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6章 错位的情感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这战,忘情天宫死伤数万弟子,副宫主身死道消,宫主肉身毁灭,元神不知踪迹是生是死。

    而仅剩的顶尖高层,大长老也身负重伤,修为掉落是肯定的。

    整个宗门几乎被荡平。

    因为战斗被波及而损毁的建筑,宝物资源不计其数,而且很多都是上古遗传下来的宗门宝贵的财富。

    再打下去,忘情天宫就要被灭宗了。

    大长老悲凉地看着满目苍夷的门派,低头认栽。

    “大长老!”

    “我们还能战!”

    远处散落幸存的几个忘情天宫渡劫期的弟子,咬牙悲愤的叫着。

    这些渡劫期弟子几乎每人都有参加论道大会的资格,然而在刚才的激战没有人能挡住赵君宇的哪怕道剑气或者拳劲。

    就连自动攻击的斩天魔刀,他们也阻拦不住。

    “勿需多言,赵宗主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大长老叹道。

    他本来就不是很赞成这样残酷处置聂冷月。

    但是宫主和副宫主态度很坚决,所以他也只能默认。

    没想到这决定,却引来了大敌。

    对于下面这些弟子来说,几乎是边倒的屠杀,为了留下忘情天宫的仅存的火种,他不得不服软。

    大长老鼓动剩下不多的法力,不断掐诀,嘴里念念有词。

    随着他法诀施展,轰隆隆,心广场上聂冷月的脚下,黑白卦图停止旋转渐渐淡化,而那根玉柱也缓缓开始下沉,最终两者都完全隐没,地面恢复成青石地面的模样。

    聂冷月这才算是完全恢复了自由,软到在地。

    赵君宇大手拂,股无形的力道将聂冷月卷入怀里。

    随后闪消失。

    “倘若事后再敢为难我这位朋友,我必尽杀之尔等。”

    片惨烈的天地,回荡着赵君宇冰冷的声音,让所有幸存的忘情天宫弟子不寒而栗。

    ……

    “你醒了?”

    赵君宇轻咳声。

    他知道,聂冷月直是醒着的。

    在心广场时,他把她搂入怀带走时,碰到那温香软玉的身体,就感觉对方瞬间绷直,到现在离开忘情天宫山门已经数百万里了,对方直是伏在他怀里,身体直是僵着的。

    赵君宇将绷绷紧的手臂松了松,半伏在他怀里的聂冷月缓缓立起身。

    两人都不敢直视对方,时间,飞舟内气氛无比尴尬。

    五大尊者赠送给他的是艘薄如蝉翼的单人飞舟灵宝,速度没的说。

    但是空间极为狭小,塞下两人是极为勉强的。

    虽然聂冷月抬起身子但是几乎和没抬样,两人还是几乎是依偎紧贴在起。

    这让气氛更加尴尬和暧昧。

    “谢谢你能来。”

    聂冷月鼓起勇气,水汪汪的大眼睛直视赵君宇,声若蚊蚋,但是谁都能听出语气的感激和娇羞。

    然而此刻赵君宇的内心是混乱的。

    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个,和大老婆尹冰月长相模样,然而性格却迥异的人。

    甚至,不能称为人,而是具分身。

    但是面对聂冷月,他心底里总是不断涌出阵阵柔情,因为她毕竟是带着尹冰月的印记,是从尹冰月的身上剥离出来的。

    “老子竟然对具分身产生感情。”

    赵君宇心泛起怪异的感觉。

    然而聂冷月极其敏锐的感觉出了赵君宇的犹豫和疏离。

    美眸划过丝不为觉察的黯然,身子尽可能地朝后面挪了挪,拉开点距离。

    “我已经没事了。”

    聂冷月恢复了寻常的冷漠神色。

    赵君宇见状心微微叹,把话题岔开。

    “他们为何突然如此对你。”

    赵君宇觉得整件事哪里有些不对。

    “本来,忘情天宫就不适和我。”

    “只是,我从来没有选择。”

    聂冷月苦笑道。

    赵君宇默然不语,忘情天宫的功法最终就是斩断切情缘,磨砺自身强大自身突破桎梏。

    杀父证道,杀母证道,杀夫证道甚至杀子证道都是很正常的事。

    忘情天宫的弟子只能是孤家寡人。

    当然修士到了最后都是孤家寡人,但是忘情天宫的做法比较残酷。

    而聂冷月本身是极为抵触这种修炼之道的。

    般来说,修士的天资是后天无法再进阶的,但是忘情天宫是个例外。

    很多有天赋的弟子进入宗门之前就要斩杀自己的至亲,斩断情缘,获得天赋上的提升。

    即使你无父无母,到了定的修为,也会被宗门遣出去到其他任何界,比如安排到世俗界换了身份成家生子。

    或者是和修仙界的天才,强者结为道侣,共度数百年甚至上千年神仙眷侣般的生活。

    但最后还是斩情,回归宗门。

    怎么斩情,大家或许都已猜到了。

    无论你是否真正动情,入情,这都是必经的关。

    动情最深入情最深,斩情后天赋飞涨的也就越快,当然修为也是突破最快。

    但是这只是入世的那个另外个身份的你可以动情,而内心真正的那个真我,是不能动情的。

    聂冷月就是内心真我,已经开始对赵君宇动情,被宫主发觉。

    当然她对赵君宇动情,是因为潜意识有尹冰月的记忆。

    “我本来就不应该有任何情感,是不配拥有情感,无论亲情,友情,还是爱情。”

    “旦动情,就是杀无赦。”

    聂冷月脸上露出深深的苦涩。

    “即使这样,也不至于要将你炼成傀儡。”

    赵君宇皱起眉头。

    “或许是还因为我企图盗取宗门秘藏吧。”聂冷月说道。

    “什么秘藏?”赵君宇问道。

    聂冷月犹豫了下,这等宗门极为隐秘的事换做之前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对外透露的,但是她已经不是忘情天宫的人了,面前这个人是她唯可以信赖之人。

    于是聂冷月整理了下逻辑,开始娓娓道来。

    什么?听着听着,赵君宇的眉头越皱越紧,随后陷入沉思。

    ……

    这路上,两人几乎是耳鬓厮磨,在这狭小的单人飞舟灵宝上度过了三天有余。

    到了第四天下午,终于抵达了北冥山脉附近。

    赵君宇收起飞舟。

    “你先休息几天,恢复下伤势和法力。”

    “然后我再施法,追溯你的过往。”

    赵君宇说道。

    “不用了,我现在就可以接受施法。”聂冷月有些急切的说道。

    “听话,你现在的身体情况还无法承受我的施法。”

    赵君宇不自觉地柔声说道,眼前似乎又变成了有些任性的大老婆。

    嗯……聂冷月乖巧地点点头。

    随后两人猛然醒悟过来,默契地保持距离,前后飞往北冥道宗的山门。

    看着前方飞行的青衫身影。

    聂冷月的眼闪过丝甜蜜,随后被更多的凄凉所取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