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0章 谜团未解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良久,聂冷月才苦笑声,迷茫的眼神恢复清明。

    “原来,我真的只是具分身。”

    “没有灵魂的分身。”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是亲眼证实这切之后,她还是心苦涩。

    “你早就知道对不对。”

    聂冷月微笑着捋了捋长发,和尹冰月想比,她别有番风情。

    赵君宇默然不语。

    他其实早就推断出聂冷月是尹冰月的斩情分身。

    但是具体的细节他不知道,这次时光追溯之法,带来的信息量太大了。

    让他时无法消化。

    “那个在冰棺的女子,也就是我的本尊。”

    “她是你的爱人吗?”聂冷月问道。

    “是我的大老婆,也是至亲的亲人。”

    赵君宇低声说道。

    然后将他和尹冰月的过往,挑主要的和聂冷月讲了遍。

    应该说这并不是非要告诉她,但是赵君宇总觉得,有义务让聂冷月知道。

    他沉浸在和尹冰月的回忆,说个不停,而聂冷月也听得入神。

    “好想去你们的那个地球看看啊。”

    听到他和尹冰月在地球上发生的些趣事,聂冷月咯咯笑了阵突然说道。

    “好呀!”赵君宇顺口答应。

    但是马上,他就愣,尴尬了。

    这是以什么身份带回地球,去见父母还有亲朋?

    该怎么解释这个和尹冰月长得般无二的女子来历?

    聂冷月也是顺嘴这么提,马上也发觉不妥,转移话题。

    “那个宫装女子,是我们的上代老宫主”。

    “宗内有她的画像。”

    “但是对外都称她陨落了。”

    聂冷月说道。

    嗯,赵君宇皱眉点点头。

    这个宫装女子,修为应该在真仙之上,有可能是玄仙,也有可能是金仙。

    但是在仙界的忘情天宫,身份不是太高。

    如果身份很高,是不会亲自到凡俗界去的。

    仙界的忘情天宫,昔年实力非凡,在赵君宇身为仙帝的那个年代,忘情天宫的宫主可是实力与他不相伯仲。只是甚少露面。

    这个宫装女子作为下界的忘情天宫上代老宫主,应该是飞升到仙界的。

    那么问题来了,仙界破碎,仙路已断,她是怎么到的仙界。

    这是个谜。

    还有个问题,她游历到地球,因为地球的界障被破坏,她是有可能做到压制修为境界从而进入地球,但是不能轻易出手。

    所以当时尹冰月等人求她灭掉全部魔族时,此女其实是无法做到。

    只能出手震慑。

    而到了央大星空这里,仙路已断,而且界障完好,位面规则强烈,她是怎么降临然后将斩情分身也就是聂冷月,交给央大星空的忘情天宫这里的呢?

    赵君宇心在飞快的整理头绪。

    猛然间,他想到个可能。

    “央大星空这里的忘情天宫应该是还有散仙的存在。”

    “散仙也可以做到遨游虚空,勉强能穿梭位面。”

    “应该是散仙从那宫装女子手里接过了聂冷月,然后带回这里的忘情天宫的。”

    散仙是半个仙人,但是本质上还是属于修仙界的修士,所以界障还有位面法则之力对他虽然也排斥但还是能自由进出的。

    那么又个问题来了。

    他之前屠戮忘情天宫时,对方的散仙为何不出手?

    脑海各种头绪纷乱,让赵君宇陷入沉思。

    而对面的聂冷月也是眼神迷茫,脸色变幻,不知在想些什么。

    “你先好好休息,过几天我再来看你。”

    赵君宇时不知再说什么,低声吩咐了句。

    不敢迎上聂冷月的目光,退了出去。

    怎么处理聂冷月,是个头痛事。

    赵君宇回到自己的洞府,心暗道。

    “此女居然是魂体!”

    这是最让赵君宇吃惊的。

    炼制分身般是需要材料作为躯体,灵木,金属性,火属性,水属性的些宝物都可以。

    没想到那个黑袍魂族,居然用了具无主的魂体作为炼制斩情分身的材料。

    准备日后魂族大能寄生于内,但没想到这具魂体自身产生了意识。

    那岂不是,聂冷月算是魂族了?

    赵君宇自语道。

    “而且大老婆居然是先天道胎,而老子居然没看出来。”

    赵君宇自嘲的笑道。

    当然如果前世仙帝时,他自然能眼看出来。

    不过尹冰月的先天道胎直没有觉醒,俄赵君宇重生后修为低下,又没有宝物辅助探查,更压根没往这方面想。

    所以直没发现。

    “老子是九阳圣体,大老婆是先天道胎,这特么如果是凑巧那就是见了鬼。”

    “大神,是不是你故意安排的。”

    赵君宇沟通沉睡的玄黄鼎,后者已经沉睡好几年了。

    任凭赵君宇怎么沟通,都毫无反应。

    还有个关键的问题,那个宫装女子和黑袍魂族,到底是否知道赵君宇的真实身份,曾经的仙帝。

    如果是知道赵君宇的真实身份,那这切种种就太可怕了。

    他们同效力的“那位”到底是什么来头?

    这连串关键的谜团,让赵君宇心情很是沉重。

    不过随即他放下心思,眼前最重要的就是修建好星际传送阵,回东岚星。

    “赵师!”

    “好消息啊!”

    十几日后,赵君宇正在打坐修炼。

    季玉泉在洞府外大呼小叫起来。

    “传送阵最后两成材料凑齐了!”见到赵君宇出来,季玉泉急忙说道。

    哦?这么快?赵君宇愣,这还不到个月啊。

    “赵师的号召力真不是盖的。”

    “您的悬赏令发出去,央大星空响应者众多啊。”

    “这不,就在刚刚最后种材料才送来,总算是凑齐了。”季玉泉笑道。

    “那很好,按我之前说的,每种材料的悬赏额分发下去吧。”赵君宇说道。

    “这个,赵师,送来材料的几位道友,并不要悬赏,而是希望能和赵师交流道法。”

    季玉泉面色古怪,很显然这些人只是想攀交情而已。

    “哦。”赵君宇也有些头大,但是这基本的应酬也是要的。

    好不容易送走了这些修士,白得了两成最珍稀的阵法材料。

    赵君宇领衔季玉泉等人,开始紧锣密鼓的完成星际传送阵的主体内核部分。

    ……

    满目苍夷的忘情天宫。

    距离那次几乎被灭宗的劫难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天,幸存的弟子正在着手恢复宗门建筑。

    云端所秘密洞府内。

    “太上长老!”

    随着声悲戚的呼喊,忘情天宫的大长老,那名银发老妇。

    朝着个突然出现的布衣年女子,遥遥拜倒。

    “起来吧,怎么搞成这个样子。”

    年女子平淡地说道。

    她身上的气息波澜不惊,几近于凡人。

    然而这年女子却是货真价实的散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