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8章 痴女,灵堂宴客(3)

作品:《九转道经

    ‘灵堂宴客’在鬼界被推奉为最高规格宴客标准,客,只能有位,显得独无二,所以称之‘独宴’专门为最为尊贵,独无二的客人准备的。

    可是此时却来了口棺材,可就不合常理了。

    “千大长老可不要小看了这口棺材,这可是出自于棺材店”

    啸东来说到棺材店三个字,他特意加重了语气,谁知千薨生就更加迷茫了。

    “……”

    棺材不是出自于棺材店,还有你自己做不成。千薨生脸茫然看着啸东来,他真的不明白啊。

    “他不明白,那是因为你少拿了些东西……”

    此时第三层那边下来个人,那人手里拿着个纸扎人,只是挡住了自己,千薨生看不到他,他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棺材再配合这个纸扎人,那就完全不样了。

    “纸扎人,魂鱼昏,你这是什么意思”

    千薨生反应了过来,这是什么样的‘灵堂宴客’。他可是知道纸扎人和副棺材代表什么,这是存在于他们阴尸府个刺客堂口,非常危险的存在。

    当然他还没有听说过,这个刺客堂口,斩杀过真神境以上的强者。

    “什么意思,你这都不明白,那真是可怜了,千薨生,你可认得老朽”

    纸扎人将他手的纸扎人放了下来,让千薨生可以看清楚他的庐山真面目。

    “纸扎人,你是魅家世祖,纸扎人,原来你就是纸扎人”

    无比吃惊的千薨生,纸扎人就是纸扎人,在此之前,他从来没有将纸扎人往棺材店那方面想,此时才是恍然大悟。

    “哈哈,现在知道了,你是自己进去呢,还是让老夫请你进去”

    纸扎人笑道,他的修为,实力远在千薨生之上,算起来,他还是千薨生的前辈。

    “魂鱼昏,你什么意思”

    千薨生感觉到不对劲,立即看向‘魂鱼昏’。‘魂鱼昏’竟然与纸扎人勾结在起么,这是要干什么,让他进入棺材里。

    “只是想让你在棺材里呆几天,你若不同意,可是会被群殴的”

    啸东来笑眯眯地看着他,肆无忌惮。

    “纸扎人,你想背叛阴尸府么”

    千薨生好像明白了什么,‘魂鱼昏’毕竟是阴魂府的,现在他想要对付自己,那没得说,虽说他们两府是联盟之势,但是联盟未必靠得住。

    而纸扎人,他却是阴尸府的,不是么?

    “背叛,老夫早已经脱离阴尸府,严格算起来,老夫也只是魅家世祖,魅家的客席长老王罢了”

    纸扎人说道,步步慢慢走向千薨生。

    “嗯,哈哈……纸扎人,虽然我不定是你的对手,但是凭你们两人,想要杀我,或擒我,可没那么容易,别忘了,这里是阴尸府”

    千薨生厉声说道,他退了几步,正准备冲出去。单独人,他都不敢说能不能胜得过纸扎人,更加说还有个‘魂鱼昏’,他能做的就是逃。

    “再加上本座呢”

    此时陆通判出现了,说话之际同时出手,扛判官笔向着纸扎人刺了过去。

    “判官笔,你是,……”

    哐

    纸扎人打开了秘银棺,就在千薨生避开陆通判击之时,啸东来找到了机会下手,掌将他拍向秘银棺之处,纸扎人更是毫不客气,双手推,将他推入秘银棺内,同时将棺材盖合上,再运用秘法禁止,将其封印起来。

    气呵成,擒拿千薨生。

    千薨生在秘银棺之挣扎了会,便没了动静,虽说此时秘银棺仍是完全闭合的存在,但是内部,实际上古臻早已经运用空间神通,在里面炼制空间,用于暂时困住千薨生。

    毕竟是位真神境呢,古臻想要收复阴尸府,但却不想收回来,只是座虚有其表的空府。

    所以他没有打算要杀千薨生。

    “殿王那边已经准备好了么”

    陆通判看向啸东来问道。

    “差不多了……只等印记到手,那是魅家就会直接杀入阴尸府”

    啸东来点头说道。

    “那好,事不宜迟,这秘银棺,可就有劳你收起来了,我们与纸兄分头行事,控制阴尸鬼城”

    陆通判看了纸扎人眼,最后对啸东来说道,他自然不放心将千薨生交到纸扎人手,毕竟他可没有向他们殿王称臣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