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7章 天才留名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这五百多人的名字,留名越往上,越表示他的生命气息,气运潜力越强大。

    然而这五百多人的名字,绝大部分只能留在天命石碑的底部,只有二三十人留在了半截左右的位置。

    到了这个时候,在场大多数人已经看出了些苗头。

    圣星河塔考验的是天才们的实力,还有道心灵魂力。

    而这天命石碑,则是将这里面发展潜力,还有气运。

    所以才会出现在圣星河塔时,些排名靠后的天才在天命石碑上留下了名字,相反些相对排名靠前的却无法在上面留名,

    也就是说即使你实力,道心,灵魂力都可以,但是你生命潜力,气运相对较差,也是被淘汰的料。

    而且留下名字的这五百多人,原来的排名已经打乱,些原来排名靠后的,反而相对留名靠前,相反些原来排名在前面的,留名却靠后了。

    现在到了前十的人开始留名了,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第十名,央大星空太神宗的凌策。

    跃而起,这两千余丈高的天命石碑,寻常时候对于这些万无的天才,就是瞬间就能跨越的事,然而此时却几乎像是无法逾越的顶天山岳。

    凌策在飞起超过了石碑高度多半的时候,指点出。

    两个清晰有力的大字,凌策,深深刻在了石碑上。

    下子将之前所有五百多人的名字全压了下去。

    “好!”太神宗的大乘长辈又惊又喜,第个喝彩起来。

    随后山呼海啸般的喝彩声响起。

    “看来太神宗,作为近万年来崛起的流宗门,培养出的天才也非同小可。”

    “能力压先前的五百多人,足以说明他未来的潜力。”

    很多修士议论纷纷。

    “当然,他才千三百多岁就已经是渡劫后期,而且生命气息和气运潜力都很是浓郁,未来不可限量。”

    “是啊,但是你们别忘了他虽然强,前面几位还没出手呢。”几乎所有人都对前十名的其他人抱有很大期待。

    果然,随着前十的天才依次开始留名,精彩纷呈。

    第九古阳泽,还有第聂冷月,第七三十六洞天左丘简,都是留在了天命石碑大约三分之二高度的样子,差别不大。

    但是从第六名,沃伦星域的桂扬开始,有了些变化。

    第六名,沃伦星域的桂扬,留下的名字居然排在了原来第五名洛月皇朝三皇子的上方。

    已经接近了天命石碑的顶端。

    “这个桂扬,来自沃伦星域,不显山不露水。”

    “没想到如此厉害,潜力和气运这么强么?”

    “居然超过了洛月皇朝三皇子,这天命石碑会不会出错啊。”

    很多修士难以置信的交头接耳。

    “不可能,天命石碑是央大星空的圣物怎么可能出错。”

    “这个桂扬也是千两百多岁,渡劫后期,有这个潜力很正常,只是气运如此强大让人吃惊啊。”

    在场不少修士都面露震惊。

    洛月皇朝三皇子脸上也不好看,他向是央大星空几大老牌耀眼天才之,备受世人瞩目。

    这次也是信心满满,力争第。

    这次论道大会两个环节却表现不尽如人意。

    勉强第五,第六的样子。

    这也说明了,现在是个天才辈出的时代。

    就在这时,猛然间片嘈杂的惊呼声响起。

    原来第四名的,妖域大星空万妖谷的孔嘉,居然将自己的名字,堪堪刻上了天命石碑的顶端部位,距离最顶端仅仅步之遥。

    此人的生命气息,和气运潜力这么强么?

    就当众人还没缓过神,又是个大状况出现

    “怎么回事,黄泉殿的厉索怎么掉到下面去了?”

    “掉到三十多名去了。”

    “这怎么可能。”好多人大呼小叫起来。

    鬼蜮大星空黄泉殿的厉索,凶名赫赫。

    刚刚圣星河塔上了第五十层,仅次于步炎和赵君宇,没想到天命石碑留字,直接到了三十多名去了。

    “我知道了!”名修士似有所悟,叫了起来。

    “厉索是鬼修,他严格意义上都不是完全的活人。”

    “几乎没有生命气息,虽然他气运也惊人,但是综合来看,自然会落后不少。”

    经过他解释,周围的人恍然大悟,接着越来越多的人反应过来。

    “对啊,那么万妖谷的孔嘉几乎到了顶部,就可以理解了。”

    “他本来是大妖之体,妖兽的生命原本就比人族长得多,生命气息自然浓厚不知多少倍。”

    “再加上他是远古天凤族,自然气运潜力无限了。”

    这样解释就说得通了。

    “什么远古天凤族,这个大妖不过是有那么丝稀薄天凤血脉的孔雀而已。”旁冷眼旁观的赵君宇,心冷笑。

    如此来,剩下还没留名的,就只剩下魔驼山少主步炎还有赵君宇了。

    “哈哈,看本少主的。”

    魔驼山少主步炎长笑声,跃而起。

    居然直接升上了天命石碑的顶端,与它平行。

    “呔!”

    步炎指点出,顿时两个斗大的犀利大字,重重刻在了天命石碑的最上方!

    上面已经没有任何位置!

    这下,顿时全场大哗!

    “这步炎如此受到天命石碑的眷顾,简直是有史以来第人啊。”

    “是啊,他是魔族,本身生命长度也不逊于妖族,生命气息浓郁,而且气运潜力超强。”

    “看来已经没有悬念了,步炎这环节肯定是第了。”

    “上方没有位置,北冥道宗的赵君宇最多和他平行了。”

    无数修士摇头叹息。

    “嗨,你以为平行那么容易。”

    “这个步炎的背景有多深厚,大家都知道吧。”

    “以他那恐怖的背景所形成的气运加持,才能将名字留在最顶端,赵君宇能比么?”

    在场几乎所有人都认为下面没有悬念了。

    “刚才算你走运。”

    “这次可不会那么运气了,本座才是第天才。”

    步炎朝着赵君宇传音道。

    “沙币。”

    赵君宇直接回了句,就在步炎皱眉揣摩这沙币是什么意思的时候。

    赵君宇已经踏空而起。

    他没有像别人那样鼓作气冲破天命石碑的压制升空。

    而是步步,脚下犹如有个阶梯般,步步生莲!

    步,两步!

    所有人看着他这样步步走上去,所有人的眼睛越瞪越大。

    直到看见他最后直接踏上了天命石碑的顶端。

    将整个天命石碑踏于足下!

    俯视众人。

    嘶……全场片死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