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8章 袁世祖之恨(2)

作品:《九转道经

    古臻灭了绝命楼之后,便返回了大河国。他可是答应过,王若这次若要前往海域,定带他前往的。

    同时他返回大河国,自然也要去见下陆家之人,毕竟陆家与他有莫大的渊缘。

    “爹,你看谁来了”

    “陆老,可真悠闲”

    古臻走入陆家之,陆家之人无比震惊,自然也是无比的欢迎,陆家可是因为,古臻才苟且下来的。

    “古公子,您怎么来了,快快,通知下人,奉茶”

    陆老头见到古臻前来,立即迎了上去,极为热情地说道,将古臻请到厅去,将家里最好的茶叶都拿了出来。

    “好茶,我记得大河国,可没有这种灵茶吧”

    古臻喝着茶笑道。

    “哈哈,不瞒古公子,这些都是当年从海域那边带来的,老朽现在闲着没事,也学着种植些灵茶,公子可是喜欢,等会包些去,这可是老朽福气”

    陆老头听到古臻赞赏这些灵茶,非常激动地说道。对于古臻之恩,他可是千恩万谢,如果不是古臻,他家上百余口人,都已经变成他人剑下亡魂了。

    可是他这家族之没有女眷,要不然,他早就做主,给古臻为奴为妾了。

    “那古某可就不客气了,陆家在此,大河国境灵气不足,修炼途,必定缓慢,这些灵石你们留着”

    古臻拿出个储物袋交给陆老头。

    “这……万万使不得,公子对我陆家,已经是再生之恩,小老儿已经无以为报,这还……”

    陆老头下子从老朽,同辈,变成了小老儿了,灵石,是啊,百万灵石,给他们陆家这么多人修炼,能用多久,十年,二十年也许不成问题。

    可是在大河国境,北方大地上,灵气不足,修炼完全只能依靠灵石。

    “陆老无须客气,这些灵石,也是当初陆家矿脉所得,呵呵,陆老若不收下,那就丢之吧”

    古臻笑了笑说道,丢,他舍得,陆老头能舍得么。

    “啊,这……那好吧,小老儿就收下了…只是……唉”

    陆老头自觉无法偿还古臻之恩,感叹了起来。

    …………

    数日后

    陆珊珊在卫东的指引之下,他们来到了北方,大河国原本她们要去找古臻,不过打听之下知道了陆家的下落,陆珊珊可不管什么古臻,她来只为她的大伯。

    “你们是谁”

    古臻感应到了强者时入墨城,立即出来。他并没有看到穆方。

    “古兄,莫动手,是我,穆方”

    穆方进入化虚境,不过速度之上,可不如陆珊珊他们,完全就是拖后腿的,在他们打听到陆家所在,陆珊珊便走前步。

    “穆方”

    古臻看到穆方,阵意外,再看向陆珊珊他们。

    “哼,小子,怎么你敢拦我们”

    袁世祖见到古臻挡在他们面前,就有些不爽了,敢问他们是谁。

    “叽,坏人,你没读书吗,不告而入就叫擅闯,拦你们,我还想口痰,淹死你“

    小麻雀飞在半空说道。

    “咦,灵兽,陆师姐,我帮你抓来”

    袁世祖看向小麻雀,灵兽,可不同于妖兽,般就是可遇不可求的,而且是只小麻雀,把他抓给陆珊珊她定喜欢。

    “住手,袁世祖,我最后警告你遍,不然你给我滚”

    陆珊珊真的怒了,古臻,这就是救了她大伯家的人,那就是她家的恩人,小麻雀,陆珊珊自然也是看着喜欢的,不过她并没有表露出来。

    “叽,坏人,被骂了,好啊,打他,抽他”

    小麻雀飞落在古臻身边,听到陆珊珊骂袁世祖,立即加油添火。

    “………………”

    袁世祖

    “你们来此有何事”

    古臻看向穆方问道,穆方应该不是来找他的,要不然也不会带人前来,而且这三个人,古臻可以感应得出来,他们都是太虚境。

    “陆上使,还是我来说吧,古兄,这位陆上使,仍是陆家的人,也就是之前你在海域救了那个陆家,他们是来找陆家的人”

    穆方可是担心,起什么冲突,这样对古臻不好。

    “哦,陆家”

    古臻点了点头,他就算不信这三人,也信得过穆方的为人。

    “正是,这位公子,在下陆珊珊,陆展元是我大伯,承蒙公子搭救,珊珊在此代大伯家,谢过公子”

    陆珊珊极为客气地说道,既然证实,陆老头就是她的大伯,陆老头对她父亲再生之恩,同时也有再造之恩,更是她的亲大伯,古臻救了陆老头家,救了她大伯,那也算是她的恩人,恩人,岂能恩将仇报。

    “哦,陆家就有城北”

    古臻说道,随后离开了,陆珊珊的态度,太虚境,能有这样的态度对他,说明她并不恶意,如此便足够了。

    “家伙……陆师姐,等我,等我”

    袁世祖就是看不惯古臻的态度,正想发火,可是陆珊珊可不管他,前往陆家去了,袁世祖自然也追了过去,他这次陪着陆珊珊下来,实际上就是为了想要得到陆珊珊的欢心。

    结果

    陆珊珊与陆老头相认,陆老头竟然突然兴起,决定代陆珊珊的父亲作主,将陆珊珊许配给古臻。

    当时袁世祖就怒了,可是他又不敢对陆老头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