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7章 帝王,我只服你(2)

作品:《九转道经

    原本天下无鸟事,这位伟大的尺圣王,正在他的后宫之,做他的大事,谁想竟然生这事。可是吓了他大跳,差点被直接缩没了,岂有不怒之理。

    尺圣王大怒而出。

    尺圣庭的气运云海被人直接击溃,声音巨大,而且武百官同样也能感应到自己身上的气运,突然溃散。

    这是出了什么事,都纷纷赶了过来。

    “先生”

    盗王听到声音之后,第时间赶到易衍住处。现在盗王,反被易衍所收服了,虽说他已经达到了神位,而易衍还只是小神位而已。

    可是易衍给他的帮忙太多了,若是没有易衍,他几次会被人害死。而且他也意识到了,为帝,他不配。

    他可是想着要扶持易衍称帝的,易衍的智慧放在那里,他也是有目共睹。现在尺圣庭,表面上是他迟明亮当圣王,但实际上说了算却是易衍。就是迟明亮都听他的,你说谁更像皇帝。

    “终于还是来了”

    易衍抬头看着天空,声音低沉起来,其实打从他报仇之后,他心便有个觉悟,而且他却是抱着必死之心。

    在他报仇之后,他便将儿子秘密送走,唯他的妻子,说什么也愿意离他而去,所以直留在府。

    此时也跟着他走了出来。

    “先生知道出什么事么”

    盗王不解地问道。

    “盗王兄,你走吧,此事本不关你的事,这些年,易衍有愧于你”

    易衍看向盗王,沉声地说道,声音之带着丝歉意般,盗王这下可就不明了。

    “先生何出此言,不管任何事,我也不会离开先生,我的命,先生救了几次,我早就已经明白了,为帝,我不配,反倒是先生,却是帝王之才,我愿意誓死相随”

    盗王单膝而跪说道,这是他第次向易衍行此大礼,这也是他在表明心迹,他似乎也意识他,可能要生什么大事了,易衍让他离开,这是要保全他啊!

    如此大仁大义,他心自愧不如。

    他早就打定主意,跟随易衍,至于他那称帝之心,这些年早就已经磨灭了。

    “你不懂,此次,或许仍是我的生死劫,也有可能乃是必死之局,若能不死,我也将不会再留于此地,帝王,我心只服人,说白了,我不过就是介谋士,称帝不足,你我都晚生于世万年之久,纵运气使然,也不过是方霸主罢了…”

    易衍句句肺腑之言,他也不想再瞒着盗王,此时他让他明白,他心早有帝王人选,在他心已有明主,从开始就不是他,更不是迟明亮,而是另有其人。

    “这”

    盗王听,脸色顿,他可是万万没有想到,易衍竟然玩着间谍,而且还是双重那种。自己竟然直被蒙在鼓里,他不是责怪易衍,而是感觉是不是自己的智商太有问题了。

    “夫君,我们大不了跟他拼了”

    徐丽娘小手拉着易衍,她从来没有见过易衍如此紧张与担扰,以前见他,总是游刃有余,可是此时,仅仅听到声巨响,却如此担忧,似乎已经断定了自己必死样。

    “拼,拿什么去拼”

    易衍苦笑地说道,他知道自己得罪的人是谁,绝对不是他们可以拼得起的。

    “大不了,我们去大旗,对,夫君你不是大旗的军团长,古臻定会护着夫君的”

    徐丽娘听,脸色也苍白起来,连拼也没得拼,这不是说,必死之局,她突然想到,易衍的真实身份,实际上却是大旗圣庭的人。

    此事,仅有她人知道而已,他们的孩子,在几十年前,也被易衍秘密送往大旗圣庭了。

    “不行,圣王已经帮我太多了,这是我自己的事,我不能连累圣王”

    易衍睁上双眼,咬着牙说道,脑海的幻想,就是跟随古臻的幕,可惜他自从接下古臻邀请,成为大旗圣庭第六军团长以来,却未能履行他为臣子的责任,皆是因为他,为了他已私仇。

    而且直以来,易衍都有接受古臻帮忙,古臻给他的,可点也不比尺圣庭的少。在边的盗王,听了半天他总算也是听明白了,心暗自感叹。

    又是古臻,个如同他样,从九流域那个小小品位的天地出来的人,最终人家走上了大舞台,而他呢,却是越混越回去。

    尺圣庭朝殿之处,尺圣王雷霆震怒般出现在那里,可是看到天空上出现的人,当场就怂了。

    “大胆,你是在喝斥朕么”

    天空之,站着姬人皇,身帝王九龙夺珠袍,头顶平天冠,身上更是散着淡淡金光,这是姬人皇的功德法身。

    不过就是功德法身,也不是迟明亮可以直视的,仅仅帝王之气,便是他拍马不及,相差十万千里。

    迟明亮看到姬人皇之时,傻眼了,这可是以前他所仰望,无比崇拜的上古人物,姬氏天下,大周之主。

    人家成名之时,他不知道在那里呢。

    “小,小人不敢,我在说,说我自己呢”

    迟明亮变孙子了,在人家的朕面前,他就变成了小人,什么叫没节操,他差点自称小帝呢,别人听,会不会听成‘小弟’。

    结果改成了小人。

    同为帝王,可是他差太远了。

    “你还真是好大的狗胆,敢害朕的儿子”

    姬人皇看着这个奇葩圣王,真的有些无语,不过话说回来,天下面对他,有几个帝王能直起身板来。

    “啊,难道是,那,那不管我的事,都是,都是易衍干的,这与我无关,与我无关”

    迟明亮听,给跪了,他想起来了,姬人皇的儿子,他害过么,好像有个姓姬的,那不就是姬子圣,无上皇朝的皇帝。

    他立即将所有罪过推到了易衍身上去了,说有多么无耻,就有多么无耻。

    “嗯”

    姬人皇脸色有些不好看啊,其实姬人皇就是想要找个出气筒,替死鬼,因为易衍之才,他同样欣赏,可是结果呢,刚才他现这个尺圣王怂,可是没有想到这么没品,这是帝王么。

    丫的,确定,眼前看到的,不是个太监。

    “哈哈……帝王,我只服你,够窝囊”

    易衍走了过来,义正言辞说道。声音可是够响亮的,原本赶了过来,看到他们的圣王在那里怂,就已经无语了,听到易衍对他们圣王的评价,更是无语至极。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