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9章 风水,第五藏空(2)

作品:《九转道经

    易衍认为古臻不会来,也不应该来,但此时他却还是来了。为什么,他心甚是感动,可是古臻如此,太过冒险了,因为此时面对的,仍是姬人皇。

    他曾打消过报仇的念头,可是谁也没有想到,当时姬无上突然离开了神州,让他再次燃起了复仇的希望。

    可是复仇之后,他心并没有得到真正的解脱,正如他所说的,水墨为复仇而生,可是易衍,却是壮志未酬。

    “古臻”

    姬人皇想不到古臻还敢站出来,要知道,姬子圣之死,他没有找到他麻烦,这已经是莫大的恩德了,他倒好,竟然在此时,还站出来。

    而且此时看来,他与易衍还是同谋。

    “姬神帝,神交已交,今日见,幸会”

    古臻看向姬人皇,当初大旗与无上虽为盟朝,但是他们两人却未真正碰面过,只能算是神交。

    “哼,你好大的胆子,你就不怕朕杀了你”

    姬人皇冷哼起来。古臻实力是不错,可惜修为太弱了,同样也无法与他相比。那怕他此时只是功德法相罢了,但不管是实力,还是拥有境界修为,都远在古臻之上。

    “哈哈,凡事皆有不定数,朕未欠你什么,昔日大旗与无上联盟,朕知道,这是你为姬子圣留下的丝生机,可惜是他自己不知珍惜,此事,反是你欠朕的,今日你想行不义之举,朕怕过么,朕的胆子,向来就不小”

    古臻笑了,站在大义上,他怕什么,姬无上之所以与大旗结盟,本就是为姬子圣留后路,可是姬人皇也没有想到,他自己会蠢到自毁盟约,而且还让他背上不义之名。

    他儿子调戏人家皇后,人家都没有亲手杀他,是不是说,你还欠人家份人情呢。现在你来了,你却说要杀他,仕可忍,孰不可忍。

    “哈哈……古臻,你为帝王,朕也为帝王,朕倒要看看,你这个帝王,能有几分”

    姬人皇笑了,心暗叹古臻的能言善辩,当初古臻弄出个雷声大,雨点小,神州尽知,最终他古臻,并没有动他儿子,反倒是易衍复仇,虽说易衍实为大旗之臣,可是他却未动用大旗兵卒,纯粹个人意志,私人恩怨。

    也许明白人都认为,是古臻故意的,可是天下想黑他的人多了去,若是他真杀了古臻,天下人会怎么说他。

    若是仅仅为了自己儿子出气,而对古臻出手,他失大义,天下之争,最怕失之大义,你若无义,天下谁还会与你结盟,到时你与世皆敌,谁愿意帮你。

    “你想与朕,两朝对垒”

    古臻本正经,看向姬人皇。

    “怎么,你害怕”

    姬人皇可是用激将法,他什么修为,古臻什么修为,他自然不可能抢先动手,必须古臻自己同意,才不会落下以大欺小的骂名。

    虽说他这激将法,非常明显,但同为帝王,古臻能退缩么?有些事,仍是身不由已,明知不可为,还得为之。

    “呵,姬神帝,朕怕你输不起,朕若败,不过就是输了国运,而你却胜之来武,朕若胜,你却人财两空”

    古臻微微笑地说道。

    “哈哈,好大口气,朕若胜,带走易衍……你若胜,前事不计,朕依然与你大旗结为联盟之势”

    姬人皇可是真正的帝王,拿得起,同样也是放得下,他胜,带走易衍,却不追究杀子之仇。

    他能得来贤主之名,至于胜之不武,对于他来说,仅贤主之名,足以取而代之,而且他还能得易衍。

    这足够了,若是古臻胜了,同样也可以不计杀子之仇,两朝还能继续结盟,这是天下大的诱惑。

    这胸襟,几人能比。

    “呵”

    嗡~~~~~~~~~~~~

    古臻淡淡笑,此时尺朝都之外,突然出现条天道,这是真正的天道,可不是伪天道可以相比的,而且过般的天道。

    “第五藏空”

    姬人皇眉头微微皱,从天道,他可以判断得出来,天道的主人是谁,因为这天道,几欲要成为天地大道。

    此仍圣人,第五圣人的大道所退化的,而且拥有第五圣人的气息,姬人皇焉能分辨不出来。只是第五圣人的名字,直以来,都是个秘密,只是有人给他取了个名字,就叫第五藏空。但实际上,这并不是第五圣人的名字,只是因为他的句话,我无名,名藏于空,所以被称之第五藏空。

    “此仍大旗风水师,所布置的衍生阵,朕赌你这功德法相,最多初入真神境”

    古臻微微笑地说道,他这是猜的么,当然不是,九大圣人同时下制约,真神境以上不得定数未满之前,不得踏入神州。虽说姬人皇未必就会害怕圣人,可是九大圣人的制约,他也不得不避其锋芒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