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1章 又是随手鼓捣的玩意儿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按着常理来说,宾客来观礼诸如开山大典此类的宗门典礼,般来说你好我好说说场面话,喝喝灵酒灵茶,乐呵乐呵得了。

    就算是敌人,既然来参加大典了,也是当面笑呵呵背后MMP,你死我活那是之后的事,这时候场面上还是要过得去的。

    而步惊天在这个重要日子提出门下弟子切磋,虽然打着交流道法的名头,但即使是个傻子也能看出不怀好意。

    你赵君宇是很牛,但你门下弟子蹉跎多年,我就不信你短时间内实力能赶上流势力的弟子,恐怕二流的也赶不上吧?毕竟修炼是需要积累和底蕴的。

    魔驼山及几个宗门早就串通好了,只要北冥道宗同意切磋,不仅要击败你,还要在切磋羞辱你。

    这样你的宗门形象,在你这些新招收的弟子心必然会落千丈。

    搞不好直接退出宗门的都有不少,即使不退出,在日后的教导威信也会大打折扣。

    但如果你不同意切磋,后果可能会更严重。

    在宗门典礼上被人当面挑战却不敢应战,这样的话,不仅是在这些新招收弟子面前威信扫地,在整个修仙界也会是丢尽了脸。

    所有人都意识到了这点。

    “步道友,我们是客人,来参加观礼的。”

    “这样突然之间挑战,喧宾夺主,有些不太好吧。”

    旁的慕怀古,面色沉,字句说道。

    “慕道友此言差矣,挑战?不存在的。”

    “我们是切磋交流,北冥道宗弟子数千年来甚少在世间行走,同道对除了赵宗主之外的北冥道宗弟子实在缺乏了解。”

    “这次也是接着这千年盛事,切磋助兴,锦上添花。”

    “有何不可呢?”步惊天淡淡说着。

    “是呀,都是同道,交流下有何不可。”

    “不必大惊小怪吧。”

    宾客不少人也在齐声附和,其些还是方大佬。

    更多的人则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也有不少想看北冥道宗笑话的。

    哼!慕怀古时之间找不到反驳话语,毕竟主人还没发话呢。

    “宗主……”

    齐承志等人纷纷看向赵君宇,后者又端起杯灵茶。

    “怎么,赵宗主是怕了吗?”

    “不会怕门下弟子不行……”

    步炎此刻哈哈大笑起来,心快意。

    “闭嘴!”

    “啪!”赵君宇声暴喝,将灵茶杯重重拍在桌子上。

    吓了众人大跳,步炎的笑容下子僵在脸上。

    “步炎,你个小辈。”

    “这里有你说话的地儿吗?”赵君宇沉声暴喝,股无匹气势压了过来,众人纷纷心惊不已。

    “你!”步炎脸色顿时涨红。

    赵君宇和他修为都是渡劫后期,却堂而皇之当众斥他为晚辈,也就是现在只有你老祖才有资格和我对话。

    这让他气得七窍生烟。

    更气人的是,在场所有人甚至他老祖步惊天似乎都默认这点。

    哼!步惊天身形震,正要冲散赵君宇压过来的气势。

    后者的气息却瞬间已经如潮水般退去,收放自如。

    但赵君宇当众呵斥他孙儿,魔驼山少主步炎,岂不是等于当众抽他耳光。

    这样来他们本来心理上是主动的态势立刻反转。

    “好啊,步道友等几位既然有如此兴致。”

    “我北冥道宗岂会不奉陪。”

    “你要战,便战!”

    长笑声,赵君宇长身而起。

    这样的情况早就在他意料之。

    自从他传下完整的北冥道宗嫡传的功法和秘技,以及大量的资源敞开供应之后。

    门下弟子的实力早已脱胎换骨。

    今天也是到了当众检验的时刻了。

    “宗主……”听到赵君宇的话语,自齐承志之下,众北冥道宗弟子热血沸腾,战意飙升。

    齐齐踏出步!

    包括那些新加入的千新弟子,被这气势所鼓舞,也个个心气昂然起来。

    “好好!”步惊天等人没料到言语上打压不成,反而激起了对方的斗志。

    纷纷感觉有些挫败。

    但是毕竟是手上见真章,切磋如果败了,看你还有脸狂不?

    “赵宗主,普通弟子切磋没什么意思。”

    “精英,或者是真传核心弟子出战才精彩。”

    步惊天哈哈笑道。

    “本宗现在只有精英弟子。”

    “就派精英弟子切磋吧。”赵君宇淡淡说道。

    “好,赵宗主果然爽快。”

    “但老夫刚才观贵宗精英弟子都是分神期的修为。”

    “而我们几家的精英弟子,基本都是合体期了。”

    “这样来,岂不是以大欺小,不合适不合适。”

    “我们还是派普通的分神期弟子切磋吧。”

    步惊天哈哈大笑,与他同伙的几家势力也是得意洋洋的笑了起来。

    众北冥道宗的弟子个个义愤填膺,齐承志更是脸涨得通红。

    其他大多数宾客暗自直摇头,北冥道宗毕竟回复元气时间太短,底蕴差了点。

    “哦,步道友,既如此,别怪本宗没提醒你,我宗的精英弟子可不好对付,你最好还是派你们的精英弟子出战。”

    赵君宇淡淡笑。

    哈,步惊天等人不以为然,以普通弟子战胜对方精英弟子,这脸打得狠,才是他们所要的效果!

    “赵宗主稍等。”

    “我们几家的普通弟子没资格上来做客,在山门外等候,我们这就通知他们上来。”

    “请贵宗放开禁制。”

    步惊天等人面带笑意,纷纷放出信号,赵君宇也示意齐承志放开宗门禁制。

    不会儿,十几个身影从山门外飞纵上山,到了大校场。

    “这是他们的普通弟子?”

    众宾客打量着这十几个分神期修士,明显气息比同阶强大许多。

    步惊天等人显然是早有预谋。

    “切磋点到即止,我们……”步惊天正要继续说什么时。

    “步道友此言差矣。”

    “即是实战切磋,自然不能留手。”赵君宇的番话让所有人愣。

    这是要生死之战吗?

    “当然,在我宗大典之上,如果见血,有些不美。”

    “我呢,也随手鼓捣了另外个玩意儿。”

    赵君宇说着,众人愣,他又是“随手”鼓捣出什么玩意儿?

    只见赵君宇单手指向大校场左边,座奇怪的石屋,外表简朴,就像是普通的青石屋样。

    但是众宾客定睛看,顿时个个面色凝重。

    他们完全没有留意到这座石屋,但此时看,立刻觉得不简单。

    居然大乘期的神识也被弹了回来。

    “这是本宗的试炼堂。”

    “在里面尽管放手生死相斗,切模拟真实场景。”

    “然而又不会造成真实伤害。”

    赵君宇这几句话说出,顿时全场片哗然。

    “这……这不就是太虚殿么?”

    这里的宾客基本都参加过论道大会,见识过太虚殿的神奇,也见识到赵君宇在太虚殿里的神威。

    “卧槽,前有和圣星河塔相似的炼心梯。”

    “现在又是跟太虚殿如出辙的试炼堂。”

    “这个赵君宇是把两大圣物都给复制了不成?”

    众宾客再也无法掩盖内心的震惊。

    如果说之前的炼心梯还是偶然的话,出来这个试炼堂已经让所有人不得不联想,赵君宇怕是有什么能复制圣物的神奇能力了。

    “好好,赵宗主果然神通广大。”步惊天目光收缩。

    强按下内心的惊涛骇浪。

    “不浪费时间了,这就开始切磋吧。”

    “不知贵宗先派出哪位精英弟子。”

    步惊天沉声说道。

    “且慢。”赵君宇摆了摆手。

    “既然步道友说是助兴,难道不需要些彩头吗?”

    “这样才更有意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