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0章 强悍的宣告(2)

作品:《九转道经

    “………………“

    陈三郎不哭了,但是心里却在大叫,你不放我,为什么不让我走啊,可是后来想,古臻好像也没有说,不让他走吧,只是他不敢走。

    “古臻,你想挑起,紫剑宫与刀宫之间的争斗么“

    青龙门的名长老说道。

    “我行我素,古臻人,刀”

    古臻看向那人,声音阴冷了下来,直视地说道。

    “动手”

    陈留义看向他身边另外名长老,他们两人同时出手,个救人,个拿下古臻。

    咻~~~~~~~~~~

    哐~~~~~~~~~~~~~~~~~

    “噗~~~~~~~~~~~”

    “啊…………”

    陈留义惨叫声,身上鲜血直流,看着古臻的眼神,心如坠谷底般,他感应得到,古臻好像手下留情,刀差点就将他劈成两半了。

    另外人,他想要救陈三郎,蛮二出现在他面前,双锤击撞,将其震飞出去,金石裂浪之音,传遍了整个霞光城。

    “哇………陈留义竟然不是他招之敌,这家伙……”

    “这不是真的吗,他们两人,他们两人可都是化虚境啊,那个古臻,我知道,他只是化魂境而已……”

    “我是不是在做梦,这位大哥,你打我下……“

    “好,老子早就想打了你了……“

    啪~~~~~~~~~~~

    “啊,你个混蛋……你还真打啊,我跟你拼了“

    ………~~~

    陈留义,化虚位,败了招完败。古臻击退了陈留义之后,将刀收了起来,若无其事在那里坐着。

    “古臻,放了他吧”

    蓟熹来了,他出面,向古臻讨人情么。而且他是可是真虚境,谁敢不给面子的。

    “蓟大长老,昔日之情,花月姐姐离开,霞光城内,其它的产业,你挚天城尽数可取,为这花月楼,我要了”

    古臻看向蓟熹,他与蓟熹可没有什么交际,当初蓟熹赶到乱岛区,可不是为了救他,当然他可以视为救他,因为他帮的人是花月。

    给他面子,其它产业他不讨回,唯有花月楼。

    “好,老夫做主,花月楼,归你所有”

    蓟熹沉声地说道。

    “呵,花月楼,本来就是我的”

    古臻非常认真地说道,反面却是在讥笑蓟熹般。

    “大胆古臻,你以为是你是谁啊……敢这么跟我们大长老说道”

    “拿下他……”

    挚天城的弟子,突然起哄了,当然都是最先开口的那个二愣子,他就是得到了宫三的授意。

    “嗯,都退下”

    蓟熹脸色有些难看,同时也有些埋怨他那些弟子,他不想动手,他来,开口向古臻讨陈三郎,这就已经算是人情啊,至于能不能讨得到,那是另外回事。

    蓟熹喝退他挚天城的弟子之后,看向古臻,古臻自然也不在理会到他。直到月影赶来,月影受伤,不仅仅死了名长老,化魂弟子,也死了过半,就是他们的圣子,竟然也死了。

    总之他们挚天城与紫剑宫的关系也就算定下来了,至于动手,不至于。

    “爷爷,救我……救我,我脚软了”

    陈三郎站在那里,足足站了两天,脚都软了,见到他爷爷来了,激动地叫道。

    “三儿……”

    月影见到陈三郎求救,踏步上前,仅踏出步,便停了下来,他可以清楚地感觉到,刀意,古臻的刀意,他的刀还没有出,但是刀意已经出来了。

    他是真虚境不假,速度也很快,可是再快,快得过意念么。

    “古臻,放了三郎”

    月影盯着古臻说道,

    “这里,我要了”

    古臻淡淡地说道。

    “好”

    月影咬着牙说道,他在来之前,已经问清楚了。他孙子之所以惹上古臻,就是因为这花月楼,花月楼在霞光城虽说占了最好的地面,但是花月楼以前之所以生意兴隆,却不仅仅只是地段的问题,仍是因为花月楼本身。

    所以这花月楼,要与不要,无伤大雅。

    “以何为保”

    古臻问道。

    “嗯……”

    月影被古臻问,不由得愣住了,海域之,不管是城池也好,岛屿也罢,你说是你的,你以为何保,当然就是实力。

    这个问题你是想要问死人啊。

    “古臻,你自己没有能力,守得住这花月楼,那你要花月楼又有何用”

    蓟熹沉声地说道。

    “我将离开海域,而在我离开的这段时间,我不想有人踏入这里……”

    古臻看向蓟熹,现在月影来了,你不开口也就罢了,你开口,那就进来吧。

    蓟熹眉头不由得皱,古臻要离开了海域,这家伙疯了,他这是大大方方告诉别人,我要离开了海域,有本事,你们来杀我啊。

    在海域,谁都知道,他虽不是刀宫的弟子,但也算是外门记名,刀宫之,不少人与他的关系不错。

    谁动他,多多少少会将刀宫牵扯进去,可是他离开海域就不同了,不是有句话说得好“山高皇帝远”

    古臻离开,直接告诉他们,让他们将这个消息传出去么。

    “我若不死,谁敢踏入,杀无赦……”

    古臻见到月影,蓟熹都没有说话,继续说道,句话就是威胁所有人。

    “我可以为你作保“

    “老夫答应你”

    蓟熹,月影先后说道。两人同样都是不动声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