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64章 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1)

作品:《九转道经

    燃灯同样也是修炼命术,他也是最日才推算出蛮儿的本事,他们封住了蛮儿的修为,本意就是不让她惹事生非,想不到啊人家竟然是命师,命术封印不了的。

    而且蛮儿天生的长生命格,修炼命术第,就算再强大的命师也无法封印蛮儿,除非杀了她。

    而且现在就算老瞎子也不可能再吸收蛮儿的命格与武魂了。

    “老和尚你终于出现了”

    蛮儿可是百无聊赖,看到燃灯过来,立即跑了过去,她来到这里,也只见过燃灯次。

    “阿弥陀佛,老衲见过女施主”

    燃灯脸和谐地说道。

    “你们是来找我算帐的么”

    蛮儿认真地问道。

    “阿弥陀佛,非也,女施主无过,何来算帐说”

    燃灯摇头道。

    “是我坑死他们的”

    蛮儿笑嘻嘻地问道,那壶不开,就得提那壶,这是气死人不偿命的最高境界。

    “命注定,不可逆也,善哉,女施主也只是让他们的死提前罢了,早死晚死都是死,老衲还得谢谢女施主提点他们,只是他们却不知迷途归返之路”

    燃灯的想法完全出乎蛮儿的意料,燃灯也能算出他们的死因,只是天机不可泄露,蛮儿却不同,因为她的命格,她的武魂,所以天地宠着她,就算她说出来也没事。

    换个思维,蛮儿只是在用事实告诉他们,他们会怎么死,可是他们却不知醒悟,所以命所注定的事情,被提前了。

    “对嘛,我就说我是好人,我可比你们这些道貌岸然的和尚强多了,你也是命师却不告诉他们自己怎么死的,你比我还坑”

    蛮儿耍赖起来也很无敌的,这招可都是周君若,月紫心她们教的,都被带坏了。蛮儿以前可是非常稳重的,不过跟着众女相处下来,想不使坏也不行。

    她们虽然不会为了某些事情勾心斗角,但是想要玩耍起来,不耍手段,不使坏天天都得受罚。

    听到蛮儿的不温不火的话,迦罗心头堵得慌,就差在那里暴跳如雷,大吼大叫,弥勒却还是脸笑嘻嘻的样子,可内心却也是阵无语。

    天下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这点也没错。

    “阿弥陀佛,女施主不妨为贫僧算算,贫僧是怎么死的”

    弥勒想了下,看向蛮儿问道。

    “我是专业坑佛三千年,也只能算三千年内的事情,三千年内你死不了,所以我不知道,不过你可以杀了我,我若是死了,你定得陪葬,这样你就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了”

    蛮儿很认真地看着弥勒,这是在削他,你想知道怎么死了,她只能推算得了三千年内的事情,也就是说,三千年内弥勒死不了,所以她不知道他是怎么死的,但是弥勒若是这么想知道,只要她死在这里,古臻定会为她报仇,与雷音大佛寺不死不休,三千年内定会攻上雷音大佛寺,弥勒只是道主,古臻自然能杀得了他。

    “阿弥陀佛”

    弥勒笑了笑退了回去,不再说什么了。

    “老和尚,你法号燃灯,是不是指你就是灯,你会被灯烧死啊”

    蛮儿走到边,点亮了房盏灯,拿在手看着燃灯问道。

    “阿弥陀佛,女施主聪慧,只是此灯非比灯,此火非比火”

    燃灯愣了下,蛮儿是推算不了他的,因为他是道祖,天地大道之下,是推算不了天地大道的。

    不过蛮儿却以他的法号来说事,这摆明就是想要耍他,在雷音大佛寺之敢戏耍他的,没谁了。

    “你说的是南明离火么,我这里也有…要不让我试试,能不能烧死你好不好,烧你胡子也行呀”

    蛮儿拿着灯走到燃灯身边去,非常无赖地说道。

    “放肆”

    迦罗这下可就怒了,手挥打向蛮儿。

    “啊”

    “阿弥陀佛,不可,女施主乃是命师,若是你对她动手,她便可以借机而死,善哉善哉,女施主打不得,骂无用,不知女施主想如何”

    燃灯立即伸手化解了迦罗的掌力。燃灯可是知道命师的本事,而且蛮儿担心他们会利用她威胁古臻,所以心求死,而且还要借他们之手,只要他们出手,蛮儿便可以伺机而死。

    所以她可是打不得,骂就更加没用了。秀才遇上兵有理说不清,这和尚遇到女人,更得投降。

    “老和尚算你识相,解开我的修为,我最多今天烧了寺庙,明天我就推倒墙,不过我保证绝不再推算你们寺任何人,要不然明天开始,我便以命为阵,看你怎么破”

    蛮儿威胁燃灯,不过以命为阵,她其实办不到的,不过她听青魂说过,其它的命师以命为阵,必死无疑,不过她以命为阵,就跟玩样。

    命师以命为阵,这是同归于尽,也是命术之最难了命术,可不是般的命师可以做得到的。

    “阿弥陀佛,以命为阵,不知女施主师承何人”

    燃灯脸色动容,看向蛮儿问道。

    “你不是会算么,你算算呗”

    蛮儿笑了笑说道,让燃灯推算青魂,这可是个好办法啊,燃灯可没有那么傻。

    “阿弥陀佛,贫僧失礼了,罢了”

    燃灯眉头皱了下,好奇害死猫,随意推算其它的命师,那位命师定也可以借机推算他,这种蠢事他可不干。

    蛮儿既然都这么说了,他也只好解开她的修为,她要闹,就让她闹吧,只要不再推算寺僧人,那就行了,燃灯解开了蛮儿的修为,便离开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