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章 送你一座矿岛(4)

作品:《九转道经

    让他去通报,他见对方也只是化魂境,他也是化魂境来的,指使他干活,是不是应该意思下。

    既然有意思了,那他也不能没意思,而且他也不想得罪对方,毕竟他老大,向来少有人前来找他,前来找他的,会不会与他老大有什么关系的。

    “那里,有劳你才是……这位古兄,仍是葛前辈的小友,大哥帮忙通传声”

    穆方处理这些事情上,可是套套的。

    “好说,好说,你们等在着”

    那人赔笑说道,拳头不打笑脸人,穆方对他客气,他自然也客气,而且他也从穆方身上感觉到,强者的气息,他只是化魂下位,可是人家很可能是化魂位,甚至上位,岂敢怠慢。

    “穆兄,看样子在这领域上倒是人才”

    古臻微微笑,他指的当然就是打交道这方面了。

    “嘿嘿,让古兄见笑了,平时帮家师处理的事情多了,通病”

    穆方阵苦笑,他这不也是没有办法,他师父仍是大长老,平时前来拜访的人可不少,不管是门弟子,还是外面来人,如果直避而不见,久而久知必定会得罪人,他师父也许不敢得罪人,可是他不同啊,他还小,修为也还弱,而且他也直信奉,多个朋友,等于少个敌人。

    “这是能力”

    古臻说道,他并没有取笑之意。

    “哦,呵呵“

    穆方阵不好意思,他可是极少听到古臻有夸人的时间。

    葛春秋听到古臻竟然前来找他,自然很意外,乱岛区役这才去个月左右,他也刚刚闭关疗伤出来。

    “古小友,你来找老夫,有何事……”

    葛春秋看着古臻,他视古臻平辈,不是因为花月,而且是因为那刀。那刀,媲美化虚境,甚至直冲真虚境的刀。

    “葛前辈,晚辈千里迢迢而来,不请我们进去坐坐”

    古臻淡淡说道。

    “呃,哈哈,这倒是老夫怠慢了,你们几个都是刀宫的弟子,怎么不怕别人说你们与老夫这个邪门歪道同流合污”

    葛春秋看向穆方,他们是刀宫弟子,因为刀宫的弟子,衣服上都有绣刀,这是证记,各门各派都有的凭记。

    “前辈说笑了,前辈怎么会是邪门歪道,比起些打着正派晃子作奸犯科的人,前辈应该算是君子才对”

    穆方笑道,巧妙化解了葛春秋的刁难,反向其示好。这就是能力。

    “哦,哈哈好个君子,走,到老夫庄里,喝几杯”

    葛春秋下子客气起来了,君子,别人都说他是君子,好意思再做小人的行当么。葛春秋也是这豪爽之辈。

    领着古臻等人进入他的庄园之,他的庄园可不小,就好像是个小型的门派样,这落叶岛风景倒也是不错的。

    葛春秋命人备了酒菜,众人围在起。

    “古臻,你神神秘秘地来,还担心被人听到,难道是小月出了什么事”

    葛春秋真心意外,古臻真的来他这里,如果他说只是来他这里坐坐,走走之类的,定会拍他的。因为当初他也只是随便说说,就算说有事可以找他帮忙也只是随便说说的。

    毕竟那都是看在花月的份上,当然真的有事找他,看在花月的份上,他兴许会出手,前提就是拿什么还。

    他可不要古臻这个化魂境的人情。

    “前辈目光如炬,晚辈仍是有笔生意前来与前辈合作的”

    古臻说道。

    “生意,哈哈……小子,你的生意来找老夫合作,你几个意思”

    葛春秋大笑了起来,这不是更加天方夜谭,古臻有生意找他合作,几个意思,他做生意的吗,他就是海盗,见过海盗做生意没。

    人家的生意是怎么做的,知道不。

    “关于座矿岛的生意,事成之后,前辈可得座矿岛”

    古臻不慌不忙地说道。

    喷~~~~~~~~

    葛春秋刚喝口酒就喷了出来,座矿岛,他没有听错吧,事成之后就是座矿岛,这是生意吗,能不喷么,这反应也够大的。

    “小子,你到底想怎么样”

    葛春秋喷了出去,他可不管喷了谁,反正许小春是在那里擦个不停的。

    “怎么,前辈不要,还是不敢要”

    古臻反问道。

    “哈哈,小子,你别以为老夫山里出来的,如今百诸岛,人族所掌握的矿岛都是有数的,唯有五座海域势力公立矿岛,你是想等你得到矿岛权之后送给老夫,只怕刀宫也不同意吧”

    葛春秋说道,对于百诸岛之事,他岂能不知,这里的情况下,他再清楚不过了,有多少矿岛啊,要知道每座矿岛出现,最少也会引起无数化魂境去拼,化虚境高手出动的。

    古臻承诺事后给他座矿岛,难不成古臻要将海域大比得来的矿岛权给他,这个刀宫同意么。

    真的同意,不同意怎么派人来了,可是不可能啊,刀宫之,不缺高手好像。

    “不,我说的是野山岛”

    噗~~~~~~~~~~

    许小春的脸刚刚擦干,又被喷了,他想发火,可是敢吗,也不看看,喷他的人是谁。

    “小子,你想,抢慕千山的矿岛”

    葛春秋终于明白过来了,张大着嘴巴可是放得下鸡蛋。

    “不是抢,而是杀他”

    古臻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