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3章 心目中的那个他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整个心广场回荡着宫主冰冷的声音。

    “冷月不知何罪之有。”

    聂冷月抬起头,不屈地目光直视宫主。

    “身为忘情天宫的圣女,居然对男子动了真情,出卖宗门利益。”

    “而且胆大包天,妄图盗取宫秘藏。”

    “这是犯下了滔天大罪!”

    宫主冷笑声,声音远远荡开。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宫主,冷月自身什么情况你心很清楚。”

    “根本没有动情的可能性。”

    聂冷月的笑容带着丝苦涩,她根本不是个活生生的人,七情六欲残缺,没资格拥有爱情。

    “出卖宗门利益更是无生有,我只是想弄清自己的身世,这也有错吗?”

    聂冷月据理力争。

    “说这么多没用,总之你不服从宗门指令,并企图弄明白自己的来历,只要这也想了,就是大逆不道!”

    “就是罪不可赦!”

    宫主虽然长得极美,但是薄唇细眉下的丹凤眼毫无感情,冰冷的语气让人不寒而栗。

    “本宫宣布,对你实行斩识炼傀之刑!”

    她的话音落,心广场上绝大多数弟子都不由自主地身形颤。

    斩识炼傀,顾名思义就是抹去自主意识,炼成傀儡。

    这之后,真正的聂冷月等于不复存在。

    成为个没有意识,任人摆布的傀儡。

    “这样来,你永远也不会背叛宗门,永远都是我们的好弟子。”

    宫主的嘴角露出丝残忍的笑意。

    陵容更是兴高采烈,几乎要狂笑出声。

    “宫主,这样是否太重了些?”

    “毕竟她只是个分身而已,不会真正对男人动情犯我宗大忌的。”

    小楼旁坐着的满头银发的老妇,犹豫了下忍不住开口低声道。

    “大长老,此言差矣。”

    “她虽然不过是具斩情分身,但是这二十多年来变化惊人,有点渐渐脱离我们的掌控了。”

    宫主沉声说道。

    “是啊,真的难以想象,个分身不仅产生了独立意识,而且越来越像个完整的生灵存在。”

    “学会了独立思考,具备了些人的情感。”

    “再这样下去甚至有产生独立元神,脱离本尊控制的可能。”

    旁的副宫主也是附和道。

    “确实如此,更重要的是,她已经对我宗的道义产生了怀疑,且越来越有反叛的趋势。”

    “当年老宫主将她送来,也是因为觉得这具分身修炼天赋超强,可以善加利用。”

    “而且老宫主也再交代,如果这具分身有朝日有脱离我们掌控的危险时,可以当机立断便宜行事,了绝后患,不必禀报与她。”

    宫主冷冷地说道。

    老宫主告诉她说,这具分身的本尊正处在沉睡状态,如果这个分身完全产生三魂六魄独立意识,很有可能反客为主。

    这样的后果不堪设想,她也没法向老宫主交代。

    “这……好吧。”

    大长老抬头看了眼低垂下头的聂冷月,眼睛里隐约划过丝不忍。

    她是直欣赏聂冷月的天资还有努力。

    只不过从今天起,这样的奇女子就要变成具行尸走肉的傀儡了。

    “时辰到了,刑罚开始!”

    宫主美艳的玉容上显示出了丝残忍,声令下之后。

    以玉柱为心,聂冷月的脚下青石地面突然下陷悬空,随后从地下浮现出个黑白卦图案,不断开始旋转,且越来越快。

    渐渐地,无数条细细的黑色锁链从地底升起,缠绕在聂冷月的身上。

    小楼上的宫主,长袖拂,葱白的指尖开始急掐,法诀运转。

    随着宫主不断急念口诀,急掐法诀。

    其两条黑色锁链的尖端陡然升起,幻化成两条面目狰狞的黑蛇。

    只要宫主法诀旦运转完毕,这两条黑蛇就会瞬间刺入聂冷月的太阳穴,将她的意识吞噬,灵台绞碎。

    “你以为会有人来救你?”

    “就凭古家,古阳泽?”

    “借他千个胆也不敢来,他也没这本事。”

    “还有谁,还有哪个野男人被你这张脸迷惑?”

    “是那个姓赵的小子么?”

    陵容在旁满脸快意,尖声嗤笑。

    她并不知道聂冷月是分身的事实,她只是对聂冷月充满了嫉恨,女人旦嫉妒心到了极致是非常可怕的。

    “他不会来了吧。”

    “是呀,我跟他非亲非故,人家凭什么帮我。”

    最后时刻,聂冷月抬起臻首,迷茫的望向远方。

    下世,我只求能成为个真正的活生生的人,有个所爱的人,共度生。

    耳边充斥着黑蛇嘶嘶地吐着信子的声音,已经近在咫尺,她的美目流下滴泪水,缓缓闭上。

    来吧……

    然而……秒两秒三秒过去了,什么也没发生。

    耳边黑蛇嘶嘶的吐着信子声也都消失了。

    嗯?聂冷月缓缓睁开眼睛。

    离她两边太阳穴只有几寸的两条黑蛇就像是被施了定身咒般,僵在那里,动不动。

    “怎么回事?”

    心广场上成千上万的忘情天宫弟子面面相觑,不明所以。

    “宫主,怎么了?”

    小楼上,副宫主和大长老看着同样脸茫然的宫主问道。

    施法途出了差错?以宫主的修为,不至于吧?

    后者皱眉再次飞快掐诀,但是那两条锁链黑蛇还是动不动,犹如冻住了般。

    “不对!”

    “有人在从作梗!”

    下刻宫主醒悟过来,身形闪,飘出小楼。

    “是哪位道友,造访忘情天宫,何不现身见?”

    宫主面色冷峻,全神戒备。

    副宫主和大长老大惊之下,也齐齐跃出。

    忘情天宫已经数万年,没有外人能不经允许闯进来了,即使那几个老怪物也不行,是谁?

    广场上,成千上万的弟子齐齐朝远处天际望去,片鸦雀无声。

    远处,个高大挺拔的青衫身影,迎着旭日霞光,踏空而来。

    “是他么……”

    聂冷月全身法力被禁锢后已经疲惫到极致,美目模糊看到霞光那个熟悉的身影,如遭电击。

    她非常想揉揉自己的眼睛,奈何动不了手。

    “是你!”

    宫主看清楚来人,向冰冷淡漠的她也是终于大惊失色,随即发出声厉喝。

    “赵君宇?你怎么进来的!”

    “是他,真的是他!”听到这个名字,聂冷月感觉全身松,似乎全部力气被抽光,珠泪点点而下。

    我心目的那个他,那个盖世英雄,有天,他会身披霞光,踏着七彩祥云,向我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