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56章 范离,联盟书(1)

作品:《九转道经

    公输不输听到,鲁能曾提醒过公输玉牙,可是公输玉牙竟然不当回事,他能不责问公输玉牙么,这公输玉牙为了给自己找借口,自然就将责作全推到了梅花先生身上了。

    “先生,最近朝会,为何您都没去啊”

    大将军之巩三郎前来找梅花先生,梅花先生可是他们巨子圣庭的丞相,日复日的朝会他不参与也就算,但是每月次的大朝会,按理说就算梅花先生不去,也应该告假才对。

    可是最近连续三个月,他都不见梅花先生前往,所以特来看望的。其实梅花先生也是想要去的,可是第个月那是因为事忙,可是第二个月却没有见到公输不输派人前来召他,或是催促他,第三个月还是如此,他便意识到了,现在他在不输王心已经有所芥蒂了。

    “唉,梅花无能,受了算计,这下可糟了,三郎将军,最近你在朝,可要多留意下,若是有什么动静,便立即前来通知我”

    梅花先生苦笑地说道,他明白是古臻在算计他,可是他前去告诉不输王,他心压不下这个脸般,他很好面子的。

    而且他也不敢肯定,他解释了,不输王信不信,其实他若是前去解释,不输王有成以上,会选择相信他,毕竟他们君臣场啊。

    “先生放心,三郎相信先生为人”

    巩三郞十分信任梅花先生,而且这梅花先生也是他最崇敬之人。

    三个月的时间过去了,姬家那边可就不可能再装,他们不知道这里的事情,而且鲁能打劫巨子圣庭资源事,姬远玄似乎也得帮忙背这个黑锅才好,所以三个月时间过去,姬远玄的大军自然也就打过来了。

    大周神庭兵锋来犯,公输不输自然不可能放任了,立即派人前去抵挡,派谁好呢,自然就是巩三郎了。

    梅花先生已经连续三个月没有参与朝会了,那些谋士,自然也能看出梅花先生在公输不输心失去了定的份量,那还不立即找机会打击他啊,设法取代他的地位,这就是人心。

    如此来,这直与梅花先生最为亲近的巩三郞可就枪了,大周神庭那边可是大周战神黄飞虎打头阵呢,而且所带之人,还是姬家天下的姬家军前来,那里道主不下三人,在他们巨子圣庭唯可以抗衡黄飞虎的,只有公输玉牙,可是却有人献计,此事不宜引发真正的大战,只能试探,人家都已经大军压境了,你还派人去试探,这不是明摆着让人去送死么。

    梅花先生得知之后,立即赶往巨子朝都向公输不输禀明此事,结果他提出两个方案,个就是让公输玉牙出战,另个就是让出百城,毕竟之前百城受到了严重的资源打击,此时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呢,所以不如将其丢给大周神庭,到时他们再夺回来。

    可是却被人参了本,众谋士也是纷纷指责他,在此之前梅花先生不是提出安抚原先那些损失严重的城池事么,不知又耗了他们巨子圣庭多少资源现在他却提出让城事,别人自然会说他居心叵测。

    梅花先生可就再次受到了冷落了。

    最重要的是,巩三郎死了,而最终百城同样也能保得下来。

    “什么,梅花的家人,离开了西太疆域,怎么回事”

    公输不输听,脸色大变,梅花先生的家人,可是被古臻派人接走了,而不是鲁能的人。

    “回圣王,此事千真万确,当时臣奉命前去丞相家,可是去了之后,这才发现,已经人去楼空了,家空无人,打听之下才知道,半个月前,丞相的家人连夜被人接走了”

    名谋士沉声地说道。

    “什么,梅花先生呢”

    公输不输脸色不由得沉重了起来,他知道梅花先生对他其实很重要的,特别是不能让梅花被鲁能给拉陇了去,那怕他现在的心不在他这里,人也不能让他去。

    “启禀圣王,丞相去了念英陵祭奠巩大将军了,听闻他已经在那里有大半个月了”

    此时名太监走出来说道。

    “圣王,会不会是因为巩大将军之死,所以…这丞相会不会记恨圣王啊”

    此时名大将出来说道,他知道巩三郎直崇拜梅花先生,曾经为其充当护卫,关系乃是良师益友之类的。

    这巩三郎之死,会不会让梅花先生记恨公输不输呢?

    “来人,传梅花回朝,不了,让他住到丞相府去吧”

    公输不输沉声地说道,原本他是想要找梅花先生好好谈谈的,可是突然想,见到他之后,他能说什么,似乎也没有什么好说的,更没有什么好问的,直接问他,他的家人去那里了,这似乎就是摆明态度,对他不信任了。

    只能将其软禁了起来。

    “是”

    太监立即应道,屁颠屁颠地出去了,他刚出去,此时就有人前来通报,冥力王前来求见。

    冥力王虽然刚刚突破真神境不久,但却也是圣人弟子,属于公输不输的师弟,而且他直都在巨墨圣殿那边,他来自然是巨墨圣殿那边有什么消息传来了,岂能不见。

    “大师兄,霸王圣庭的联盟书,已经到了圣殿了,师尊也看了,而且同意下了”

    冥力王来到御书房之,轻声说道。

    “联盟书终于来了,也对啊,现在姬家已经正式出兵了,霸王圣庭那边也坐不住了,霸王圣庭那边,派谁前来”

    公输不输深吸了口气,好像这才刚刚缓过来样。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