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4章 打上门去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早已恭候在门外的齐承志、戚远征、夏骏、顾飞昂、卞泰五人急忙迎了上来。

    “恭喜赵师祖修为更进步,法力无双。”

    “我宗发扬光大指日可待。”

    五人脸欣喜的上来道贺拍马屁。

    哦……赵君宇有些无语。

    自从他归宗这几个月以来,这几人原来都是嘴笨的人,现在拍马屁那是个溜。

    但是齐承志五人当然只对赵君宇拍马屁,他们心知肚明,赵师祖突破了渡劫后期,俨然已经是央大星空顶级战力的员。

    从此北冥道宗再也无人敢小瞧。

    “开山收徒的吉日,选好了吗?”赵君宇问道。

    “就在下个月的初十,还有个月的时间。”

    齐承志顿了下。

    “怎么了?”赵君宇问道。

    “只是赵师祖,这次开山收徒,是选择公开还是不公开?”齐承志偷瞄了下赵君宇的脸色,说道。

    “不是跟你们交代了,公开开山收徒么?”赵君宇皱眉道。

    “公开的话,可能有些不怀好意之人会捣乱。”

    旁的缥缈峰主夏骏有些犹豫的说道。

    在宗门林立的央大星空公开收徒,会显得宗门底气足,排场大给意图拜入宗门的修士以信心,但另方面来说,很多时候公开收徒时,些不对付的势力即使不来砸场子,也会明里暗里做些手脚让你在公开收徒时出丑,名气大损达到打击你的目的,还让你无话可说。

    所以般来说流还有二流强的宗门都是公开收徒,他们实力强劲无需担心有人捣乱。

    而大部分实力二三流的宗门,都会选择半公开或者不公开。

    “我知道你们担心宗门整体实力还不足。”

    “但是你们多虑了。”

    赵君宇摇摇头。

    确实,这段时间北冥道宗声名鹊起,几乎就是赵君宇人造成的影响,导致宗门很多人对宗门的整体实力还不是很有信心。

    但是赵君宇知道,自他回归这快年时间以来,传授下完整的宗门功法秘技之后,其实从各峰主以下,大部分弟子包括核心,精英弟子的实力都是突飞猛进,其实他们的实力在同阶绝对算优秀的了。

    只是他们自己还不知道而已。

    “这次开山收徒,就是很好的展现我们宗门实力底蕴的时机。”

    “所以这次定要公开,而且要大张旗鼓!”

    赵君宇脸上泛起无穷的自信,锤定音。

    听到赵君宇如此说,几人也重重点头。

    赵师祖说行,那就定行!

    “那我这就把公告广发下去,下月初十北冥道宗正式开山收徒!”

    “并且邀请些门派势力前来观摩。”

    齐承志说道。

    嗯,赵君宇点点头,又想到什么。

    “很好,但在这之前,我还要去办件事。”

    “不知赵师祖您有何事要办。”齐承志等人愣。

    “去杀人。”

    赵君宇淡淡说道,脸上泛起浓浓的杀意。

    ……

    三十六洞天,前面交代过,其实是三十六个所谓的洞天福地。

    分布在圣星陆些灵气聚集的地方。

    但是其最大的个洞天,也即使三十六洞天的总部山门。

    叫做灵彻洞天,坐落在圣星陆东部的灵彻山脉。

    兼有山水,地势险峻,仙灵之气缭绕,光这处洞天就有弟子三万余人。

    此时灵彻洞天处造型古朴雄伟的巨大洞府的大厅。

    个身着虎皮裙,打着绑腿却赤脚的威猛年人,正在大厅来回踱步,似乎在焦急的等待什么人。

    “丁洞主,恭喜你突破到了大乘后期。”

    随着声淡淡的声音凭空落下。

    大厅突兀的出现了个头戴面具的灰袍人,只见他朝威猛大汉拱了拱手,像是在道喜,但却明显带着丝傲慢。

    “原来是圣使驾到,老丁等候多时了。”

    这个威猛大汉虽然是大乘后期,但是对这个突兀出现的灰袍人,明显不敢怠慢,急忙态度恭敬的迎了上来。

    将他请入上座。

    “如果不是圣使大人赐下灵药,在下也不会这么快突破到大乘后期。”威猛大汉赔笑道。

    威猛大汉就是三十六天仅剩下的最后名大乘期洞主,丁元甲。

    “哼。”

    灰袍人轻哼声。

    “你知道就好,上面花了很大代价才把你修为提升到了大乘后期。”

    “但是你这实力……”灰袍人轻哼声,面带丝不屑的摇了摇头。

    丁元甲脸上浮起丝尴尬,以他的资质,停留在大乘期已经千余年,如果不是有那些逆天的灵丹灵药相助,不出意外的话也就这水平到头了。

    不过终究是借助外力突破到后期,而且是刚突破不久,他的实力比般的大乘后期还要差点。

    “承蒙圣使看重提拔,在下定当为圣使赴汤蹈火肝脑涂地。”

    丁元甲躬身就要下拜。

    “行了,圣教这几千年来,在你们身上倾注了不少精力。”

    “还只发展到这个地步,真是烂泥扶不上墙。”

    灰袍人摆了摆手,冷哼声,语气很是恨铁不成钢。

    “你虽然资质较差,但也比夏侯朔和倪狂那两个废物强点。”

    丁元甲脸上浮现出丝怪异神色随之隐去。

    其实对于夏侯朔和倪狂的死,他内心是复杂的。

    这两人在三十六洞天内部,还有圣使眼,其实和他是有竞争关系的。

    从这方面来说,死了是好事。

    但是毕竟三十六洞天少了两个大乘期高手,还是两个大乘期。

    这对三十六洞天的整体实力是巨大的削弱,也让他感到很是不安。

    “都是赵君宇那个异数,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丁元甲低声说道。

    “区区个渡劫期,就让你们栽了如此大的跟头,居然两个大乘期洞主都死在他手里。”

    灰袍人叹了口气。

    “不过这个横空出世的赵君宇确实是有些诡异,连续破了我们的几处棋子。”

    “而且气运强到变态,确实是我们的大威胁。”灰袍人有些凝重的说道。

    回头得好好调查此子番。

    “他再强大,在圣使面前还不是蝼蚁般。”

    “只要您出手,什么赵君宇什么北冥道宗都会轻易抹去的。”

    丁元甲赔笑着说道。

    蠢货,灰袍人如同看智障般看向丁元甲。

    “我要是能在此界出手,还用得着你们吗?”他冷哼声。

    丁元甲脸色窒,有些尴尬的干笑了两声,正要再说话时。

    突然之间,灰袍人身形顿,望向外面。

    “有意思,居然敢就这样打上门来了。”他的话语明显带着惊讶。

    怎么了?谁来了?丁元甲还没明白过来。

    突然间,轰隆声巨响,地动山摇!

    整个灵彻洞天片混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