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2章 聂冷月受难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赵师祖,古家的古阳泽和古盼儿,已经在宗内等候了十余天了。”

    见到赵君宇出关,齐承志急忙迎上来说。

    哦?赵君宇愣,急忙让人将两人带到偏殿。

    “赵君宇,你根本不想去救聂姐姐。”

    “你之前是骗人的对不对!”

    进门,古盼儿就愤怒的嚷嚷道。

    她心系聂冷月安危,虽然直非常惧怕赵君宇,但此刻情急之下也顾不上了。

    “盼儿,禁声!”古阳泽吓了跳,急忙捂住古盼儿的嘴。

    面前可是见谁灭谁的存在,对他不敬等于找死。

    “怎么了?”赵君宇无视古盼儿的态度,皱眉道。

    “从内部人得到的消息,忘情天宫不日将对聂冷月重重施以刑罚。”

    “具体什么刑罚,还不得而知。”

    “但是据说很可能是要抹去聂冷月的独立意识……”

    古阳泽急急说着。

    什么?赵君宇面色冷厉下来。

    长身而起。

    化作道流光瞬间消失。

    从北冥道宗到忘情天宫。

    虽然同在圣星陆,但距离遥远。

    即使利用星空战舰也要走上十多天,好在前几日五大尊者来访时,赠送了艘速度极快的飞舟灵宝。

    适合短距离快速飞行,这样速度下子就缩短在三天之内就能抵达忘情天宫山门。

    “齐承志,我去办件私事。”

    “你继续着手准备我之前交代你的任务。”

    在路上,赵君宇边抓紧时间继续修炼,边给齐承志传讯道。

    “赵师祖,您是去忘情天宫吗?”

    “我要不要带人来支援?”

    传讯玉符里传来齐承志担心的声音。

    “这趟是去个人办私事,不关宗门的事。”

    “我不会有事的,你只要按我的吩咐将交代的事完成即可。”

    赵君宇有些不耐烦地传音道。

    他又叮嘱了齐承志些工作之后,这才结束传音。

    从忘情天宫回返之时就要开始回东岚星了,此时此刻马虎不得。

    ……

    忘情天宫的山门,隐藏在天际云端里,缥缈不定。

    在他山门之外数千里的地方,就布有多处幻阵。

    这幻阵的威力巨大,是天地大劫之前就传下的。

    由于现在修仙界阵道没落,所以能破解这些幻阵的修士几乎没有。

    所以万千多年来,除非有人带路,否则外人很难进得了忘情天宫的山门。

    片云海,美轮美奂的亭台楼榭绵延不绝。

    整个宗门,副超然世外的仙家门派的样子。

    但是只有极少数人知道,这副仙风道骨模样的背后隐藏着多少罪恶。

    忘情天宫正心的山门广场上,根雕龙刻凤的透明玉柱上,锁着个瘦弱的倩影。

    正是聂冷月。

    此刻的她,那白色面纱已然不见。

    绝美清丽的面容上,满是憔悴,但更有丝决绝和倔强。

    “啪!”记重重的耳光,狠狠扇在她的脸颊上。

    由于聂冷月的功法被禁锢,虽然这记耳光没有用上真元,但是还是在聂冷月的玉容上留下了五道鲜红的指印,并肿了起来。

    “哈哈,聂冷月,你不是美么?你不是傲么?”

    “怎么,今天你往日的傲气哪里去了?”

    动手打聂冷月的也是名忘情天宫的女修,长相狐媚妖艳,下巴尖得跟锥子没俩样,但双吊眉让人整体看上去有些不协调。

    只见她满含着嫉妒地看着聂冷月,随后快意的尖笑起来。

    聂冷月淡漠地看了她眼,嘴角露出满满的嘲讽,随后低下头去。

    “你这个贱人,你还以为你是昔日的圣女吗?”

    “我让你装!让你傲!”

    狐媚刻薄女修被聂冷月的眼神激得暴跳如雷,揪起聂冷月头发就要反手再扇她耳光。

    在心广场周围,站着成千上万的白衣女修,忘情天宫原则上没有男弟子。

    这些女弟子对于面前发生的切,大多数都视若无睹,面无表情。

    只有极少数人面露不忍之色,低下头。

    “陵容,住手。”

    “别打坏了这副皮囊,炼成傀儡不好看。”

    此时,心广场上的处豪华小楼里传出副宫主淡漠的声音。

    那个叫做陵容的狐媚女修听到这声音,马上变了副讨好的恭敬脸色。

    “是!副宫主!”

    她躬身朝小楼里说道。

    “左右时辰还没到,再玩玩。”

    “你以为,我不能动你就自在了?”

    “我就喜欢看你痛苦的样子!”

    陵容低声说道。

    随后身形闪,从心广场边缘,单手提了个身着绿裙的少女过来。

    “小秋!”

    聂冷月瞄到这个气息萎靡的少女,终于抬起头叫了声。

    被陵容如同抓小鸡般提过来的正是聂冷月的贴身侍女小秋。

    “小姐。”

    小秋嘴里不断涌出鲜血,显然是被重重拷打过,气息奄奄。

    “你放开她!这切和她无关!”聂冷月拼起气力大叫道。

    “你这贱人本事不小啊,连宫里派来监视你的侍女都成了你的人。”

    “居然还给外面通风报信,不料被我发觉了,我可是盯她好久了。”

    陵容得意地笑道。

    “切都是我的指使,和小秋无关,你放开她!”聂冷月叫道。

    “哈哈!”陵容将手放在小秋的天灵盖上。

    “小姐,我不后悔……”小秋的脸上露出解脱的表情。

    她生孤苦,被人使唤,只有短短相识几年的聂冷月对她是真心,所以她不后悔。

    不!随着聂冷月绝望的尖叫,蓬!小秋整个身体化作团血雾。

    见此惨状,聂冷月呆了半晌之后,终于忍不住失声痛哭起来。

    “哈哈哈……”而此时,陵容发出快意的尖笑声。

    只要见到聂冷月痛苦,她就抑制不住的兴奋和快感。

    原本直以来她是忘情天宫的大弟子,圣女的不二人选,但自从聂冷月空降之后,不仅圣女继承人位置被抢去,而且风光也不再,日子长让心胸狭窄的陵容直对聂冷月恨之入骨。

    好在现在,聂冷月大祸临头了。

    陵容还待继续折磨聂冷月时。

    “够了,陵容你退下,时辰快到了。”

    个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淡漠声音从空响起之后。

    名身着鎏金白袍,风姿卓越,长相极美满头珠翠,然而脸上却冰冷丝毫没有丁点感情的年美貌妇人出现在空。

    与她并肩而立的是名满头银发,面目棱角分明,颇有男人英武气质的老妇人。

    “恭迎宫主,大长老。”

    见这两人,除了小楼的副宫主之外,所有忘情天宫的弟子都立刻盈盈下拜。

    “都起来吧。”

    宫主也就是那年美貌妇人淡漠地说了下。

    然后径自来到小楼上高台正坐下,副宫主和大长老分坐在她左右。

    宫主坐定之后,不带丝毫感情的目光迎上,被锁在玉柱上低垂着头的聂冷月,皱了皱眉。

    “聂冷月,你知罪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