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3章 守墓人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轰!咔嚓!

    赵君宇右手手持先天剑胚,左手握拳。

    层层惊涛骇浪般的剑光冲击波,夹杂着密密麻麻的金色火焰拳影。

    再次将漫天而来的白色剑士傀儡全部扫灭。

    赵君宇深深吐出口浊气,法力阵急速流转。

    只是片刻后,地下天空再次有无穷无尽的剑士傀儡断断续续涌出。

    “第五批了,来吧!”

    赵君宇拳剑再次扫出,来回大范围冲杀,同时间他精神力尽可能的放开扫描,这片天地丝毫的细节也不放过。

    找到了!

    赵君宇心喜。

    “去!”他单指点,先天剑胚脱手而去。

    幻化出三柄模样剑胚。

    准确的连续轰击在这片天地的三个节点处。

    呼啦声,山坳的天地之间泛起猛烈的气爆声。

    空间如同破布般片片垮塌下来。

    随后下秒那漫天的白衣剑士都纷纷消失不见。

    宽阔的山坳分出条小道,直入山脉心。

    “刚才这大阵竟然是三个阵眼。”

    “生生不息。”

    灭掉其的个两个阵眼,都无济于事。

    甚至如果不能同时破掉三个阵眼,而是击破也是无济于事,大阵还是会再生。

    很显然,这大阵是由数个阵法融合组建,可以说建造这个大阵的人不仅阵法造诣很高,而且也独具匠心。

    “以我的阵法造诣,破解这大阵也是小费了番周折。”

    “般的大乘修士,恐怕根本无法破解。”

    赵君宇自语道。

    能最后进入这山脉的,也定是大乘期的佼佼者。

    实际上,铁索桥,万剑谷,还有这山坳的白衣剑士傀儡。

    才只是进入真正葬剑山主体山脉的考验,这之后才算是进入了葬剑山的主山脉。

    不过,按他的估计,能最后进入山脉心的,自央星元历以来也是寥寥无几。

    难怪之前三皇子和桂扬,力邀他同来。

    想必他们已经听说了赵君宇的阵法造诣,还有亲眼见到了他的实力战力。

    但是现在三人失散,联系不上。

    赵君宇皱了皱眉,平息了下心境,身形如利箭般飞纵直入主体山脉。

    荒凉,沧桑!

    还有浓郁的死气,当然也还有凌厉的剑意,不过整个氛围让人感觉邪恶阴森。

    在这个环境下常年累月生长并没有被污秽的,定是品级很高的宝物。

    但是更多的则是完全已经被污秽的灵草灵药灵材等等,不过这些被污秽的般等级较低,赵君宇也看不上。

    咔嚓,赵君宇飞纵之间,伸手摄。

    将枚龙羽金花从地底抓出。

    “不错,这是极品金系灵花,对炼制些刚猛性的灵丹大有用处。”赵君宇满意的点点头。

    他这路上已经收获了不少在外界少见的宝物,而且等级颇感。

    然而下秒,他心动,回手掌拍出。

    蓬……嘶……

    个悄无声息接近的浑身长着恶心绿毛的鬼物被他掌拍飞,半空化成股绿烟。

    能悄无声息接近到他百米范围的鬼物,也是颇为了不得。

    赵君宇将神识全数放开,他的灵魂力惊人,在这被天地规则被大大压制的地方,也只能延伸到两三百米的范围。

    所以要格外小心,毕竟像刚刚碰到的那种鬼物发起攻击时可以轻易瞬间跨越百米范围。

    轰轰!咔嚓。

    这路上,赵君宇不知斩杀了多少鬼物阴尸。

    逐渐接近了葬剑山的山脉心。

    到了进入葬剑山的第三天,赵君宇已经收获了上百种外面难得所见的高阶灵物。

    心也是暗喜,毕竟乱星海这里号称大乘禁地,而葬剑山这里更是只有佼佼者才能进入,所以万千多年来倒是生长了不少灵物。

    之前根据桂扬和三皇子所说,他们也是从长辈口得知,越接近山脉心越要小心。

    但是进入主体山脉之后,貌似还没碰见过什么致命的威胁。

    赵君宇这个念头刚闪过。

    突然间大地震动,条数千丈的黑色阴龙从黑色的土地翻滚而出。

    这条阴龙浑身翻滚着阴森之前,张牙舞爪,须发皆张,朝赵君宇猛扑过来。

    同时间,大嘴展开,喷出道凶猛的黑色火焰!

    这是条阴气凝结的阴龙,堪比真龙!

    “给老子滚开!”

    赵君宇天龙血脉尽数爆发,金色火焰怒龙拳劲雨点般轰出。

    对面的阴龙见状嘶叫咆哮,就像是遇到了天生的克星。

    果然,在赵君宇精纯的远古天龙血脉压制下。

    阴龙只坚持了十几息就被击溃。

    呼……赵君宇轻轻吐出口浊气。

    他是具有天龙血脉,如果是其他大乘期修士恐怕也要缠斗半天。

    赵君宇路披荆斩棘。

    越接近山脉心,所遇到的鬼物阴尸的战力就越高。

    到了第七天。

    轰轰,咔嚓!

    他被几头青面獠牙的鬼物围住。

    这几头鬼物能幻化成各种形状,每头的战力都接近大乘后期。

    但好在这些鬼物灵智不高。

    赵君宇开启最高战力,先天剑胚斩天魔刀并出,并动用了大五行灭绝剑阵,最终经过苦战才将这几头大乘期鬼物击杀。

    但如此他已经是法力耗尽,并受了不轻的伤。

    只好停下来找了僻静之地开辟了结界,服下灵丹恢复法力和疗伤。

    三天后,到了第十天。

    他恢复全盛状态,来到了了葬剑山主体山脉的心入口处。

    面前出现座高高的庞大宽阔青灰石门。

    石门古老沧桑,遍布斑驳。

    从石门里散发出阵阵锐利的剑意,还有死亡气息。

    之前桂扬和三皇子和他讲过,主体山脉的心,从来没有人能进去过。

    “难道这里面有仙级庚金?”赵君宇思忖道。

    他艺高人胆大,上前就要推石门。

    但是下秒,股从未有过的致命危机突然出现在心头,几乎让他汗毛直竖。

    锵!声脆响之后,赵君宇倒滑出去十余丈。

    缕头发悄然落下。

    他手持先天剑胚,面目凝重的看向面前之人。

    准确的来说,不是人,是个浑身缠绕着黑色气流的干尸,浑身干枯,但是手掌仍然铿锵有力地握着柄锈迹斑斑的古朴长剑。

    刚才这干尸鬼魅般出现剑刺来,赵君宇间不容发之间出剑挡住,但猝不及防之间还是被击退了十余丈,并被削去缕头发。

    股锐利森冷的剑意,直入他的体内,就要破坏他的筋脉血肉。

    但是赵君宇只是法力流转,就将这股剑意消融。

    “你是何人。”

    “能挡本座剑,已是非同凡响。”

    干尸竟然嘶哑着嗓子说话了。

    赵君宇不答,他判断这人是肯定早已死了,而且元魂也早已魂消魄散,这应该是股执念形成的意识。

    “敢闯剑冢,必须过我守墓人这关!”

    “识相的,速速退去!”

    干尸有些迟钝的字句说道。

    剑冢?守墓人?

    赵君宇在思索间,干尸剑光再起!

    锵啷,当!

    赵君宇连挡他十几剑,心已是惊涛骇浪。

    这干尸仅凭本能出剑,就已经肯定超越了这修仙界的顶尖剑修层次。

    那他生前全盛时期,岂不是剑仙之流?‘

    赵君宇这惊非同小可。

    稍恍惚,他已经了剑,肋下被划出道长长的剑痕,鲜血四溢。

    要知道他虽然不是剑修,但剑道造诣也是惊世骇俗,虽然这招受伤更多的是因为修为不够加上分心,但也足以说明这干尸的剑道恐怖之处。

    怪不得这葬剑山的主体山脉心,也就是这石门之后,从没有人进入过。

    有这等恐怖剑道造诣的守墓人在,谁又能越雷池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