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0章 提议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此时的央大殿里,众宾客看着光幕,先跳上去的第批报名者如筛豆子样,噼里啪啦从炼心梯上掉落下来,不由个个面色严肃。

    要知道,这两万多名报名者,是按骨龄,资质,修为,潜力综合初步筛选剩下的。

    大部分都是同阶修士较为出色之人,怎么上去就不少直接掉下来了?

    这炼心梯到底是按什么标准的?

    不少宾客将疑问的目光投向上座的赵君宇。

    “赵宗主,老夫有个问题想请教。”

    “这个炼心梯对任何修为层次的都是个考核烈度码?”

    宾客个二流宗门的掌教老者犹豫了下问道。

    如果这样的话那些低阶报名者岂不是毫无希望了?

    “当然不是,按照修为的不同,炼心梯给出的考验也不同,但是本质上是视同仁的。”

    赵君宇淡笑声说道,也不具体解释。

    “这岂不是和央大星空圣物,圣星河塔差不多。”

    众宾客马上明白过来。

    不由啧啧称奇。

    圣星河塔是天地大劫之前据说是仙界留下的圣物,来历神秘。

    而这个北冥道宗,居然硬生生差不多复刻了个和圣星河塔差不多的炼心梯,不得不说这就很6了。

    “虽然功效有某些想象之处。”

    “但是炼心梯远不能和圣星河塔相提并论。”此时魔驼山的主人步惊天缓缓说道。

    “哈哈,步道友说的没错。”

    “本宗的炼心梯只是我随手捣鼓出来的,怎么能和圣星河塔相提并论。”赵君宇哈哈笑,话语轻松。

    “哼!”步惊天眉头皱,随即忍耐不语,作为大乘后期巅峰,个渡劫后期的修士和他平辈称呼。

    要换做平常这是根本不可能的。

    即使些阵法,丹药大师也得尊称声步前辈。

    但是赵君宇如此说,却显得很正常,周围的人也丝毫不觉得违和。

    不过,马上很多人回味过来,赵君宇居然说炼心梯是他随手鼓捣出来的。

    这口气……

    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人掉下炼心梯,

    “这是……”

    几个修为高强的宾客盯着排在前面还在坚持攀登的几人,纷纷赞叹出声。

    他们眼光毒辣,自然看出这几人无论是资质,还是毅力,道心都是上佳之才。

    那么这个炼心梯的效果就不容置疑了。

    也有部分人,面色不断抽动变幻。

    “没想到,北冥道宗还有这手。”

    他们眼见,提前布局安插的些奸细,无论掩藏的再好,也无例外的掉下炼心梯。不由又气恨又无奈。

    “老祖,你觉得怎么样。”步炎是和步惊天起来的,只是他现在稳重了许多,看着光幕里的情景,对步惊天沉声说道。

    “很意外,这里面居然有几个各方面都是绝佳的苗子。”

    “看见那排名前三的人了吗?”步惊天双眼收缩字句的说道。

    排名第的是个器宇不凡,玉树临风的青年,虽然看上去比较弱,但是面色坚毅,两眼直视前方目光锐利,整个人透露出番往无前无所畏惧的气质。

    而排在第二的则是个,浑身散发着灵动之意的少年,只见他虽然表情严肃认真,但是还是感觉到他比较轻松,甚至透露着丝慵懒之意,似乎这切都是举重若轻。

    而第三名,则是名身着朴素,面色黝黑如农夫的少年,虽然看起来很沧桑,但是所有人都能看出,此人的骨龄很小比第二名还要小很多。

    他紧紧咬住牙关,脸上显出痛苦之意但同时带着不屈的斗志,步步挪动,虽然每步都像是付出了极大的痛苦,但是仍然保持着第三的位置没有掉队,而且明显看出他还在拼命追赶。

    “这三个人……”步炎仔细看,也是颇为震惊。

    不光是他,其他很多势力的强者也纷纷心暗惊。

    “连出了三个绝佳的好苗子,这北冥道宗第次开山收徒就走了狗*运。”

    很多强者纷纷将羡慕嫉妒恨的目光投向了正悠哉悠哉喝茶的赵君宇。

    “赵师祖,这里面果然有些好苗子。”

    此时,旁的夏骏传音给赵君宇道。

    后者淡定的点了点头,面色古井无波,但是内心却是颇为惊喜。

    其实这三人以下,也有很多各方面综合不错的报名者,但是这三人无疑是绝佳的,光芒耀眼。

    而且骨龄年轻,修为很低,未来大有可为。

    不知不觉,昼夜过去了,最终两万多人的报名者,最终只剩下了千人登上了炼心梯顶端,来到了大校场。

    这千人总体来说,各方面都算比较出色的。

    入门考核到这里正式结束。

    各方面公平公正,没有任何问题。

    北冥道宗派出若干弟子,将考核失败的人分批尽数送出宗外。

    而考核通过的这千人,则先是在大校场上按修为的不同,领取了北冥道宗的专门服饰,然后由执事弟子领到大殿内,拜见宗主赵君宇。

    随后返回大校场。

    由齐承志等人在大校场上训话,讲解些基础的宗门常识还有清规戒律。

    这期间,赵君宇则和众宾客,在大殿里品尝灵茶,灵酒。

    等到这些琐碎的事情都完成了以后,开山大典的重头戏来了。

    宗门五峰的精英甚至真传弟子,会演示自己的功法,展现宗门的实力,并且通过展示功法,让新入门的弟子自己先第步鉴别哪峰的功法心法更适合自己。

    当然最终的选择还是要等到开山大典后,宗门长辈综合考虑后决定,这之后才开始传授道法,心法。

    从主峰开始,天剑峰,混元峰,缥缈峰,赤雷峰的精英弟子们,逐登场。

    赵君宇和众宾客也从大殿里出来,观看各峰弟子的演示。

    这刚入门的千新弟子,自然知道这机会难得,个个聚精会神,不肯放过个细节。

    宾客不少人见到北冥道宗各峰弟子的演示,也是暗暗心惊。

    他们不少人也是知道以前北冥道宗弟子们的实力,但现在光看演练功法,已经明显不可同日而语。

    难道真的如传闻所说,北冥道宗的弟子实力这么短时间内,就突飞猛进吗?

    “赵宗主,老夫有个提议。”

    此时,魔驼山的步惊天突然朗声说道。

    “哦,步道友请说。”赵君宇眼光闪,淡淡说道。

    “贵宗弟子光是演示功法,有些浮于表面。”

    “老夫提议,由我们几家门下的弟子,和贵宗弟子实战切磋。”

    “这样的话,既真实又能给开山大典助兴,也能给贵宗新入宗的弟子开开眼界。”

    “只是不知,赵宗主意下如何。”步惊天似笑非笑的说道。

    他话音落,顿时宾客有部分人齐声呼应。

    “是啊,今天是个绝好的各宗弟子交流的机会。”

    “赵宗主应该不会扫大家的兴吧。”

    这些人半开玩笑似的打着哈哈说道。

    但是更多的宾客却是沉默不语。

    “果然来了。”

    赵君宇放下手灵茶,微微笑。

    这切都在他意料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