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5章 夺舍魂鱼昏(2)

作品:《九转道经

    “是……只是大长老与大公子那边呢”

    红莲鬼舞随后问道。他可以明白古臻的意思,但是想不通,还有大长老与大公子那边呢,难道任由他们去斗。

    “我自有主张”

    古臻沉声说道,就在刚才,他听到了啸东来的叫喊,有人在闭关突破真神境,而且很危险,那不是正合他意么。

    “快啊,那家伙,突破真神境,不管他失败与否,只要老夫夺舍了他,最少还有真神境的修为,要不然当初被你那地狱轮回消磨之后,老夫的鬼魂更加虚弱,若是找个真神境以下的鬼体,到时老夫有不能留得住道种,都是未知数”

    啸东来火急火燎抢着说道。

    “他若没有失败,你能夺舍得了么”

    古臻鄙视了阵,若是魂鱼昏突破成功了,以啸东来如此的鬼魂之力,他还能夺舍得了他么。

    “哈哈,你不是说他用道痕了,想用道痕突破真神境,那是找死的…”

    啸东来见多识广,这些修行之事,他岂能不知。

    “你这么肯定”

    古臻问道。

    “废话,你不知道道痕是什么吗?所谓的道痕,若是自我天道凝聚而成,不过称之为道痕,那是因为破损了,用于御敌还行,就算是破损的自我天道,同样也可以发挥出天道的力量,相当于件道器,有过之无不及,可若是想要借助道痕突破真神境,那是不可能,除非是如同老夫这样的鬼魂夺舍之后,才有这个能力,因为没有人比我们更加了解天道,我们可以初全道痕,就算不能恢复颠峰形态,最少也能吞噬内部的道力,炼化为已用”

    啸东来自信满满,他可是人级道祖,对于天道的了解,自然不是他人所能从企及。

    “那我只能祝愿你能成功”

    说话之际,古臻已经来到了大长老的府上,以他的能力,进放府,隐藏自己,就算般的真神境都感应不到他。

    此时大长老魂鱼昏正在闭关,手拿着道痕,这道痕可是年轻之时,他九死生随着他父亲,从处上古遗迹之拿到的。

    本来他的祖父死了,他魂家的阴魂府的地位岌岌可危,正是因为父子得到了这道痕,才能稳坐大长老之位,而这道痕威力强大,可是你每动用次,都会消耗你的根基,他的父亲,也正是因为动用了几次,最终无缘真神境,所以在突破真神境之时,夭折了。

    而他也用了两次,他若是再用这道痕突破,危险性极高,而且想要得到这道痕之的道力灌顶,那更是凶险,九死生。

    这点他比其它人都清楚。

    “拼了,不成功,便成仁,若不突破,呵呵,旦大公子得势,第个要对付的就是我……呔”

    魂鱼昏嘀咕起来,注入功力进入道痕之,道痕顿时发出阵金光,在他神念的控制之下,飞悬于他的头顶,而他也在运用神念,试图释放出里面的道力,以道痕对自己进行灌顶。

    柱香下来,他已经是满头大汗,可是从道痕之,释放出来的道力,却极为稀少,在他的眼好像看到条天道,那其实就是他的伪天道,他的道种所在。

    他在凝聚成为天道,可是不知为什么,他竟然看到了那条天道,出现了条裂纹,这是破损啊。

    残破的天道。

    他及时在保持天道不要破裂,心神都凝聚在那条天道之上,心里也是着急叫喊,快啊,道力快来,若是能在天道破裂之前,凝聚成功,他还有丝生机,若是不行,那将功亏篑,不仅仅道痕会因此而毁掉,自己也有可能会命丧当场。

    哐

    “噗……谁”

    突然有人闯入他的密室之,受到了惊扰,他的心神分散,那条天道如同玻璃样,破碎了。

    受到了强大的反噬,他立即吐血,好在道痕还没有被毁,他怒喝声,看了过去,这不是自己的大鬼仆么,他可是跟着自己多年,之前他已经交代过他,不得让他前来打扰他,没有想到,打扰的人会是他。

    “你,好大的胆子”

    魂鱼昏看着大鬼仆,大喘气,他的鬼魂因此受到了极重的打击。

    “老爷,你真是傻啊,果然不如大公子所料,呵呵”

    大鬼仆笑了,魂鱼昏果然受到了反噬,那杀他可就省事多了。

    “你,你背叛我”

    魂鱼昏看着大鬼仆,是不是太突然了,这大鬼仆跟随他多年,对他极为忠心,也是他最信任的人之。

    没有想到,他竟然勾结了大公子连幽生要害他。

    “识时务者为俊杰,老爷,小的就曾经说过,大公子德才兼备,乃是府主人选,可是老爷却不听,非要扶二公子那个蠢货,只是小的想要背叛,二公子当年辱我女儿之时,老爷可有护着,呵呵……”

    大鬼仆冷笑着,看向魂鱼昏,事出必有因,怪只怪他们二公子。

    “老夫不是让你女儿成为二公子的鬼妾了么,你还想怎么样,你只是奴仆”

    魂鱼昏明白了,大公子定就是用此事,说服了大鬼仆反叛他的,可是当年他不是已经让二公子娶了他的女儿为小妾,虽说二公子不太乐意,直冷落了他的女儿,但毕竟也是鬼妾,来日他们二公子上位的话,他女儿的地位同样也会水涨船高。至于大鬼仆是不是想要让他女儿成为鬼妻,那可不行,于礼不合。

    “鬼妾,笑话,为何不可,大公子说得对,我仍是道种鬼修,若不是你直打压着,我也可以成为内府长老之,那我女儿成为鬼妻,有何不可,你不是想把正妻之位,留给你女儿……要怪,怪你自己吧……”

    大鬼仆剑向着魂鱼昏刺了过去。

    “时机到了,去吧”

    古臻也进入了密室之,正好见到这主仆反目的幕,此时见到大鬼仆要杀魂鱼昏,这正是最好的时机,他顿时将空间打开,推了啸东来把,让他向着魂鱼昏扑了过去。

    “什么,你疯了”

    “什么”

    “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