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17章 扣押魅千军,出使阴尸府(2)

作品:《九转道经

    “你到底是谁,谁派你来的”

    魅千军听,脸色阵难看,什么叫他担心多余了,此人在说大话吧,真的假的,他能将阴王府安插在阴魂鬼府的眼线尽数拨除。

    他是怎么办到的。

    “在下红莲鬼舞”

    红莲鬼舞笑着说道。

    “你就是魂儿所说的,那个种出红莲业火的人”

    魅千军听说过红莲鬼舞,这是魅魂告诉过他的。

    “不好了,老爷,我们被围了”

    此时名鬼奴惊慌叫道,刚才他们都没有注意到外面,就在刚刚那名鬼奴看向外面,发现了有人,立即跑了出去看,神识外放,这才发现他们所在的客栈,已经被大群人围了起来。

    “什么”

    魅千军大吃惊,此时又有人走了进来。

    “哈哈,小子,你可真是神了”

    进来的人,正是啸东来,刚才红莲鬼舞跟他提议,自己先进来,吸引魅千军他们的注意,也好让他们的人,将这整个客栈都包围起来。

    “魂鱼昏,你……你,你竟然没死”

    魅千军见到啸东来真的吃惊不小,他的鬼体可不就是魂鱼昏的,这个啸东来自己都差点给忘了。

    “哈哈,老小子,你想害我,可惜啊,老夫命大,而且……”

    啸东来反应过来,笑道,同时出手抓向魅千军。

    “天道之力,噗……你,你突破了,怎么可能”

    魅千军挡下了啸东来的手,但是受到天道之力所伤,吐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啸东来,他所认识的魂鱼昏突破踏入了真神境,他真的不敢相信。

    可是眼前,就摆着事实。

    “魅长老,你是束手就擒呢,还是斗上斗”

    红莲鬼舞笑对魅千军说道,这还用斗么,现在他们都成为人家锅里的肉了,还能飞了不成,不束手就擒,有‘魂鱼昏’在此,他们还能逃得了么。

    古臻让红莲鬼舞扣押魅千军等人,为的就是想要知道,关于阴尸府那边的情况,直以来,所有人都以为,阴尸府只有两名真神境,可实不然,阴尸府之,除了府主阴尸府主尸底人与大长老兼长老王的千薨生之外,还有个属于客席长老王,也是魅家老祖的结拜兄弟,在魅家老祖殒落之后,突破成为真神境,为魅家坐镇的。

    魅家老祖当年也是阴尸府的长老王之,后来与阴王府位长老王死拼之下,受了重伤,没过多久便去世,而魅家在阴尸府的地位,却直未曾动摇,那就是因为那位客席长老王的存在。

    “殿王,魅千军那家伙,骨头可真是硬得很,属下可是打散了两魄,他这才说出来的,只是可信度如何,只怕需要派人前往阴尸府查探才行”

    红莲鬼舞有些无奈地说道,这是严刑逼供吧,可是得到的消息,真的可信么,这可难说。

    “阴魂府不可能没有安插亲信到阴尸府。你去查查,以前是那位长老负责此事,对照……”

    古臻想了下,现在查,是不是太慢了,他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等。阴魂府与阴尸府虽然暗结盟,但不可能双方深信不疑,多少都会派出亲信监视对方。

    “我说,你是不是太麻烦了,你不是有面咒境么,让他发誓效忠你不就行了吗,到时量他也不敢说假话”

    啸东来在出什么鬼主意,好像是幸灾乐祸那种,他自己了诅咒,这是要拉别人下水的节奏。

    “咒镜,是很不错,不过面对些不怕死的,别人宁受诅咒而死,也不愿意乖乖听话,那咒镜也只能成为件杀人的利器罢了,再说了,有你在,本王可不敢时时刻刻将咒镜带在身上”

    所谓不怕贼来偷,就怕贼惦记,古臻这可是在防贼,啸东来身为人祖,他的手段可不少,古臻可不得不防着他。

    “……至于吗”

    啸东来阵无语,他的人品这么差吗?

    “殿王,我们这么扣着魅千军,阴尸府主那边只怕不好交代啊”

    桃鬼沉声说道,他虽从不管阴魂府的事情,但他也清楚些事,阴魂府主在世之时,阴魂府的实力,实际上,连阴尸府也是忌惮的,要不然也不会将他的堂妹嫁给阴魂府主,这可是讨好阴魂府主。

    可是如今阴魂府主不在了,而他们阴魂座如今的势力,连幽生死了,那么他们就只有两名真神境而已,可没有办法与阴尸府对抗,虽说联盟,那主次可就分明了。

    “无妨,本王正想到阴尸府去趟,呵呵”

    古臻微微笑,好像想到了什么好的计划样。

    “呃……”

    众人阵意外,从古臻的眼神之他们看到了古臻的用意,心暗自惊叹,特别是桃鬼,不由得对古臻另眼相看,当然少不了啸东来。

    只是他看古臻,却如同看到个疯子样。

    “连魁生,你下拜帖,派遣使团出使阴尸府,讨回公道”

    古臻看向连魁生,他就好像没有发话权样,站在那里,听到古臻的话,真的是愣愣的,。

    “讨什么公道”

    连魁生真的不知,让他派人去找阴尸府主讨公道,讨什么公道,人家好像也没有欠他什么吧?

    其它人也是阵不知所云。

    “现在你的府主了,可是在此之前,他们可是耍了你,你请他们来,却是阳奉阴违,你说可气不可气”

    古臻微微笑解说道。

    “啊,这不是在说大长老吗”

    连魁生二了,看向在大长老说道,而听到古臻的话后,大家也是看向啸东来的,也就是魂鱼昏,这不是在说他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