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1章 进阶大乘期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随着桂扬的和盘托出。

    赵君宇知道了他和三皇子其实早就相识。

    而且两人都是身负使命,找出预言的破局之人,并追随左右。

    而所谓破局之人就预言在这届的论道大会出现。

    所以赵君宇夺得第后,两人就决定最后确认下。

    就是葬剑山。

    “所谓的预言者,是何人?”

    “是坤云子吗?”赵君宇问道。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我感觉他应该不是预言者本人。”

    “我的师门从天地大劫时,就代代相传等待破局之人出现。”

    “并追随左右。”桂扬解释道。

    赵君宇将很多线索整理了下,渐渐有了些头绪。

    其实他之前就有疑问,当年十万剑仙,包括三名剑尊,名剑帝战死之后。

    是谁埋葬了他们?

    谁建立了这座剑之墓园,还有配置了甚至散仙也无法战胜的守墓人。

    而守墓人又是具干尸,没有法力没有独立意识,完美避免了位面排斥之力。

    很显然,安排这切的人肯定来头不小。

    至少也是仙界高手,甚至来自更高的位面。

    很有可能就是这个预言者本人。

    “云道兄也是跟我样的使命,就是找出破局之人并追随左右。”桂扬说道。

    这个显而易见了。

    “你和三皇子,都是早已知道这乱星海的机缘了吧。”赵君宇淡淡笑道。

    桂扬脸上出现丝尴尬。

    “赵兄,实不相瞒,我是从小就知道葬剑山,剑冢,还有祖师墓地的记载。”

    “但也是条件成熟后才第次来的。”

    嗯,赵君宇点点头,之前的铁索桥,白衣剑士傀儡,阴尸鬼物,他还度担心桂扬不容易通过,结果也是没费什么力气通过了。

    而且桂扬也并没有和普通剑仙的意识投影作战,而是直接来到了这剑帝宫殿。

    很显然,他是事先知道这里的切的,但也是达到渡劫后期战力达到大乘期才第次来到这里

    “你对你的祖师有多少了解。”赵君宇望了望那剑宫的大门说道。

    “了解的不多。”

    “他么,可以没有命,但不能没有酒。”赵君宇笑着说道。

    酒剑仙这家伙死了后,就连墓地剑宫外形都像个酒葫芦。

    桂扬有些尴尬,祖师是嗜酒如命,他这脉也都是走的酒与剑的道。

    只不过桂扬是平时不喝酒,只有练剑和出剑对敌时才喝。

    但马上桂扬反应过来,赵君宇的这口气明显就像是熟悉祖师的老友样。

    虽然根据他的道可以推测出祖师是好酒之人,但这口气……

    “哈哈当年,为了酿壶仙酿偷人家仙子的千月槐香,结果被人追得上天入地屁滚尿流。”赵君宇脸上泛起丝微笑,陷入回忆。

    桂扬的心掀起惊涛骇浪,以他对赵君宇的了解,后者明显不是随口胡诌的样子。

    难道他是祖师的熟人?不可能!祖师早在几万年前就飞升了啊。

    或者也是哪里听说了祖师的事迹,可是这也不太可能啊。

    桂扬时间脑海片混乱。

    俱往矣,物是人非……赵君宇也反应过来,收住了口,内心有些黯然。

    “你此番而来,为了仙级庚金是假,目的是你祖师的剑冢是吧。”赵君宇转移话题。

    “回赵兄,确实如此。”

    “我的机缘,就是在祖师的剑冢里。”桂扬低下头。

    “如果我所料不差,三皇子此番而来,也是别有目的,本着自己早已知道的机缘。”

    “就在山阳星陆。”赵君宇微笑道。

    “赵兄,你果然料事如神。”桂扬干笑声。

    废话,这还用问么,赵君宇翻了翻白眼,你们俩摆了老子道。

    实则你们两人都有自己确定的目的和机缘。

    在山阳星陆里,必定也有三皇子早已事先就了解的秘密之地,否则那么多大乘期都没找到他这不奇怪么?此刻他还不知道躲在山阳星陆某个地方,准备突破大乘期呢。

    此时,对面剑帝的剑冢,散发出阵阵柔和的光芒。

    和桂扬手的块剑形玉符遥相呼应。

    “赵兄……我……”桂扬犹豫了下,开启祖师剑冢的时间已到。

    “进去吧。”

    “我们三人看谁先突破大乘期。”赵君宇笑道。

    ……

    距离桂扬进入他祖师,也就是酒剑仙的剑冢里已经过去了五天,没有什么动静。

    而这五天,赵君宇不断在剑之墓园里飞纵练剑,是吸纳炼化剑意。

    边也是将小五行星象剑法的绝大部分剑式完全巩固。

    “吸纳炼化的剑意已经足够多了。”

    “丹田丹海到了临界点。”

    赵君宇深呼口气。

    终于又到了突破大乘期的时候了。

    修士旦到了大乘期,那就算是摸到了丝仙缘。

    每个人到突破大乘期的时候,都会激动不已。

    毕竟到了大乘期,不仅寿元大大延长,更重要的是有了飞升的可能。

    然而赵君宇此刻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有些想笑。

    “老子前世突破大乘期时,就是在处秘境里,外面强敌环伺。”

    “不料重生回来第二次突破时,还是这个局面。”

    他边感叹造化弄人,边轻车熟路的开始布置结界还有必要的资源和阵法。

    在剑冢群里,他不担心有外敌打扰。

    可以放心突破。

    就是随身携带的资源有些少,只有十万极品灵石。

    要知道寻常修士突破大乘期,没个二三百万极品灵石根本别想。

    还要有各种资源辅助。

    不过这里的剑意可以被他不断炼化为能量,更关键的还有论道大会奖励的两颗紫圣丹相助。

    所以按赵君宇的估计,没有什么问题。

    再不济,最后自己息壤里养了多日的那些相当于几万年灵草灵药也可以作为最后的储备资源。

    赵君宇在结界布下了十几个辅助阵法后。

    开始闭关冲击大乘期。

    股股精纯的剑意所化的能量在全身流转,不断冲刷着他的肉身经脉。

    不知多少时间过去了,赵君宇闭目而坐的肉身上,渐渐散发出股和天地融为体的浩荡气息。

    他整个人从肉身到神海,再次开始发生蜕变。

    而此刻结界的上空,剑之墓园之内。

    道闷雷般的声响响起,居然在这剑冢群的上空积聚起了浩荡的云海。

    且越来越浓重,随着道金光从赵君宇的闭关处,直冲上天,浩荡的云海四散而开,如潮水般般的灿烂光霞从四面方奔涌而来,并在结界上空组成了五光十色的光海。

    随后将赵君宇的身形彻底淹没包裹了起来。

    光海内不断有强大的能量波动聚集,消散,再聚集,周而复始。

    足足二十天后,哗啦声。

    这次是五道不同颜色的光柱直冲上天。

    轰隆隆雷鸣声不断。

    不多时,天地归于平静。

    结界散去,名青衫青年含笑而出。

    身上浩荡的气息似乎力压天地。

    大乘初期,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