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7章 剑皇出,一剑问责(2)

作品:《九转道经

    卜剑皇身为道祖,但是此时他却救不了自己的孙女,心苦笑,听到海女在问古臻,他也看向古臻,可是心却还是失望的,身为道祖,他知道的自然不少。

    如此情况下,还能有救么,连转世的机会都没了。

    “她比你当初可幸运多了,呵呵,自然能救,不过必须回到大旗圣庭才行,在这里耗不起”

    古臻疼惜地看着海女,当初海女帮他挡下了海神致命击,人魂完全溃散,天地二魂也是消散,而且当时海女还没有命格的情况下,这情况自然比起此时的卜蝶更加糟糕了。

    “你能救得了蝶儿”

    卜剑皇看向古臻,似乎感觉自己听错了什么,他都没有办法,古臻有办法么?后来想,他自己出不了地底灵城,古臻不也带他出来了么,他看向卜天书,为什么他会去找古臻来救他。

    “求你,救救蝶儿,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那怕是要了我的命”

    卜天书立即恳求起古臻,并没有想太多,现在他完全就是病急乱投医的那种。

    “古小友,之前老夫说过了,愿与你结为兄弟,你若有办法,那还请你救救蝶儿,老夫必然厚谢”

    虽然卜天书还没有告诉他什么事情,但是卜剑皇自然也看出来了,显然这切都是他这个不成器的儿子闯的祸。

    “我会救她的,欠我的,也定得还”

    古臻看了看月紫心,他大概猜到了。

    “哈哈,定”

    卜剑皇郑重地应道。

    随后月紫心告诉了古臻,关于之前的事情,卜天书算起来,他只算是个不守信用的人,而并非始作俑者。而是神藏阁,之前的事,古臻已经放过布泊雷次了,他不惹事,并不代表他就怕事。

    “几十亿灵石,你还真敢开口,这几十亿灵石,都可以买下三分之的疆域,哈哈”

    卜剑皇听了之后,笑了起来,几十亿灵石啊,他剑皇宫保证拿不出来,别说几十亿了,十亿都没有。

    不是说他们穷,而是剑皇宫不净于此道,掌握两大疆域,能维持得了剑皇宫的开支就很不错了。

    “人家既然欺到头上来了,岂有忍让之理”

    古臻眼发冷,心正在盘算着,如何对付神藏阁,几十亿灵石,他没有么,神藏阁趁人之危,将主意打到他妻子头上来,他若是忍气吐血,那他就不是帝王。

    “小友莫急,此事老夫处理如何”

    卜剑皇听得出来,古臻显然不会善罢干休,再说了几十亿灵石,人家神藏阁未必会轻易拿出来。既然如此,那不如让他出面。

    “好”

    古臻没有拒绝,既然他倒想看看,卜剑皇如何处置,毕竟现在他若是想要对付神藏阁,还是有些难题的,既然如此,不如换成另外种方式。

    咻,嗖

    噹

    卜剑皇祭剑在手,拨剑而出,剑凭空刺了过去,剑势对着神藏阁所在的地神疆域,剑气横空,别人只见到卜家宅院之,道剑气破空而出,但是剑气的目标在那里,却没有人知道。

    神藏阁,座大阁楼之,此时神藏阁老祖正安坐在摇椅之上,阵悠哉游哉的样子,突然脸色阵沉重,手茶壶立即丢了出去,双手推,把剑出现在他前面,此时凭空也出现柄剑向他刺了过来,与他的剑,剑尖相抵。

    咻

    “叔,刚才是怎么回事”

    神藏阁主布重崖感应到了道剑气来到他们神藏阁,目标就是他们神藏阁的主楼,立即赶了过来。

    神藏阁主同样也是道祖,他是神藏阁上代阁主的亲侄子。

    “剑二十三”

    老阁主布留情沉声说道。

    “剑二十三,难道是卜剑皇,他没死,他这是什么意思”

    布重崖很是吃惊,他可是知道,卜剑皇可是与他叔叔同时期的强者,这剑,足以说明他不弱于他叔叔。

    他们神藏阁那里对不起他们卜家,就算卜剑皇没事,他出来,剑来袭,这是在通知他们,他回来了,但也不能这么干吧。

    “他的剑气之,还有丝怒气,有责问之意,重崖,去查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也好去见见那位久违的老友啊”

    布留情原先与卜剑皇的关系也算是不错,要不然剑皇宫现在不是他们卜家做主,为了个女人,个还没有成长起来的天才,布留情又怎么会让,神藏阁顶着得罪名道祖的风险,支持卜家呢。

    “呃,是,叔叔稍等”

    布重崖听便明白过来,他也是听说,他儿子去了地灵疆域,会不会他在那里惹了什么事,让卜剑皇出来,便怒责他们神藏阁。

    结果他回去不久,正派人出去派,原本驻扎于天剑城的那位主事便急急忙忙赶了过来,人家可只给他们个月的时间,让他们凑齐几十亿灵石,不快点,万误了时间,对方改口了怎么办。

    他回来将此事,五十告诉了布重崖,布重崖听到几十亿的灵石,脸色也就不好看了。

    就算他们神藏阁是天下有数的富稁吧,可是下子拿出几十亿,而且还是白给的。当然那位主事将切罪责都推到了卜修妍身上去了。

    这布重崖差不多也就明白了。

    “哈哈,有趣,那个女娃,老夫倒也想去看看,个可以让老夫晚节不保的人,天下可是少有了,哈哈”

    布留情听,哈哈大笑起来,天下有多少人,敢说让他晚节不保的,而且还只是个伪神境,牛啊,这样的人,其它不说,就是勇气就不是般人可以比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