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5章 第六十五层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嗯?步炎的表情下子僵住。

    但随后他马上注意到光幕上的唯光点,并且是在最高层第六十四层的唯光点。

    脸色先是震惊但马上就阴沉下来。

    “北冥道宗,赵君宇。”

    “这人是谁,为何从没听说过?”

    步炎双眼微眯,盯着第六十四层的那个光点,心各种念头掠过。

    “看来,之前的那个人就是他了。”

    他之前在第五十九层,面对道心幻境。

    虽然整个心神,都是沉浸在幻境与心魔战斗。

    但是还是或多或少感觉到丝异样,似乎体外现实有人路过并扫了他眼。

    后来他以为是自己的错觉,据他所估计,第五十九层根本不可能有其他人上来。

    即使上来,面对道心幻境也无暇观察别人。

    “没想到此子有如此能力,等会倒是要领教番。”

    步炎嘴角泛起丝残忍的笑意。

    但下秒,他感觉到有道冰冷饱含着刻骨仇恨的目光向他扫来。

    回头望去,只见白纱蒙面,云仙子般的聂冷月,正满含杀意地朝他看来。

    哼,步炎朝她**性的动了动眉毛,将目光移到别处。

    但同时他心也是微微凛然。

    前几个月,他试图将此女掳走作为炉鼎。

    没想到不但功亏篑不说,不小心还被此女重伤。

    这让向自视甚高的步炎心颇为警惕。

    “有意思,此女当时似乎不受我摄魂功法的克制。”

    “就像是打在棉花上,用处不大。”

    步炎回忆当时和聂冷月的交手,皱起眉头。

    他引以为傲的摄魂类功法居然对聂冷月不起作用,大意之下才被对方反击击伤。

    倒不是说此女的战力超过他多少,而纯粹是轻敌和猝不及防。

    “莫非此女灵魂力特别强大,或者有魂宝护身。”

    “但是又不太像。”步炎内心沉吟道。

    “难道说,此女根本没有灵魂?或者魂魄残缺不全?”步炎想到另个可能,不由的惊。

    而与此同时,圣星河塔第六十四层内。

    玄黄鼎息壤的扩张已经渐渐停止下来。

    范围已经拓展到了五十亩!

    “这……好像息壤的仙灵之气比原来强太多。”

    赵君宇仔细观察下,心喜,正要开口询问。

    “是的,已经升级到了二天息壤,你很走运。”玄黄鼎的意识说道。

    “什么,才到二天息壤?”

    “这么多土属性源力还有冥土都给吞了,才到二天息壤,这也太慢了吧?”赵君宇叫了起来。

    “我说,你也太贪心了吧?”玄黄鼎显然有些无语。

    “息壤是什么,可以说是第神土。”

    “你得到他后虽然投了不少土属性灵宝,还有也在不断祭炼,但是毕竟时间太短。”

    “现在得此机缘巧合升到二天息壤,已经很难得了。”玄黄鼎说道。

    “好吧,就这样吧。”

    “二天息壤就二天息壤吧。”赵君宇知道这些太古神物有多难伺候。

    寻常情况下升个级没个千百年都不太可能,也不能要求太多。

    现在的情况就是在里面种植灵药灵草,天等于外面的二十年。

    对于催长生命树,也算是有了巨大的进步。

    “好了,老子登顶了。”

    “炮打响,也得了不少好处,该走了。”赵君宇心道,刚要捏碎传送符离开。

    原本已经光秃秃的第六十四层,突然之间又现出道长长的石道阶梯。

    “这是什么操作?”赵君宇愣。

    不是最高层就是六十四层吗?

    怎么还有层?第六十五层?

    来的时候也没发觉这层还有石道阶梯啊。

    他仔细看了看,只见这个石道阶梯并不像是实物,而像是凭空衍生出来虚幻的样。

    阶梯的尽头还有个若隐若现的小小的光门。

    “上还是不上?”

    赵君宇略犹豫,他已经取得了第,在这塔内得到了不少好处,此时最恰当的做法是立即退出。

    但是上面那层突兀出现的光门,却似乎在向他召唤。

    如果他这时离开,似乎会错过什么重要的东西。

    “既来之则安之,就是万古凶地,老子也要闯闯。”

    赵君宇念及此,既踏着那凭空出现的阶梯,向上方走去。

    步,两步……

    这光门为何还是那么远?

    良久,赵君宇猛然惊觉。

    走了这么久,他和那尽头的光门,似乎还保持着刚才的距离。

    仿佛触手可及,又遥不可及。

    他回头看,身后走过的阶梯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消失。

    他此时却是站立在片虚空之,头顶除了那道光门,还有漫天的星空。

    若是换了别人,怕是已经惊慌失措。

    但是我们的赵大仙帝毕竟见多识广,此时反而更加冷静。

    这圣星河塔不是凡物,如果要害自己不会等到现在,必有所示。

    果然不会儿,虚空之。

    漫天仙兵,真魔,大妖不断涌现。

    道道惊天动地的攻击交锋,在虚空爆响。

    即使赵君宇知道这是虚幻的也禁不住下了大跳。

    毕竟这些景象如此真实。

    个个法力无边的真仙,金仙,大罗金仙,真魔,天魔,魔王,妖王不断陨落。

    个又个繁华的星辰被打爆,个又个位面粉碎。

    赵君宇就像是个局外人,或者说面对个电影画面,站在这毁天灭地的战斗,冷眼旁观。

    数以亿万计的仙兵,妖魔大军就像蚂蚁样泯灭。

    突然之间,个手持仙剑的身影出现,如此熟悉,正当他要努力辨别的时候。

    啪啦声,景象破碎,画面消失

    他身冷汗,看到自己还站在虚空之,那道小小的光门还遥不可及。

    但是此时赵君宇往下看的时候。

    却看到了下面的星空广场,密密麻麻数百万修士正在仰首看着广场的光幕。

    所有人都已经出来了,还剩下他个光点。

    “这个圣星河塔既然是天地大劫时遗留下的神器。”

    “又出现了仙魔大战的画面,定是和仙界有关系。”

    赵君宇知道不能在此呆太久,必须出去了。

    但是这个圣星河塔如此神秘,还有些重大谜团未解。

    搞不好,修仙界与仙界失联的奥秘就在这个塔里面。

    “那道小小紧闭的光门,难道是通往仙界之门?”

    这个念头旦升起,就像是千万只蚂蚁在心噬咬,让赵君宇心痒难耐。

    他尝试再接近,但还是那个距离无法接近,急切之下赵君宇放出神识,就要用神识探究那个光门,在这虚空里神识已经不受压制了。

    “不可!”脑海突然响起炸雷般的厉喝声,正是玄黄鼎当头棒喝。

    赵君宇猛然清醒过来,收回神识。

    “此门后我时也无法看透,但你若用神识探查后果必定不堪设想。”玄黄鼎说道。

    “但是这个塔定是跟仙界有莫大关系,你日后修为达到大乘后期巅峰时必须再来次。”

    “这是央大星空的圣物,得十几个大乘后期联手开启,哪能说来就来。”赵君宇苦笑声。

    “那也不尽然,这不,它也打算和你沟通呢。”玄黄鼎微微笑,随后虚空股亲切的意识降临。

    …………

    唰!等到赵君宇的身影出现在外面星空广场上时。

    已经是第十天了,所有人都在等他。

    确切的说,是像看怪物样看着他。

    时间气氛怪异无比。

    “第个环节,闯圣星河塔。”

    “北冥道宗,赵君宇,第名!”

    良久之后,裁判轻咳声,打破沉默,宣布这个消息。

    没有任何人有异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