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0章 被摆了一道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唰……赵君宇边飞纵,边发出道剑气。

    道凌厉的金刃疾射而出,没入远方虚空之。

    这是几乎压缩了全部法力,只凭指剑之力迸发出的剑气。

    但却犹如实质,将空间撕裂道长长的缝隙。

    “练成了金属性道体之后。”

    “小五行星象剑法的金行篇可以快速练成。”

    “然后两仪篇的剑式可以补全。”

    “五行合练也能进行了。”

    赵君宇心情极好。

    他现在的计划是,继续寻找其他可能存在的剑尊墓地,小五行星象剑法的金行篇。

    还有两仪篇的,金行和其他属行的合成剑式。

    至于最后的五行合练招式,比较复杂需要日积月累的积累和习练,恐怕时半会不太可能练成。

    但即使将五行的每行单篇剑式都练成,尤其是将两仪星象篇也都练成之后。

    也足以惊世骇俗。

    要知道小五行星象剑法博大精深,不是普通的仙级剑法,如果能练成大半。

    已经是剑仙能越级挑战的存在。

    寻常剑修的战力就超过同阶修士,很多都能越级挑战。

    而小五行星象剑法又是能让人在剑修越级挑战的存在,可以想象这两厢叠加,真正的战力会有多恐怖。

    所以赵君宇必须尽快全部练成金行篇的剑式补全,还有两仪篇的组合剑式。

    这样的话,即使对上战力强大的大乘后期剑修,也能战而胜之。

    当然还有个重要原因。

    就是与此同时,他还能尽可能的吸纳剑意并炼化成法力能量。

    为突破大乘期做最后的准备。

    每座剑冢之间相隔距离不等,少则几里,多则数十里,可以说占地极为广阔。

    但是基本上都密集分部在外围地区。

    越往心地带,剑冢就越少。

    而刚刚两座剑尊的剑冢之间相隔,差不多居然有十几万里。

    如果要找到第三个剑尊之墓,可不是那么容易。

    等到赵君宇找到第三座剑尊之墓时,已是第四天。

    同样的他也是循着剑意飞纵出了十几万里的距离才碰到。

    这个剑尊的意识投影是个眉目英气但是实际长相美丽的年妇人。

    身紫衣。

    手持柄秋水如虹的长剑,战力比前两个剑尊还要强。

    赵君宇足足和她对练了七天,才把小五行星象剑法的金行篇,还有两仪篇的全部剑式补全。

    至此,小五行星象剑法的所有剑式,除了五行合练的那五大杀招以外,已经全部练成。

    剩下的就是巩固,还有将每剑式练到圆满境界,不过这对赵君宇不是问题,只是需要定时间的积累。

    另外,这段时间下来他本身吸纳的剑意已经足够多了,可以尝试全部炼化并冲击大乘期了。

    “不知道桂扬身在何处。”

    赵君宇有些疑惑,自从二十多天前,桂扬也进入剑冢之后,就点消息也没有。

    而且也没感觉到哪里有剑光波动。

    在桂扬进入剑冢之初,他已经提醒过桂扬,这里埋葬的都是剑仙之墓,跟他们残留的意识投影对练,是绝好的提高剑道造诣和剑术的机会,为何没感觉到动静?

    他取出传讯玉符,尝试联系桂扬,然而却没有回音。

    赵君宇若有所思,收起玉符继续朝深处飞遁。

    但是随即他路上发觉剑冢又多了起来,且基本都是普通剑仙的墓地。

    十天后,赵君宇穿过这些剑冢之后又飞纵了近百万里,再也没有发现第四座剑尊剑冢。

    直到前方没有路后。

    他这才意识到,之前发现的三座剑尊的剑冢,应该就是这剑之墓园的心部分。

    赵君宇停下皱眉思索时。

    “赵兄,请过来叙。”

    传讯玉符传来桂扬的声音。

    赵君宇随即按照他报出的坐标,电射而去。

    几天后,他在座小心宫殿般的剑冢前面停了下来。

    这座剑冢,造型气派似乎就像是个帝王之墓。

    但是奇怪的是,却没有丝毫剑意散发出来,就像是个普通的坟墓样。

    然而赵君宇还没接近,就感觉浑身汗毛倒竖,寒意大冒。

    “这难道是剑帝之墓?”

    赵君宇心大骇。

    死后近两万年,还有这样内敛锋芒的气息,不是剑帝还能有谁?

    但是随即,他似乎感觉到这股气息哪里有些熟悉。

    “赵兄,请恕罪!”

    随着句低沉话语,从旁闪出个人影,正是桂扬。

    只见他面带惭愧,居然重重跪倒,朝赵君宇拜。

    赵君宇负手在后,没有动,也没有示意他起来。

    “怎么,你有什么对不住我的地方吗?”

    他似笑非笑地看着地上的桂扬,后者更是满面羞惭,几乎不敢抬头。

    “赵兄,我……”

    “我来替你说吧,你早知道剑冢的存在。”赵君宇淡淡的句话,让桂扬身形震。

    “还有,仙级庚金的消息,不是别人是你故意放出来的。”

    赵君宇下句话,让桂扬不可置信地抬头望向他。

    很简单,仙级庚金这种材料,不太可能产出在下界。

    除非是某种仙人的遗宝才能寻得。

    而最后仙级庚金出现在剑尊的佩剑之,试问自天地大劫以来,从没有人进入剑冢群,那怎么可能会由别人传出仙级庚金的消息?只有个解释,桂扬自己知道哪里有仙级更金,当初就是引诱赵君宇前来的。

    “赵兄,请相信桂某,对你绝无恶意!”

    “之前对你隐瞒,实在是有不得已的苦衷,如果赵兄气不过,现在就可以杀了我!”桂扬声音有些激动,他散去全身法力防备,现在赵君宇只有轻轻点就能杀了他。

    “你诓我前来,对你似乎没什么大的好处,相反我得到的好处可大发了。”赵君宇有些不解。

    “赵兄,事到如今,我就全告诉你了!”

    “你夺得论道大会第时,我们就怀疑你是古老预言的破局之人。”

    “我师门留下的信息,就是如果能进入剑冢,也就是我师门相传的圣地,就定是预言的破局之人。”

    “当然后来你得到坤云子的赐福,以及发生的种种,其实已经印证了我们的判断。”桂扬低声说道。

    “所以赵兄,你能进入剑冢,并得到不少好处,这都是天命的安排!”

    桂扬娓娓道来。

    “也就是说,你直就知道这里。”

    “这是你师门代代相传的圣地。”

    赵君宇皱眉道。

    “是的,根据师门传下的秘密,我们的祖师的长眠之地,就是这儿。”桂扬望着那宫殿般的剑冢,面带着强烈的激动。

    这句话,更让赵君宇心大惊。

    他以前就看出,桂扬的师承传自酒剑仙。

    难道这座剑意不显,宫殿般的剑冢,是酒剑仙那老伙计的埋骨之地吗?

    按时间推算,赵君宇前世陨落时,他已经消失了段时间,那么在后来直到天地大劫的两万多年的时间里,酒剑仙终于修成了剑帝的修为!

    难怪有些熟悉……

    赵君宇心慨叹。

    “你起来吧。”赵君宇轻拂了下,桂扬不由自主的站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