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26章 解咒之法,血灵内丹(1)

作品:《九转道经

    娄常书死了,身为帝王的申屠龙自然知晓,娄常书身为丞相,在大河圣庭可是人之下,万人之上。

    他的气运法相离申屠龙的帝王法相也是最为接近的,所以就算没有命牌,申屠龙同样也可以知道娄常书的生死。

    “丞相死了”

    申屠龙语气显得有些低落,不过也许是因为他修炼永生之秘后,所以并没有太多的感情色彩出现。似乎对娄常书之死,显得十分淡然。

    “嘶,圣王,丞相在离去之时,曾让臣帮他下了种附命的血咒,他若死,杀他之人,必然会被血咒寄生,必死无疑,这也称之为必死血咒,只是不知杀丞相之人,会是谁”

    术神倒抽了口冷气,他心显得有些悲伤,虽他与娄常书的关系并不是很好,但毕竟同朝为官,最少还有同僚之谊。

    “必死血咒,那就是说,咒之人,必死无疑了”

    申屠龙似乎激动了起来,不过他的激动,显然并不是因为娄常书之死,而是因为血咒。

    “对,解咒之法,本有两种,不过其种却早已经失传,臣也知,另外种,那就是杀了臣,取臣命血”

    术神郑重地说道。

    “好,太好了,以丞相之智,他既然向你要了血咒,他要算计之人,应该已经大旗杀神蛮二,蛮二死,杀神军失去了核心之力,那他的杀神军也就废了,哈哈,好好好,娄常书,你总算是帮朕个大忙了,来人,传令炼魔军,进入北疆域,直入大旗天疆域哈哈”

    申屠龙知道娄常书既然要必死血咒,这可是用自己的命去算计人,他要算计之人,此时在北疆域,那就非蛮二莫属了。

    申屠龙直忌惮的就是大旗圣庭的杀神军,只要蛮二死,杀神军等于作废,失去了杀神的杀神军,还是杀神军么,当然若是想要让杀神军起到作用,除非古臻亲至,所以他必须以最快的速度,将杀神军连根拨起。

    ……

    “蛮王,你这是怎么了”

    烟雨看到蛮二回来,可是蛮二竟然浑身是血,半红,半黑,而且他的脸色也是通红如血。

    “我也不知道,感觉自己,噗…”

    蛮二话说半,又吐血了。他身上的血,直涌出来,时不时还吐血,那是因为五脏六腑也在流血。

    就是命,都是在流血,这就是‘必死血咒’。

    “不好,快,来人,快,快召回杀神军,快,撤出北疆域,蛮王,我带你回朝”

    烟雨心急如焚,蛮二太重要了,他不能死,虽说他们已经解译了娄常书的阴谋,可最后还是了他的计。烟雨直接背起蛮二,拼了命往朝都而去,同时让其它的谋士立即召回杀神军,虽然那些谋士未必可以处理好这里的事情,不过梅三弄回来,他定会明白怎么做,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将蛮二带回朝都。

    蛮二出事,大河圣庭那边定会全面反击,若不及时撤离这里,后果可不设想,梅三弄回来之后,立即主持撤兵,原本攻下来的城池,也只好放弃。

    “蛮二,烟雨,蛮二怎么了”

    古臻看到成为血人的蛮二,再看向烟雨,他顾不得烟雨此时,上气不接下气。

    “圣王,臣等无能,蛮王,好像是了诅咒样,身上完全没有伤痕”

    烟雨喘着气说道,说完之后,他就晕倒了过去。

    “快,传华扁雀”

    古臻看到烟雨倒了下去,更是着急,抱起蛮二,那里还顾得上什么帝王颜面,这救人要紧。

    至于烟雨却被其它的背起,前去找华扁雀了。

    “紫心,蛮二怎么样了,到底是什么诅咒,你可能解”

    古臻看向月紫心,连追问起来。

    “这好像是必死血咒,我,只知道,除非取对方咒师的命血之外,另外个办法,我也不知道”

    月紫心知道古臻直视蛮二为兄弟,他出事,为他着急这是情理之的事情,她这个当嫂子的,自然也着急,可是她虽是命师,但并不是万能的命师啊。

    “还有办法,你怎么会不知道的”

    古臻情急之下,好像有些失了分寸样,这听感觉是在指责月紫心。

    “是有办法,可是,可是那个办法早就已经失传,我也是从咒经典籍之看过而已,古臻我知道你着急,可是我真的不知道”

    月紫心委屈地哭了起来,她要是知道,能不说出来么。古臻见到月紫心哭了,他这才反应过来,是刚才自己的语气重了些。

    “对不起,我”

    古臻看着月紫心落下委屈的泪水,他心阵难过,又看了看蛮二,此时蛮二已经昏迷过去,现在生死未卜。

    “古臻,也许青魂老师他知道呢”

    蛮儿她们虽然是站在月紫心这边的,但是她们也能理解古臻此时的心情,蛮儿身为蛮二的妹妹,她同样也着急,可是连月紫心都没有办法,她们就更是无计可施,蛮儿想起神秘的青魂。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