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7章 聂冷月的请求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云枫,北冥道宗第代弟子,剑道天赋在当时旷古绝今,后来也成为那代的天剑峰主。

    剑心剔透,无所畏惧,剑曾当百万师。

    如果不出意外,定能飞升仙界成为代绝世剑仙。

    只可惜年轻时曾与女子结下段孽缘,导致飞升时道心不稳最终灰飞烟灭。

    这也是导致后来赵君宇渐渐封闭自己,倾向太上忘情的重要原因之。

    说回现在。

    全场所有人,基本没人注意到赵君宇那掠而过的萧索。

    除了个人之外。

    “这家伙……”聂冷月望着赵君宇的背影,莫名心突然痛,这是怎么了。

    “冷月,别忘了你自己的身份。”旁的忘情天宫副宫主,看见聂冷月有些痴痴的盯着赵君宇的背影。

    “虽然你是老宫主亲自送入天宫的,但你也要知道自己的本分。”副宫主冷哼声说道。

    “冷月知道了。”

    聂冷月收回目光,缓缓低下头,右手紧紧握拳,指甲深深嵌入掌心里。

    这个小细节落入副宫主的眼里,后者眼掠过丝不为人知的讥讽。

    而此时场上嗡嗡嗡的议论声不断。

    “真没想到,北冥道宗的弟子这么厉害。”

    “全灭了对方不说,而且基本都是越境界挑战。”

    众宾客脸上的震惊掩盖不住。

    “尤其最后这个弟子,硬生生跨了个大境界,以分神后期击败对方合体后期,简直惊世骇俗。”

    名年长的宾客叹道。

    “是很厉害,但是杨天谋并没有祭出本命灵宝。”

    “如果他祭出本命灵宝,使出全部实力,恐怕……”

    另外名长须的宾客说道。

    众人暗自点头,迫于修为太过悬殊,碍于身份,杨天谋有些轻敌,没有祭出本命灵宝。

    事实上,个合体后期对付个分神后期,也根本不需要本命灵宝,个照面的事。

    没想到后来却被反杀。

    但如果这不是切磋,而是真正的生死搏杀,恐怕情况就不样了。

    不过无论如何,这第五场赢得漂亮,荡气回肠。

    众宾客忍不住再次喝彩。

    而那千新加入的弟子,还沉浸在刚才的震惊,几乎全部人眼里都闪着亮光。

    “只要入了我北冥道宗,有朝日,你们也会像这些师兄样,。”

    “享受着荣耀。”

    此时赵君宇的句话,更是让这千新弟子,呼吸急促起来。

    “只是有点,从今天起你们每个人必须牢记在心。”

    “凡是我北冥道宗弟子,即使面对修为比自己高的强敌,也要敢于亮剑。”

    “我北冥道宗没有孬种!”

    赵君宇喝道。

    “是!宗主!”听到这句话,不管是新老弟子都热血沸腾,个个挺直了腰杆。

    他们为能加入这样的宗门而骄傲,倍感荣耀。

    “哈哈,步老怪,你输了。”

    “赌注呢?哎呀,赚翻了。”此刻,慕怀古哈哈大笑,心快意。

    众宾客这才想起,之前赌局压下的赌注。

    这下大部分押注的数百名宾客立刻苦下脸。

    他们大部分人开始都没看好北冥道宗。

    纷纷押注的是魔驼山方,而且不少人都是押了上万的极品灵石。

    而包括慕怀古在内只有七个宾客押的是北冥道宗。

    这样大的赔率,这么寥寥几人,这几人简直赚翻了。

    慕怀古押了五万极品灵石,这直接翻了十多倍,赚了近百万极品灵石。

    聂冷月押了万极品灵石,也直接赚了近二十万极品灵石。

    北冥道宗不用说了,赵君宇押了二十万,这直接赚了差不多三百万极品灵石。

    其他几个押北冥道宗的宾客也是赚的盆满钵满。

    “哎,早知道多押些了。”这几人边狂喜边又有些后悔。

    虽然其他押注魔驼山方赢得大部分宾客,都赔光了。

    但是毕竟这些人都是方强者大佬,输掉押注的极品灵石肉痛归肉痛,但也没什么大事。

    “魔驼山本来想打击北冥道宗的气焰。”

    “搅乱他们的开山大典,让新弟子对宗门失望,没想到适得其反。”

    不少宾客窃窃私语,看步惊天等人的笑话。

    “是呀,赔了夫人又折兵,不仅北冥道宗士气大振。”

    “还平白无故给对方送了这么大笔财富,步老怪这番棋下得有点臭。”

    听着众人的议论,魔驼山,玉鼎宗,鬼火谷等宗门的人个个脸色铁青,面色羞惭。

    尤其步炎更是气得七窍生烟。

    面色涨得猪肝色,狠狠盯着赵君宇。

    “赵宗主,贵宗弟子果然是藏龙卧虎,出类拔萃。”

    “老夫佩服。”

    相对于其他人。

    步惊天的脸上却出奇的平静。对于众人的议论似乎根本没听到。

    “愿赌服输,没什么好说的。”

    “在这里,步某人就恭祝北冥道宗日后发扬壮大。”

    “也希望赵宗主你能看护好自己的弟子。”

    步惊天的后面句话,让所有人心凛,这意思是……

    “步道友有心了,我北冥道宗的宗旨就是,犯我宗者,虽远必诛。”

    “如遇挑衅,百倍偿还,也希望步道友你的弟子们都切安好。”

    赵君宇淡笑声,但是他话语的杀意让所有人都心阵发冷。

    哼!步惊天脸色窒,随后恢复平静,他和其他几个宗门的宗主痛快的交付了赌注的灵石,朝赵君宇拱了拱手,率领众人头也不回的径自离去。

    全场气氛时凝固。

    “诸位,开山大典还没有结束,后面还有精彩内容。”

    “我宗灵酒灵果灵茶敞开供应,大家尽管享用。”

    赵君宇打了个哈哈,气氛随即松弛下来。

    入夜,宾客们都已经入了馆舍歇息。

    他们都是高阶修士,但是明显感觉到在这里受到压制,不敢轻易放出神识。

    送走了兴奋不已的几位峰主,还有热情攀谈的慕怀古等人。

    已经是后半夜。

    盘坐在洞府内的赵君宇突然眼睛睁开,随后从他天灵盖处具分身浮现,闪消失。

    而他的本尊眼睛再次闭上。

    宾客高手太多,虽然不敢明目张胆的神识试探,但他如果不在洞府,难免会被人觉察,所以本尊必须留在洞府。

    北冥道宗后山隐秘处。

    赵君宇的分身随手再布下个结界。

    “想不到,你会来找我。”赵君宇淡淡笑。

    望着角落里出现的个倩影说道。

    正是聂冷月。

    后者俏立在当地,显然有些犹豫怎么开口。

    “你我时间不多,我虽然已经在你们副宫主那布下了隔绝法阵。”

    “但是如果时间长,她还是能发觉你跑出来了。”赵君宇淡淡说道。

    “我想请你帮个忙。”

    聂冷月开口道。

    哦?赵君宇愣,自己和这女子这么熟吗?

    她虽然和尹冰月很像,但肯定不是个人。

    “什么忙?”

    “请你帮忙,搞清楚我到底是谁。”聂冷月的这句话带着丝哀婉,甚至带着丝撒娇。

    但是落在赵君宇的耳朵,却让他心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