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9章 道心幻境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当然这只是电光火石之间的事,下秒,这个叫乌环的人就已经消失。

    “有意思,此人的神魂方面有些奇怪。”

    “这里的神识攻击,似乎对他影响不大。”

    如果他想,此人根本刚才就逃脱不了。

    赵君宇转头看向第四十五层的石道阶梯这里,上百名天才大多聚集在此,绝大部分人正在苦苦抵御神识攻击还有恐怖的重力压制,没有发现这里的异样。

    他略沉吟,身形也闪消失。

    第四十五层,两千里外某处。

    赵君宇身影浮现,单手抓。

    咔嚓,道身影被他从虚空生生抓出。

    “嗯?是木偶傀儡?”

    “哪里跑!”

    他转身指点出,顿时道紫色妖异火箭向远处虚空某处射去。

    蓬!啊!随着声凄厉的尖叫。

    狼狈不堪跌了出来,紫色妖异的深海妖火在他身上疯狂焚烧,虽然他身上完好无损,但是表情却极具痛苦。

    “我杀了你!”

    乌环身上带着熊熊的火焰,他的灵魂此时被焚烧痛苦到极致,状若疯狂地向赵君宇冲来。

    “死!”

    赵君宇指点出,晶莹飞剑疾射而出,牢牢将乌环钉在地上。

    紫色的深海妖火还在焚烧,乌环疯狂嘶叫,未几就被活活烧死。

    但是他虽然死了,但是尸体是完好的,甚至法袍都没损毁丝,只是灵魂被生生焚灭,表情狰狞恐怖,看上去诡异无比。

    “果然是魂族。”

    “所以根本不受此处神识攻击的影响。”

    赵君宇眉头微皱,魂族居然渗透到了论道大会的天才之。

    他刚才就觉得不对,直接动用深海妖火攻击,试出对方果然是魂族。

    如果般的渡劫后期,深海妖火不会这么容易奏效。

    而深海妖火是魂族的克星,所以对方不小心着了道之后简直就是灭顶之灾。

    “此人魂族,隐藏的如此之深,不知有何图谋。”

    赵君宇瞬息之间已经回到阶梯处,边继续攀登边心思索。

    查老怪此时发觉乌环的光点骤然消失。

    不由心大惊。

    随后注目观看,半晌乌环也没被传送出来。

    那么结论只有个,乌环已经死在圣星河塔里面了。

    这惊之下可是非同小可。

    “是谁杀了乌环!”

    查老怪心既惊骇又痛惜,这乌环虽然不是他亲传弟子但却是宗门倾力培养的天才。

    此时论道大会开始就死在圣星河塔内,他回去怎么交代?

    “乌环诸多惊人手段,不可能被塔内机关所杀。”

    “只有个可能,是死在别的天才手上。”

    查老怪很快就将嫌疑锁定在赵君宇身上。

    毕竟是他示意乌环对赵君宇动手,原来以为了结个渡劫期并不困难,反而却死在对方手上。

    这样来,查老怪愤恨之余,对赵君宇杀意大起。

    他为人心胸狭窄,绝不允许北冥道宗的天才崛起!

    而齐承志注意到查老怪的表情变化,心冷笑,算计赵师祖是你自己找死。

    乌环的死没有引起太多人注意,围观的修士还有大乘强者们更关心的是排名前列的那些顶级天才的排位变化。

    “步炎到了第五十层了!”

    高台上的大乘强者们,此时纷纷动容。

    而台下的围观修士们早已片哗然。

    因为此时,排在前列的除了步炎在五十层遥遥领先之外。

    最后的上百名顶级天才基本都处在第五十层到第五十五层之间。

    讽刺的是,排名第的是魔域大星空魔驼山少主步炎。

    第二名,鬼蜮大星空,黄泉殿的厉索。

    第三名,妖域大星空,万妖谷的孔嘉。

    第四名,宝泉星洛月皇朝三皇子。

    第五名,沃伦星域的桂扬。

    第六名,三十六洞天的左丘简。

    第七名,忘情天宫聂冷月。

    ……

    也就是说前三名,央大星空的天才根本没上榜。

    分别被魔域大星空,鬼蜮大星空,妖域大星空的天才占据。

    这下,所有央大星空的围观修士面色都不好看起来。

    毕竟这是在他们的主场,而且魔修,鬼修,妖族都是人族修士的敌人,这次参与论道大会,当然也是针尖对麦芒。

    高台上,几位人族的大乘后期圆满修士,虽然脸上还算镇静。

    但是内心却是有些焦急。

    相反来自魔域大星空,鬼蜮大星空,和妖域大星空的大乘强者们却是脸自得。

    这三大星空虽然面积还有人数都少于央大星空,但是如果顶尖的年轻天才压过央大星空,那未来数千年内实力的天平会渐渐倾斜。

    到了五十层往上,众顶级天才的移动速度越来越慢了。

    步炎的名字光点虽然到了第五十层,但此时已经停顿了有段时间,显然在积蓄力量。

    而他下方的天才们也是步履维艰,走走停停。

    “快看,那北冥道宗的赵君宇又上来了。”

    直关注赵君宇的那几名修士,此时惊叫起来。

    “他……还在散步么?”

    数百万修士望着光幕上赵君宇的名字光点,很多人难以置信的喃喃自语。

    这人在第四十五层的时候停顿了下,众人以为他终于装不了逼了,下面不说会被困住至少也会步履维艰。

    谁知道又开始闲庭信步般向上攀登。

    四十六,四十七,……五十!

    眼看着赵君宇还是那个熟悉的节奏,众人从骚动变为静默,全场静静地看着光点移动。

    “赵君宇,还我命来!”

    踏上第五十层的土地,顿时个人影披头散发地冲了上来。

    这个人赵君宇记得,之所以记得,因为此人是前世还是炼气期时,他杀的第个人,是个小宗门的修士,妄图截杀赵君宇杀人夺宝结果被反杀。

    随后,越来越多的人影扑了过来,个个残肢断臂,浑身血污,面目狰狞。

    却是前世今生,死在他手上,不计其数的人或者是因他而死的,前来索命了。

    “原来是道心考验的幻境。”

    赵君宇冷笑声。

    “能死在老子手上,是你们的运气。”

    他丝毫不为所动。

    径自负手前行,这些和他有关的数以亿万计的怨魂当,或许有无辜牵扯进来的,或许有被殃及池鱼的。

    但这切不会引起他的负疚,更谈不上心魔。

    修仙之路,本来就是路上白骨铺就!

    “你还记得我?”

    此时,个哀婉的声音响起。

    “是你?”赵君宇愣,面前个亭亭玉立风华绝代的女修正凄切的看着她。

    前世他路天才绝艳,多少仙子圣女爱慕他,面前此女正是爱他最深的个。

    可是当年的赵君宇心无旁骛,心只想修炼,对道侣之事根本没想过,后来到了仙界接触到了太上忘情,更是心如止水。

    “你很好,但是我们前世无缘,对不起了!”

    赵君宇摇摇头,继续前行,女修的影像破灭。

    路上,他前世的故人,同门影像开始不断出现,都是跟他有恩怨纠缠的。

    赵君宇心若磐石,继续前行。

    “五十,五十二,五十三……”

    “夭寿啦!”

    外面星空广场上,围观的修士,看着赵君宇名字的光点还是那熟悉的味道,熟悉的节奏。

    个个像见了鬼。

    到了这时候,停留在这区间的顶级天才,似乎挪动步都很困难了。

    而这位,却特么还在逛街?

    “第五十五层开始,是直击内心最柔软,道心最脆弱的地方,希望这位还能这么潇洒。”

    此时,所有的大乘强者都已经对赵君宇无比重视起来,他们很多人自己也进去过圣星河塔,知道这里的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