怎么样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卜汝蝶回到家,见到她爷爷此时愁眉苦脸的样子,她大概也猜到了,定是他父亲还没有救出来吧。

    “唉”

    卜剑皇长叹了声,显得非常无奈。

    “卜老,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前段时间不是还好好的么,怎么突然就出了这种事了”

    长光良问道,他来过地灵城了,也曾与卜剑皇见面,因为卜剑皇欠古臻份人情,所以对于古臻屠圣事,他自然不好推迟。

    想不到他才离开这里五年的时间,便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此事老夫也不太清楚,只是听剑横他们所说,天书杀了沈风,老夫知我儿心性,虽然说有些傲气,劣性。但还是知其分寸,沈风再怎么说也是他的师侄,纵然千般不是地为难他,他又怎么会对他下杀手的呢,老夫实在想不明白啊,可是沈风却是偏偏死在我儿的剑下,而且正是剑二十,剑皇宫之,除了老夫,目前为止也就是为儿刚刚领悟出这剑二十”

    卜剑皇沉声地说道,卜天书在他的指点之下,领悟了剑二十,若是再给他些时日,说不定卜天书也有机会可以踏入道祖之境呢。

    现在倒好,沈风死了,而且凶器正是卜天书手的剑,同时也是死于剑二十的招式之下,这下卜天书也是百口莫辩,而沈胜天的儿子死了,却是他是师父卜剑皇的儿子所杀,这让卜剑皇如何去说情啊。

    “之前我也告诫过卜兄弟,让他行事切误过激,按理说他不应该会杀了沈风,这其必有蹊跷,对了,剑二十难道说除了卜老您与卜兄弟之外,其它人都不会么,沈胜天也不会”

    长光良沉思了会,他与卜天书接触过,卜天书的心性虽然不算高,但是为人也是知其进退,要不然昔日卜剑皇消失了那么久,他依然可以明哲保身。

    “长先生,您定要想办法,救救我爹”

    卜汝蝶看向长光良,恳求地说道。

    “蝶儿姐姐,你不要着急,沈宫主毕竟是卜爷爷的弟子,他应该不会对舅舅怎么样的”

    布泊雷自然也跟来了,抱着卜汝蝶安慰着她。

    “对啊,娘,外公定不会有事的”

    布剑麟也是极为乖巧地说道。

    “等等,这小家伙是谁,蝶儿,他叫你娘,你…”

    卜剑皇可是听得明白啊,可是他孙女不是还没有嫁人么,这才多久没见啊,就有儿子了,什么情况。

    卜汝蝶与布泊雷听到卜剑皇问起布剑麟的身世,两人同时脸色微微变,好像也是刚刚反应过来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