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5章 抵达代谷星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这就是代谷星?”

    赵君宇和聂冷月出现在座黑色的祭台上,周边是片荒山,感受到此处天地法则,不由得面色变。

    天地似乎片混沌迷雾,似乎天与地的界限都不那么分明了。

    最关键的是,赵君宇感觉天地间有股强大的灵魂禁锢存在,连带着浑身的法力完全被禁锢,但是他运动法力只是轮转了几下,那强大的桎梏就消失了。

    毕竟赵君宇的灵魂力堪比真仙,法力堪比散仙,识海更有玄黄鼎存在,这灵魂禁锢对他不起任何威胁。

    “但是如果是寻常的人族修士,除了大乘期修士灵魂力特别强大的佼佼者以外,恐怕都要受到这灵魂桎梏。”

    赵君宇估量了下这天地法则灵魂桎梏的威力,心暗道。

    也就是说,就连般的大乘期强者都不能幸免,除非灵魂上特别强大的存在。

    当然还有种,就是体修,而且必须是上古体修。

    习练上古体修的人,般灵魂力和肉身都异常强大,即使法力无法流转,仅凭肉身强度也可以脱困。

    赵君宇突然明白了,当初圣皇宫为何要追杀通缉习练上古体修之人,包括魂族为何非要除掉华夏圣皇。

    原来如此。

    “代谷星怎么变成这样了。”

    养魂木,储达的元神结结巴巴说道。

    当年代谷星可是这片星域的第魔化星辰,魔气滔天,魔云肆虐。

    这才多少年,就变成这样了?

    “这灵魂桎梏刚刚形成,还不稳定。”

    “如果能找到这桎梏的枢,不难破之。”

    赵君宇抬头观察自语道。

    但转头,他看见聂冷月的脸色。

    却是脸甘之如饴,很享受的样子。

    “这地方的天地规则,好适合我。”

    “感觉在这里修炼,能事半功倍。”

    聂冷月见到赵君宇有些怪异地看她,不由有些尴尬。

    但是还是不自主地吸了口天地元气,轻笑说着。

    “忘了你是魂体了,产生了自主灵魂,可以算个货真价实的魂族了。”赵君宇笑道。

    这也是他带聂冷月来代谷星的原因。

    “储达,这传送阵怎么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赵君宇皱眉问道。

    “赵宗主莫怪,这里曾经是我血天魔宗处秘密祭坛。”

    “传送阵建在这祭坛里,不易被人发现。”储达的元神急忙说道。

    嗯,赵君宇点点头,也难怪他能在被追杀走投无路时,还能乘坐传送阵逃走,原来这地方直很隐秘,当时魂族和域外异族并没有发现。

    但是赵君宇刚这样想,马上就感觉不对。

    “什么人!”

    随着声叱喝,两道流光从远处电射而来。

    分别是队角蚩族修士,和队飞鸟族修士。

    领头的分别是个渡劫期领队。

    “我去灭了他们。”聂冷月低声说道。

    她刚刚晋升大乘期,想试身手。

    “且慢,先别动手!”赵君宇急忙传音,他已经看到了领头的两个领队的面色变化,他们看到聂冷月时大为惊异。

    “这位魂族大人,不知您为何出现在这里。”

    飞鸟族统领和角蚩族统领,急忙双双刹住遁光,远远站定。

    他们眼看出聂冷月是魂族而且气息极为强大,急忙恭敬地拱手道。

    奇怪,这些种族为何不受灵魂桎梏影响,赵君宇有些诧异,但是他马上收敛气息。

    “怎么,我去哪里,还需要向你们汇报?”聂冷月时不知如何回答,但是冰雪聪明的她,马上做出副傲慢不屑,还带着些怒意的态度说道。

    “是是,大人您随便去哪,我们几个本不该多问。”

    “只是自从大军出征之后,贵族的大人们直都在魂天城。”

    “实在没想到您会到这里来。”飞鸟族统领急忙说道。

    “我到这里来,自然是有自己的使命。”

    “你们就是专门看守这祭台的?”聂冷月轻描淡写的带而过。

    “是的,当年曾经有些余孽从这里逃脱。”

    “最近有些不太平,那些被圈养的奴隶,有些人蠢蠢欲动。”

    “我们也是把守在这附近,以防万。”

    “所以您和您的魂仆,还是要小心些为好。”

    角蚩族领队在旁说道。

    “我知道了,你们忙你们的去吧。”

    “我还有要事,先走步。”

    聂冷月淡淡说了句之后,带着赵君宇升空,朝远处天际飞去。

    等到他们的身影消失之后。

    “你有没有觉得这位魂族大人,那个有些……”角蚩族统领望着两人背影消失的地方,有些犹豫地说道。

    “觉得有些不对是吧。”飞鸟族统领说道。

    “最近不是下了命令,魂族不得私自出魂天城么。”

    “这倒也罢了,只是她的人族魂仆,显得有些另类点。”角蚩族统领说道。

    般被炼制成魂仆的,不管是人族还是魔族,妖族,要么目光空洞,要么就是对主人疯狂的忠诚几乎是跪舔的程度。

    但刚刚那人族魂仆有些不样。

    “你看,要不要将这情况上报。”

    “等段时间吧,魂天城里有要紧的事,这点小事去劳烦大人们,可不太好。”飞鸟族统领犹豫了下,决定暂时不上报,刚刚那名大人确定是魂族这就行了,大不了是私自出城干点私活,被发现了也不会有大的处罚。

    “刚才你为何不让我干掉他们。”

    已经飞出万里之外的聂冷月低声问赵君宇道。

    “刚刚那片附近,有不少异族修士在活动。”

    “如果动手,触动天地元气,有可能会被发觉。”

    “这样我们奇袭的目的也就达不到了。”

    赵君宇解释道。

    聂冷月的临场反应堪称绝佳,只是这大局观太差,不过这也是女人的通病。

    “他们把你认作我的奴仆,什么魂仆,也是有意思。”聂冷月捂嘴轻笑道。

    幸亏赵君宇知道有魂仆这说,否则他刚才被逼无奈就要动手了。

    “这个魂天城是什么地方。”赵君宇问养魂木,储达的元神。

    “这我也不知道啊。”

    “以前,哪里有什么魂天城。”

    储达元神也疑惑说道。

    “你原来血天魔宗的总部在哪里。”

    “就在此处东南方向,还有十多万里就到。”储达说道。

    十多万里,对于聂冷月和赵君宇来说,只是数十息的飞行工夫。

    “原来,这就是魂天城。”

    赵君宇望着远处,天空座巨城,喃喃自语,有些震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