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9章 你有酒,我有故事(2)

作品:《九转道经

    刀冢府邸之,公羊千秋还在那里唠叨,走到块巨石之前,那里有个刀印,他的刀就在那石头之,被他封在里面了。

    “持刀为何,前辈在我刀冢府邸扫地多年,难道还不明白,自己持刀为何”

    古臻听明白了公羊千秋为何不再持刀,他羞于用刀,并非如同传闻那样,公羊千秋因感悟刀神的造诣之后,从此羞于用刀,而是人家有愧于刀,自愧不如刀神之心,因此羞于用刀。

    他在刀冢府邸扫地多年,又是为何。

    “刀神是老朽生唯尊重之人,在老朽心,英雄唯刀神耳”

    公羊千秋有负刀圣之名,以前他曾以挑战刀神为荣,可是后来知道自己与刀神相比,实在是天地之差。

    视刀神为生最大的榜样,视他为心唯的英雄。

    “那前辈扫地为何,扫了这么多年,前辈的心可扫干净了?”

    古臻听到公羊千秋答非所问,他便明白,这么多年来,估计他在这里可是白扫了,他扫地,只为心的英雄而扫。

    而不是为自己而扫,这么多年来,他没有为自己扫过心障碍。

    “心……”

    公羊千秋拿着酒坛,看着古臻,此时他懵懂之间,好像明白了什么,这是古臻给他的启。

    扫地为何,以前他为自己心的英雄而扫,因为他视刀神为心英雄,所以他躲这里数十万年,也为刀冢府邸扫了数十万年的地。

    这么多年来,他真的白扫了。

    “前辈拿扫把,为何,你扫了刀冢府邸,你认为干净么?”

    古臻再次问道,天下那有扫得干净的地,今天扫了,明天又得扫,所以扫地为何,还不就是为了扫心,当你的心干净了,你日复日,年复年扫地,那才是真正的干净。

    “哈哈,老朽扫了这么多年的地,却不如你个小娃儿,可叹,可叹啊”

    公羊千秋沉默了许久,似乎想通了什么,哈哈大笑起来,是啊,这么多年来,他直在坚持,他坚持什么,天下没有扫得干净地,但却可以扫清干净自己的心,若是心不干净,地面就算再干净,在他眼看来也是脏。

    “恭喜前辈”

    古臻也跟着笑了起来,公羊千秋帮他掌握控刀技巧,而他此时也却帮他解开心结。公羊千秋的心结打开,才有机会找到自我。

    “哈哈,小友也别叫老朽前辈了,当年若非老朽心羁绊,也许你现在也该叫老朽声师兄,若不嫌弃,称声老哥如何”

    公羊千秋笑了起来,他与古臻见如故,而且他说的也是个事实,他是个修刀奇才,若不是因为当年家族的羁绊,他能真正懂得刀,而非他的虚名,他若只是个平常人,他也许会有机会拜入刀神门下。

    “老哥在我刀冢府邸扫地数十万年,今日古臻代家师,收老哥为记名弟子,老哥可愿”

    古臻严肃起来问道,他不是怜悯公羊千秋,也不仅仅就是为了帮公羊千秋完成心愿,而是帮他师父完成这个心愿。

    “记名弟子,我可以么”

    公羊千秋回想当年,他心有愧,他有这个资格成为刀神弟子么,他的心愿,就是能成为刀神弟子。

    “你还不明白么,千次挑战,家师应战了么,若是家师应战,你的刀心就碎了,他不忍亲手毁了颗刀苗,所以任由你千次挑战,家师皆不应战,为了谁,家师甚至敢持刀问天,他怕谁”

    古臻郑重地说道,昔日刀神面对千次挑战,挑战者虽说公羊千秋,但实际上却是公羊圣,刀神怕他么,自然不怕,而是他出手,就算斩了公羊圣又能如何,不管他败了,还是胜了,都是毁了公羊千秋生,他不忍心。

    “哈哈,不孝弟子公羊千秋,拜恩师”

    公羊千秋听,这才明白过来,昔日刀神不屑顾他的千次挑战,不屑的是他的背后公羊圣,而不是他。

    刀神从来没有看不起他,而是他自误了,若是当年他舍弃所谓的荣耀,拜刀神为师,刀神也许真会收他为徒,因为他并不惧公羊圣。

    “古臻见过师兄”

    古臻拱手说道,因为公羊千秋算是记名,所以可不计排名,虽说他算是入门晚了,但是实际上他认识刀神在他之前。

    代师收徒,只为记名,所以他称他声师兄。

    “古师弟,哈哈……来……可还有酒,你我兄弟把酒论豪迈”

    公羊千秋心高兴,不过他可没酒,所以再向古臻讨酒喝,看谁喝得多。

    嗡~嗡

    “滚……”

    刀冢府邸之外,化骨怒吼声,天道之力扫将寒冥天府七名长老直接震飞出去。

    嗡

    “你是谁”

    寒冬眉头紧皱了起来,这里竟然出现名天道高手,他手下的情报有误吧。不是说古臻仍是神州人间帝王,修为不过虚神境,他的手下能有多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