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3章 师徒摊牌,古臻的目的(2)

作品:《九转道经

    血无痕处理好血牙鬼府之事后,便再次前往九玉山,不出他所料,古臻就在九玉山等着他。

    “你来了”

    古臻淡淡地说了句。

    “弟子,拜见了师父,多谢师父相助,弟子如愿以偿,成为血牙鬼府之主,不管师父想要什么,只要弟子,能办到的,必为师父赴汤蹈火”

    血无痕见到古臻,如同之前样,执弟子之礼,而他所说的,却也是出自于真心,只要他能办得到的,他绝不推迟,可是办不到的,那就是办不到,纵然古臻杀了他,他也无怨无悔。

    他的命,本来就是古臻给的。

    “你果然聪明,也没让我失望”

    古臻笑了笑,他明白,此时血无痕前来,所谓何事,可不就是来与他这个师父摊牌,不过他并没有看错血无痕,血无痕也算是血性男儿,重情重义,最少此时他只是独自前来。

    “师父到底是谁”

    血无痕抬头起来,看着古臻,古臻还没有表态,他想干什么,所以他只好改问,他是谁。

    “我是谁,说出来,对你没有好处,最少现在,我知道你心有所疑惑,你想的也没错,我帮你,也是为了我自己,不过我却不会害,你信么”

    古臻压低声音,同时也加重了语气,他可是人间殿王啊,这事血无痕若是知道了,只怕横竖都是死是吧,他若是想要出卖古臻,那么古臻自然不容于他,可是他若是知道他的师父就是人间殿王,而他不说出来,那到时他便得背上个勾结人间殿的罪名,试问转轮殿的人能放过他么。

    “信,只是”

    血无痕看着古臻,他可是相信古臻,可是古臻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你不说出来,我心里难受啊,我能不能办得到的,你倒是说句话。

    “你的血牙鬼府,越是强大,对我越是有利,我需要借助血牙鬼府,不断牵制各方势力,至于我是谁,我说过,主要看你的心放在那里”

    古臻阵欣慰,笑了笑对血无痕说道。

    “这个,弟子只认师父”

    血无痕沉吟了会,他还是想不到古臻到底是谁,不过他心有所猜测,只是有些悬,却不敢多问,他所猜测的,自然就是古臻的身份,当真如同当初金印王所说,他是人间殿的人。

    他若是,那真不是他所能知道的,他现在知道了,他能拿得下古臻么,别说拿不拿得下,他还得问自己,是否下得了这个手。

    “嗯,你也不用担心,最少此时你我师徒二人并不是站在敌对方,至于将来,我说了,那得看你的心放在那里,你只需要记住这句话”

    古臻点了点头,郑重地说道。

    “师父说的,心放在那里是指人间殿,还是转轮殿,或者是师父,他到底是谁”

    血无痕心猜测,嘴上却不敢说,阵沉默。

    “我查过,昔日血牙鬼府,曾为转轮殿第,那时转轮殿,共计府,但你血牙鬼府却坐拥鬼城千二百余座,百万年来,血牙鬼府不断收缩,特别到了你父亲这代,血牙鬼府已然成为转轮殿垫底,鬼城不到百座,其十座也是最近曹阴司送予你,但实际上,曾经也是你血牙鬼府管辖之地,我说可对”

    古臻示意让血无痕起身,与他对面而坐。说了下血牙鬼府的情况下,他也相信,血无痕知道的比他更加清楚。

    因为这可是他们血府的骄傲。

    “师父知道的还真多啊,不瞒师父,当年我血牙鬼府之所以能成为转轮殿第,最主也是因为我的重祖,乃是上代转轮殿王的弟子,而我的母亲,正是上代转轮殿王的后人”

    血无痕说到此处,顿时有他的骄傲,也许他说这个,也是为了试探下,看古臻的反应。

    “嘶,你自己认为呢,这是属于你的骄傲”

    古臻也是阵意外,这点他倒是不知情的,没有想到,血牙鬼府曾经还有这么段背景。

    不过古臻却也不至于因为这个,便会劝他血无痕争夺转轮殿大权,他没有那么疯,更没有那么傻,转轮殿不同于人间殿,而血无痕也不是他,他那可是骑虎难下。

    听到古臻反问,血无痕又是阵沉默,古臻可不按常理出牌,他想要试探古臻,可最终却总是自己陷了进去。

    ?  ?就这么多了,没时间写了,唉,我直在祈求下雨,只要下雨才有时间,下个星期不知有没有机会可以再爆发次……快累死了,见谅见谅。

    ?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