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8章 险胜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此时的聂冷月已经岌岌可危,虽然她天赋卓越,身怀多种至宝,但毕竟刚入大乘期,遭遇数个敌方大乘围攻,短短十数息已经支撑不住。

    幸亏危急小白不时施以援手,喷出道道紫色深海妖火,让魂族高手们分心无法使出全力。

    魂族大多为魂灵体,对深海妖火尤其忌惮。

    但是再打下去,聂冷月就要伤重甚至败亡无疑了。

    但是她听到赵君宇的呼声,毫不犹豫,没有丝毫的考虑。

    转身人剑合,向这大阵祭台冲去。

    “阻止她!”

    长须老者声大吼,单手点,个白色拂尘闪而出,爆射出成千上万道丝线,朝着聂冷月暴卷而出。

    “给我斩!”

    赵君宇法力陡然运转到极致,从丹田丹海到窍穴湖泊,再到地球本源之心所供应的法力能量全部下子被抽空。

    先天剑胚光芒大放,朝着拂尘斩去。

    咔嚓声轻响,那成千上万道丝线,被先天剑胚刹那间全部斩断!

    “这怎么可能?”

    长须老者大惊失色,他这拂尘不弱于仙器,却被这柄剑胚完全斩断。

    咻,股子凌厉的剑意刹那间进入他体内,经脉刺痛,长须老者急忙运功压制。

    而说时迟那时快,那边小龙本体拼命挡住几个大乘期的攻击,龙身鲜血凌厉,龙骨都被打断几根。

    就这几息的工夫,聂冷月已经冲进祭台的大阵里。

    她面色苍白,单手翻,枚裂魂珠出现在手,狠狠嵌入阵眼!

    然后飞退。

    这枚裂魂珠是之前赵君宇从魂使身上缴获而来,交于聂冷月使用。

    后者冰雪聪明,知道要破坏这种聚魂大阵,必须魂族使用魂宝才行!

    然而还没等她完全退出,催发裂魂珠。

    轰隆声,简直犹如十多颗核弹齐齐核爆。

    震天动地的强烈爆炸声响起,直接将大殿抹平。

    在激战的双方都被爆炸吞没。

    天空升起个巨大方圆千里的蘑菇云。

    那无数个被抽取过来的灵魂气流陡然消失,连带着那直冲上天的黑色气柱也陡然消失不见。

    整个天地间的混沌迷雾开始逐渐散开。

    天地规则开始重新恢复原样。

    所有被掳掠来的人族,魔族,妖族修士奴隶只觉得浑身轻。

    灵魂和法力的桎梏骤然消失。

    修为开始恢复。

    不由得个个狂喜狂叫。

    紧接着就是新仇旧恨下爆发。

    立刻对周边看守他们的异族修士大打出手。

    由于异族修士留在代谷星的人数不多,且低阶战力居多,这些奴隶恢复修为后立刻形成绝对优势,对他们展开无情的追杀和报复。

    魂殿被抹平,魂天城的内城屏障也消失了。

    奴隶们不久也攻入了内城,魂族的大乘期大多死在大爆炸,如此这里的魂族被消灭是迟早的事。

    然而我们的主角呢?

    代谷星某禁地内。

    赵君宇勉力将几滴生命树汁液滴入昏迷的小白嘴里,后者半边身子已经报废。

    虽然真龙族有自愈功能,但是这次伤势太严重,如果不是小白阶真龙之体而且龙皇后裔血脉,恐怕当时就要飞灰湮灭了。

    这次恐怕要静养两三年。

    而赵君宇本身,伤势也非常严重,好在服下极品疗伤灵丹,还有几滴生命之树汁液后,伤势在缓慢恢复。

    如果不是他超过散仙强度的肉身,怕也是根本早已像那几个大乘魂族样直接被炸死。

    “那种情况下,你为什么不顾自己要救我。”

    在旁直静静给赵君宇护法的聂冷月,突然幽幽问道。

    三人之,反而她伤势相对最轻了。

    在即将爆炸的刹那间,赵君宇将鬼王鼎抛出,挡在了聂冷月的前面。

    抵挡住了大部分的杀伤力。

    而自己则硬抗爆炸威力。

    “我知道的,你还是因为她。”

    聂冷月见赵君宇沉默不语,不由低下头,眼角划过丝晶莹和落寞。

    “冷月,我拼命救你,是因为你是我的战友。”

    “我不能看着你牺牲。”赵君宇说道。

    “就这么简单?”聂冷月抬起头,直盯着他。

    “就这么简单,换做其他人,我也是如此。”赵君宇有些不敢看她,转身向外望去。

    聂冷月还要追问时。

    赵君宇的面色突然凝重。

    “你们果然躲在这里。”

    “不杀了你们,老夫誓不罢休!”

    随着声凄厉的嚎叫声之后,片乌云掩杀过来。

    云端上赫然站着那名魂族长须老者。

    只见他半张脸几乎都没了,眼球突出,浑身血迹斑斑,死死盯着赵君宇三人恨不得活剥了三人。

    “早知道你这老家伙不会这么容易死。”

    赵君宇冷笑声。

    此人修为几乎相当于五阶散仙,下子不会被炸死也正常。

    “老不死的,你还能撑多久?”

    “天地规则已经恢复。”

    “位面排斥之力重来,以你的伤势还能再出手几次?”赵君宇哈哈大笑。

    “小子,别以为老夫看不出,你情况比老夫还要糟糕。”

    “纳命来!”长须老者声暴喝,股黑死之气暴卷而出。

    天空瞬间凝聚个巨大的拳印,狠狠朝赵君宇碾压而来。

    “要杀他,先过我这关!”

    聂冷月玉手点,柄细长的银色小剑缠绕着紫色火焰电射而出,和空巨大的拳印狠狠撞击在起。

    蓬地声闷响,她身影倒飞而出。

    大口吐血,而拳印则徐徐消散。

    她虽然伤势较轻,但是毕竟修为只是大乘初期,这老者只剩半条命的情况下还是能将她打成重伤。

    “给老子去死!”

    就是这短短两息的时间,赵君宇已经攒足了最后点法力爆发。

    先天剑胚爆发出千丈的惊天剑芒,狠狠向长须老者斩去。

    后者拳击出,巨大的黑色拳印厉啸而出,带起阵阵空间涟漪。

    拳剑相交轰地声巨响之后,长须老者连退三步。

    无数金色血液从他残缺的脸颊,身子里流出。

    “不!”长须老者惨叫声。

    位面排斥的反噬之力已经压得他只剩半条命的肉身再也无法承受。

    “小子,你以为你真的毁了魂殿?”

    “等着瞧吧,我魂族统各界伟业,谁也无法阻挡!”

    长须老者惨笑声之后。

    蓬地声闷响,他的身体爆裂开来,化作团血雾。

    “走!”

    赵君宇微皱眉,将聂冷月和小白扶起。

    身形闪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