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8章 斩情分身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这瞬间股熟悉的亲切感电流般掠过赵君宇的心田。

    让他阵心颤。

    但是他随即冷静下来。

    可以说这个聂冷月定是和尹冰月有着某种联系,长得如此相像又是出自忘情天宫,说没联系鬼才信。

    现在的情况是,当初尹冰月被忘情天宫带走的这事儿,到底是巧合还是个阴谋。

    如果说,当初来自忘情天宫的人到地球带走尹冰月跟他点关系都没有,而只是偶然路过,看重冰月的资质,那这也太有些不可思议了。

    如果这是场针对他的阴谋,或者说是个局。

    那他现在来到央修仙界并且回到宗门,也并没有隐姓埋名改变身份,如果忘情天宫真的要查,应该能查出他的真实身份。

    而自从他到来之后,忘情天宫的人的表现,自始至终还算正常,好像之前并不知道他的存在。

    难道这切真的是偶然?

    迷雾重重。

    但无论如何,赵君宇都必须小心翼翼的应对。

    所以他对这个聂冷月仍然有深深的戒心。

    “哦,聂仙子,你此话何意,不知道自己是谁?”

    “你是忘情天宫的核心弟子,未来可能是接任宫主的热门人选。”

    “这个大家都知道的事,没必要和赵某开这种玩笑吧。”

    赵君宇淡淡说道。

    “你……”聂冷月眉眼间掠过丝失望,但是眼睛里的哀切却有些刺痛赵君宇。

    “我没有记忆。”

    “准确的说,是没有对以前的人和事的记忆。”

    聂冷月幽幽的说道。

    “仅有的只是有个模糊的人影。”

    “而我直觉得那个模糊的人影就是你。”

    她的这句话,让赵君宇心大惊。

    “冰月……真的是你吗?”

    赵君宇声音颤抖,上前就要握住对方的手。

    聂冷月明显吓了跳,急忙退后几步。

    “冰月是谁?”她疑惑的道。

    “不是,你不是她。”赵君宇的手指捏的发白,关节咔咔响。

    当初尹冰月在地球上被带走的时候,修为才是金丹期。

    满打满算从那时起到现在也不到二十年。

    怎么也不可能就修炼到了渡劫后期。

    除非是赵君宇这样开挂逆天的存在。

    “此女到底说的是真还是假?”

    赵君宇心各种念头迅速闪过。

    如果这是个局,那么这个女人有可能是在撒谎,诱骗自己入局。

    如果不是,那这个聂冷月和大老婆到底是什么关系?

    “我就像凭空出现,没有过去,没有身份。”

    “事事都受到天宫的操控。”

    “我到底是谁?”

    聂冷月痛苦地说道。

    “从第次知道你的名字,就莫名感到十分亲切。”

    “观察了这段时间,你不是坏人,或许你能帮我。”聂冷月真挚的说道,带着丝哀求。

    “如果你真的信任我。”

    “那么先放开灵台识海,不要抵抗,让我的神识进去探查番。”赵君宇双眼直视聂冷月说道。

    如果这女人心有鬼,是绝对不敢放开灵台识海的。

    “这……”

    聂冷月愣,随即面现犹豫。

    如果放开灵台识海,简直就是任人宰割,别人个念头就能杀死你或者很轻易的将你变为傀儡。

    她直想搞清自己的来历,现在其实她在天宫的形势越来越不妙,如果赵君宇想对她不利,根本不需要这么麻烦,她根本不是对方的对手。

    “怎么想清楚没有,我们时间可不多。”赵君宇淡淡说道。

    聂冷月牙关咬,她本就是果决之人,否则也不会直接来找赵君宇。

    她立刻闭目入定,放开灵台识海。

    “看来,此女应该不是别有用心。”

    赵君宇的神识毫无阻碍地进入对方的灵台识海。

    、

    “为何此女的识海片迷雾。”

    “她的神魂,还有生魂呢?”

    “难道她不是活人不成?”

    赵君宇心讶然。

    这也印证了他之前猜出此女灵魂上有问题。

    直到赵君宇的神识在对方灵台识海发现了条几乎看不见的细微的丝线。

    “这是引魂丝线!”

    “不好!”

    赵君宇的神识立刻退了出来。

    面色凝重。

    “此女居然是具分身。”

    “而且是产生了自身意识的分身,这就很诡异了。”赵君宇的心泛起惊涛骇浪。

    此女极大可能是尹冰月的分身。

    但是以尹冰月的修为,不可能自己修炼出分身。

    如果别人替她炼制,般来说也要分出她的丝元神。

    而刚刚此女的灵台识海并没有元神存在。

    “难道是……斩情分身?”

    赵君宇见多识广,他想起忘情天宫的太上斩情道诀的法门。

    斩掉心之情,可以修炼出尊斩情分身,而并不需要元神,还有神魂。

    必要时又可以重新融合。

    赵君宇的冷汗涔涔而下,当然这只是他的初步猜测。

    冰月的修为这么短时间内不可能自己修炼出分身,很大的可能是忘情天宫的高手施法,斩断冰月的情根,并炼制出分身。

    但如果是斩情分身,这具分身为何能产生自主意识?

    “你怎么了?有什么发现?”聂冷月紧张的问道。

    “你相信我不?”赵君宇严肃的说道。

    “我信。”聂冷月重重点点头,似乎是本能的反应。

    “你等我年,或许不到年。”

    “待得我突破大乘期,自然有办法搞清楚事情原委。”

    他如果突破大乘期,会有几种办法,比如时光追溯,以他大乘期的修为就可以勉强施展,时光倒流过去发生的事就可以情景重现。

    想到面前有可能是冰月的分身,赵君宇的语气也立刻柔和起来,坚定地说道。

    本尊和分身定程度上是体的。

    “好,我等你。”聂冷月脸上露出抹喜意。

    眉眼间带着浓浓的期盼,还有丝乖巧。

    “不好,你快回去。”

    “你们副宫主可能有所察觉。”赵君宇往远处馆舍望,低声说道。

    “记住你的承诺,我会直等你。”聂冷月回望了他眼,闪消失。

    …………

    为期三天的北冥道宗宗门开山大典结束了。

    送走众宾客后。

    赵君宇将赢来的数百万极品灵石,自己只留下小部分,其他通通充入宗门宝库。

    此时的北冥道宗早已经今非昔比。

    再次给参加赌局的五位弟子些赏赐,并且对新加入弟子训话之后。

    赵君宇将日常教导弟子工作都交于齐承志等人。

    自己则闭关修炼,开始为十个月后的乱星海之行做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