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6章 天道之意,引法则循环(1)

作品:《九转道经

    与此同时,进入这里的人,也由原先第二层的五百余人,变成了三百人,刚好就是三百人整。还好第三层的淘汰,可就没有那么多的规矩,简单的说,只要你有能力,可以破开阻隔自己的世界之力,那你就可以踏入第四层了。

    所有人进入这里,都被分配到个小千世界之,这第三层对于真神境来说,简直就是形同虚设,几乎所有进入这里的真神境,在不到个时辰的时间内都打破了阻隔着他们的小千世界,直接踏入了第四层。

    “世界之力,后三神所掌握的世界之力,不过虚神境,只是拥有感应世界之力,而伪神境领悟世界之力,真神境拥有世界之力,这第三层,应该就是为虚神境与伪神境而设的,感悟世界之力,修者,从境,到空间,再到天地,随着由本源再进化成为世界,而真正的天地,却是由混沌化阴阳,阴阳演五行,五行生万物。那修者的世界呢,应该也是如此……境,只是虚,空间为混沌,天地为阴阳,本源为五行,而当本源掌握到定能力之后,因为承载,从而转化成为世界,其实上,虚神境的世界,步步踏入真神境,也就是,因为本源的不断进行,衍生才对,这样吗?”

    古臻进入第三层之,出现在个小千世界之,这个所谓的小千世界,天地万物皆有,山山水水应有尽有,感应这里个小千世界拥有定的生命。只是这里,除了他,不会有其它人,这就好像是个天地牢笼。

    他被阻隔在这里,想要再往前,那就破开这个小千世界,问题是,这个小千世界有多强大,他也不止次见过小千世界了,但就算是当初的凤巢小千世界,也不如眼前这个小千世界,怕也唯有当初的天都之城了。

    若是古臻还没有突破伪神境之前,根本无法理解这世界之力,这可不是实力就可以说明的。

    修为不够,就算你的悟性再强也是枉然。

    “不,这里,不同,是因为天道的存在,还是,我现在的混沌世界,虽可生生不息,但这却是因为混元,还有封印之门的镇压,若是换成其他人,未必就可以,但是这里,似乎不仅仅就是生生不息,好还有生命,对,是生命,小千世界,我的混沌世界,无法蓄存东西,但是这里东西,当初的凤巢小千世界也可以,是因为天道,不对,不是这样的”

    古臻站在阻隔自己的小千世界之,他自然不会那么傻,动用小武魂的力量,强行破开这小千世界的阻隔,他还不想让自己的实力被人现呢。

    而且这十三玲珑塔,你可以看成个试练,修炼的舞台,但却不是个表演的舞台。这是对于真神境无用,所以真神境进入第三层,他们大多数都会选择破开之后,直接进入第四层,可是真的没用么。

    那是你的悟性不足。

    神之九境后三境,都拥有世界之力,但却唯有真神境以上,得到天道之力加持之后,自我的世界才会形成小千世界。

    小千世界,什么都东西都可以装得进去。古臻的混沌世界,他早已领悟出生生不息,但还是没有达到真实的面,直以来,他认为那是因为自己修为不足,还没有掌握天道,没有天道之力加持的原因。

    可是此时他似乎查觉到什么了,只是时却没有明白过来。

    “哈哈,古臻我果然找到你了”

    子骞来了,与他起的,还有孔心,孔心在知道子骞身上拥有他老祖宗的圣谕之后,自然也就明白了,在这里子骞可以真实斩杀古臻。

    “你又来了”

    古臻看向孔心,直接无视子骞,当然了,他认为孔心才是唯对他有所威胁的人。

    “古臻么?我说过,我还会来找你的,而且这次就是你的死期,你信不信,哈哈”

    孔心看着古臻,得意不已,此时他可是底气十足。他笑,不是他轻视,而是种开心的笑。

    “朕说过,失去天道的真神境,根本就不是真神,你懂吗?”

    古臻有些不耐烦,孔心是不是有病啊,在这里跟他过不去,之前不是已经证明了么,在玲珑塔之,孔心虽为真神境,可是没有天道,根本打不过。

    他连这点自知之明都没有吗,带了子骞前来,就副真能逼他离开了玲珑塔的样子,这又是何苦。

    “哈哈……古臻,你错了…你看”

    嗡

    子骞笑了,他的天道出现在身后,他在这里可以拥有天道,那是因为第三层,本来就拥有天道,虽说古臻所在乃是个独立的小千世界,这里只有条天道,但是子骞拥有鸿儒圣人的圣谕在手,所以他可以更换天道,也就是说,子骞将古臻所在的小千世界的天道,更换成与孔心的天道同系,所以在这里孔心拥有天道。

    只不过并不完整。

    “天道”

    古臻眉头皱了起来,孔心若是没有天道,他的战斗经验不足,自己想要败他,可以不动用小武魂的力量就可以。

    现在可就麻烦了。

    “不错,算你没瞎,你现在知道为什么我选择在第三层找你的原因了吧,呵呵”

    孔心得意不已,他拥有天道了,就算不完整,他以天道之力,也可以力压古臻。

    “你真是没完没了,你在这里非要找朕的麻烦,就算将朕逼出玲珑塔那又如何,朕又没死,你这是何必呢?”

    古臻可不想在这里跟他们浪费时间,所以晓之以理,他真搞不懂,他们是不是有病。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