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不作死,不会死(2)

作品:《九转道经

    武魂入体,化魂境,半的魂力,化成武魂,武魂由半的灵魂与紫府之力溶合而成,所以武魂只要强大,可以炼化别人的灵魂,甚至武魂。

    同时还能将对方炼制成为傀儡,当然小柱村主不会那么白痴将古臻炼化成为傀儡,他只是想要得到古臻身上的战技。

    “啊……”

    古臻咬牙惨叫出声。

    “老大”

    蛮二惊叫了起来,奋不顾身拎起双锤向着小柱村主砸了过去,虽然小柱村主的武魂出体,但是他依然是化魂境。

    “不自量力……死吧”

    小柱村主挡下了蛮二的重锤,随后将其夺了过来,反砸了过去,蛮二顿时头破血流,倒在地上。

    小柱村主此时地脸色突变,他的武魂出现在古臻的丹田之,此时古臻全身都动弹不得,自然也无法催动紫府池了。

    可是紫府池上的小武魂却可以动。

    小柱村主见到古臻的怪武魂,个毛球,这是什么武魂,他好奇过去,谁知小毛球突然张开大口,将小柱村主的武魂给吞掉了。

    “啊……混蛋,这是什么武魂”

    小柱村主脸色惊变,所有魂力立即转移到武魂之想要破开小毛球的身体出来,可是他所有魂力进入其之后才知道,杯具了。

    “不……不……”

    小柱村主心呐喊起来,人定格在那里,死了,他最后将魂力都转到了武魂之,武魂被吞,魂力消失,这是作死啊,如果他不将所有魂力都转入武魂之,他还有可能活下来,武魂被灭,最多变成气位境。

    魂力没了,不死才怪呢。

    初魂三关,四关,五关,六关,七关,关,九关

    初魂位

    咔~~~~~~~~~~~咔~~~~~~~~~

    古臻站在那里,修为直线冲上去,初魂位了,而且随着小柱村主死了,古臻的身体也不再受到束缚,力量也自然了,紫府池运转起来,九转道经帮古臻恢复了先前所消耗力量,而且他达到初魂位那刻,身体出现个巨大的气漩涡,十里之地,转眼灵气尽失。

    “叽~~~~~叽……”

    古臻无比惊讶地内视着自己体内的小武魂,他也没有想到,自己那小武魂这么变太,小成武魂,竟然可以轻易吞噬,而且轻易炼化,刚才他也只是下意识,吞噬小柱村的鱼武魂的,只是下意识,没有想到成功了。

    “这小家伙,这到底是什么武魂啊……”

    古臻之前可是研究了许多,却怎么看也只是只小毛球啊,初魂的武魂,最为孱弱,称之见光死。

    只有初魂上位以上,才敢将自己的武魂放出来遛遛,当然若是遇上化魂,他们的武魂敢放出来吗?

    “蛮二,蛮二……还有气,这家伙命可真大啊”

    古臻醒来,见到蛮二倒地上,浑身是血,真心吓了大跳,探了下,不由得高兴起来,蛮二没有死,只是晕了过去。

    古臻不敢在这里多逗留,从小柱村主身上将自己的储物袋,另外还有小柱村主的储物袋起取来,背上蛮二立即往码头而去,此时天刚亮,码头正好有船出去,而且也有船出租。

    艘小船,出租个月也就是百灵石,古臻毫不犹豫租下,带着蛮二直接出海前往其它的岛屿。

    这次太险了,初魂境想要战化魂境,还是不足的,最少武魂之上,这是最大的弱点,除非拥有可以击杀对方武魂的力量,或者可是击必杀。

    而古臻先前之所以可以与鬼修莫大相斗,那是因为鬼修,可没有武魂,只有进入化虚之后的鬼修,才能重修出武魂来。

    “村主死了,村主死了……”

    “怎么会这样……”

    …………

    小柱仙村护卫赶到先前的地方,而古臻早已经带着蛮二出海了,他们见到了小柱村主的尸体。

    章长老不由得倒抽了口冷气。

    “章长老现在怎么办,村主死了,此事我们如何向上头交代啊”

    先前死里逃生的护卫,看着章长老,脸色无比难看地说道。

    “照实说……”

    章长老低声地说道。

    …………

    古臻租下的小船并不是很大,当然他并不懂得驾船,只是在租船的时候,向船家询问学习了下。

    百诸岛之如同他这种菜岛租船的人,并不在少数,租期个月百灵石,押金三百,艘小船造价也就是三百灵石左右。

    无论如何,稳赚不赔。

    “老大……我们死了吗”

    蛮二睁开双眼,虚弱地看着古臻,抬头就是蓝天白云,这是天堂啊。

    “呵,你这家伙死不了”

    古臻笑了,看着蛮二醒过来,说明没事了,还好先前身上带着不少疗伤药,这下股脑子全给蛮二用上了。

    “哦,怪不得我好饿啊”

    蛮二说道。

    “给你,管够”

    古臻苦笑阵,丢出去个储物袋,这个储物袋也就是小柱村主的,那里面有多少灵石,古臻没有看,不过小柱村主仍是化魂,而且又是村之主,灵石能少么,就算大部分放在小柱仙村之,带在身上的,没有万也有千吧。

    “哇……好多灵石啊,这是老大的,这是我……”

    精神了,蛮二接近灵石,边啃着,边在那里分,他将那些自己不能吃的挑了出来,自己能吃的就留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