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7章 期限将至,鬼灵州外(2)

作品:《九转道经

    长河若冰可没有想到,他的两个孙子可都是伪神境,虽不是那种妖孽级别的伪神,但他们手都有经过道力粹炼过的法宝,而且还有他的力量玉符在身,更有阴王府第伪神鬼修千仇清光跟着。

    他们怎么可能会被杀的。

    “千仇大人说他既将突破,必须马上赶回阴王府”

    其名鬼修弱弱地说道,他们心暗自叫苦,千仇清光自己个人跑了,说什么他要突破了,他若是真的突破,这长河若冰敢去找他麻烦么,到时阴王府其它的长老王也不同意吧。

    他们呢,长河若冰不敢拿千仇清光出气,他们可就不同了,谁敢抬起头来。

    “说,曲风,曲雷是谁所杀”

    长河若冰听千仇清光要突破了,他只能咽下这口气,而眼前这些家伙,找他们出气有什么用,显他的威风么。

    不过他心里已经下了决定,不管是谁杀了他的孙子,他都得让他陪葬,要知道曲风,曲雷两兄弟可是他的子嗣之,最为出色的。

    不说以后他们两人都能踏足真神境,最少有个吧,那么长河家也不至于会有阴王府之没落。

    “是,是那个阎王”

    那几名伪神鬼修见到长河若冰大怒,可是吓得不轻。

    “代号阎王么,人间殿,影无双,他在那,老夫先宰了他”

    暴起,长河若冰听,仍是人间殿那个代号阎王所为,那就是与人间殿脱不了干系了,他阴王府可从来不将人间殿放在眼里,若不是地藏王直多管闭事,坐镇人间殿,现在人间殿王可就是他们的府主了。

    “长河老兄,这是那里去”

    回魂夜过来了,此事他听回魂眸说了,古臻斩杀了长河两兄弟事,他就知道,这长河若冰定会坐不住的。

    这家伙可是最重子嗣,他也想学那些家族样,培养出大批子嗣出来,开枝散叶之类的,只是没有想到他的子嗣之,都没有几个有出息的,也就是长河曲风,曲雷两兄弟还过得去。

    也是他最为疼爱的孙子,竟然被人给宰了,他还能坐得住么?

    “滚开”

    长河若冰此时心情极为不佳,对回魂夜吼道,好像若不是因为回魂夜给他带来的那个什么消息,他也不至于让他那两个宝贝孙子去对付古臻吧。

    “长河兄不想报仇了”

    回魂夜也不怪他,他的心情,他还是可以理解的。听到回魂夜的话,长河若冰停了下来,正想找他吵几句呢,打他那些手下显不了威风,跟回魂夜这个同为真神境的人吵架,也不坠他威风吧?

    “长河兄现在去找影无双,你有多大的把握可以杀他,他若是要走,你我二人联手也拦不住他,还有若是代号阎王听到风声,他还能出来,到时他宁可在鬼灵州再躲千年,你还能报仇”

    回魂夜晓以利害,这可不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他可是见识过影无双的实力,虽说不如他,但是就算他与长河若冰联手之下,也难以留得住他。

    至于他担心古臻会留在鬼灵州不出来,倒也不无可能,古臻若是知道外面有两三名真神鬼修要杀他,而且挡住了离开之路,他是不是也只能冒着危险留在鬼灵州。

    只是鬼灵州对于天道鬼灵的制约,也只有年的期限而已,年之后,若是还有鬼修留在鬼灵州之,旦被天道鬼灵现,他们也就不用再遵守那个约定了。本来这个约定就已经淡薄。若非生死抉择,谁会那么傻留在鬼灵州不出来的。

    嘭

    长河若冰听回魂夜这么说,也是有理,可是他心憋着的这口气怎么办,他身上股力量暴出来,在他附近的那些个鬼修,都被震倒了。

    “长河兄若急,先听我说…据我回魂家族的人打探得知,最近红家与那个代号阎王走得很近,我想定是红娘子那娘们,看上他了,而且现在红娘子就与影无双在起”

    回魂夜沉声地说道,他来找长河若冰,因为他也想古臻,至于对付人间殿事,却是阴王府的事情。

    原本有个影无双已经让他畏手畏脚了,可是据他所知,红娘子也来了,而且代号阎王在鬼灵州可是救了红娘子那个便宜儿子,红娘子到这里,便去了影无双那里。

    若是到时,他们出手对付古臻的话,红娘子也横插脚,他们想要杀古臻可就难上加难。

    “红家,好大的胆子”

    长河若冰听脸色顿,杀气泄露,红家竟然也敢与他们阴王府为敌,与他为敌。

    “长河兄现在应该想想,如何应对才是,可惜回魂家族离这里太远了,要不然,老夫可以传讯给家主,请家主请来,那就好办了”

    回魂夜说道,却是偷偷看着长河若冰,请他们家主,这是开玩笑的,不过就是说得好听,就算离得近,他也不会这么做,为了杀了个小小的虚神境,请动他们家主,传出去还能见人么,再说了,他也不好交代。

    不过他相信长河若冰会有办法的。

    “哼,大魂府的未魂疾长老也在这里,只要告诉他,有人用阎王之名,相信可以说服得了他出手,还有阴尸府的千薨生也在这里”

    长河若冰冷声说道,五府并不是都有派长老王前来这里的,般来说谁敢动他们五府的人,他之所以到这里来,还不是因为他那两个宝贝孙子,没有想到的是,他来了,他的两个宝贝孙子样也死了。

    说到这里,他的气就不打处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