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3章 滚过来,不然诅咒你(2)

作品:《九转道经

    月老三没死,因为有人救了他。

    “奔河先生,现在风水阵破了,您可以收了这域脉了,到时助我们明月宗成为天府,再取风疆域,大事便成了”

    月紫天阵激动地说道。

    “嗯…哈哈,月大将军得了这域脉,成立天府之后,以后在下可就要仰仗月大将军了”

    紫奔河看了月盈空眼,肯定他并没有因为那位曾经的下属死去心疼就好了,毕竟那也是他月氏家族的人。

    到时记恨他怎么办啊。

    月盈空可是他们三太子身边大红人,帮他家三太子立下不少功勋的。

    “奔河大人客气了,只要得到域脉,便可以建立天府,到时再引三太子帐下兵力前来明月宗,必定可为巨尾圣庭在神州打下不朽基业,到时月某自然不忘奔河大人的好”

    月盈空郑重地说道,他可是位猛将,而且带着智慧的那种,常常出人意料,克敌制胜。

    要不然仅仅救过那位三太子命,便让他对他如此仗重,那是不可能的。这可是助他在神州成立天府级别啊,相当于巨尾圣庭样的天地业位。

    “哈哈,月大将军也不用见外了,以后就叫我奔河吧,得域脉还不简单……迷灵雾气,去”

    紫奔河笑了起来,与月盈空套起近乎。随后看着盘旋在深渊的域脉,深渊千止万丈,大小万里,就好像大地断裂过留下来的样,其实这是当年屠妖大战时所形成的,域脉来到这里来,正好栖身。

    紫奔河拿出团雾气来,这是他炼制宝物,可是吸引灵脉,因此称之迷灵雾气,实际上就是引诱罢了。

    这雾气,对于灵脉来说,好像就是最好的美食样。

    “昂~~~~~~~~~~~~”

    域脉原本懒懒趴在那里动不动的,刚才被诸天炼狱镇压了,但是它并没有从诸天炼狱那里感应到任何危险,应该说是直接不理会样,这家伙有种沉睡过去的样子。

    此时似乎嗅到了迷灵雾气的样子,睁开双眼,看着迷灵雾气叫了起来,随后扑过去,可是迷灵雾气可是会跑的,由紫奔河控制。

    这可以让域脉直跟着他走,

    般的灵脉你能装起来,但是域脉,开什么玩笑,天下有什么法宝能将域脉给装起来,除了地阶风水师,或者天阶风水师也许他们会有这种能力,但却也没有记载,有风水师将域脉给装起来。

    域脉动,四周大地顿时颤抖起来,那就是地震,而且可不是级两级来说的,而是级地震。

    整个山脉都要塌陷般。

    “家主,这应该是域脉的声音,不好了,看来月三那小子,凶多吉少了”

    月顶空着急地说道。他听这声音,有种就是域脉破土而出的声音。

    “加快度”

    月紫心可是非常护短的,虽然她经常骂月顶空,月老二,月老三他们,但是月氏家族的人若是被欺负了,那就是等于欺负她。

    她岂能容忍。

    “不好,家主,域脉,上面那人,好像是,盈空,真的是他们”

    月顶空看到了,此时域脉已经被引出深渊,正向着月盈空他们的方向而去,月顶空起初得知,月盈空成为明月宗主事,他还真不太相信的。

    而且他竟然带人到大旗来抢东西,他更不相信了。没有想到啊。

    月盈空也是没有办法,部六大疆域,根本上都被有九天大6那边撑着的势力所把握,唯有这大旗天朝,柿子找软着捏,这可是常性。

    “果然是那老不死的”

    月紫心冷冷地说道。

    “…………”

    月顶空阵无语,他想说,那可是你爹来的,只不过他也明白,月紫心对月顶空并不存在任何感情,她是月盈空的庶女,她的母亲也是被月盈空的大老婆逼死的。月紫心直对月盈空不满。

    以前甚至还要将她给卖掉,岂有什么亲情可言。

    “宗主,是太上长老”

    月无大也看到了,正是月顶空,他打心里对月顶空有种敬畏。

    “什么太上长老,现在不过就是糟老头罢了“

    月紫天不屑地说道,现在他的自尊可是非常膨胀的,对于月顶空当初逼着他们离开了月氏家族,直也是心存不快。

    “那丫头长得不错,若是擒下,献给三太子,三太子定然欢喜”

    紫奔河自然也看了过去,他对月顶空可没有任何兴趣,反倒是月紫心,倾国倾城不为过,他心立即升起,拍上他们三太子的马屁来了。

    “那是小女”

    月盈空沉声地说道。不过并不是为了提醒什么。

    “哈哈,恭喜月大将军”

    紫奔河听,立即恭喜月盈空来,是啊,月紫心若是被他擒下,献给他们三太子的话,那么月盈空不就成为皇亲国戚了。

    “她现在是大旗皇后”

    月紫天可不想月紫心成为三太子的妃子之类的,到时可不是压他头,还有他好日子过么,而且也不能这么做,人家都已经是有夫之妇了,到时三太子知道了,还不宰了他们。

    “哦,那就不可惜了,不过给我当妾室,倒也无妨,就是不知,月大将军,可有这个心”

    紫奔河知道,月盈空也不敢得罪他的,毕竟他可是风水师,虽说在他们三太子帐下而已,但风水师,地位还是很高的。

    “家主,怎么办,域脉就要被牵走了”

    月顶空着急地看着月紫心,现在域脉已经被引出来了,说明月三已经遇难了,那么他们这边,岂不是没有人可以留得住域脉了。

    “滚过来,要不然我诅咒你”

    月紫心也是着急,突然放声喝道。

    “哇,哈哈,小娃儿,你当……咦”

    紫奔河还没有笑完,域脉竟然回头了。

    月紫心的武魂冒泡,月光诅咒竟然震摄了域脉。

    昂~~~~~~~~~~~~~~~~~

    域脉叫了声,竟然放弃了美食,转身向着月紫心那边游走而去。

    “咒言师”

    紫奔河脸色微变,他没有想到,月紫心竟然是咒言师。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