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8章 胜似闲庭信步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赵君宇回头看了下周围或在艰难移动脚步。

    或是盘坐恢复法力的人群。

    如同散步般穿过他们,从石道阶梯往三十层而去。

    “这人,怎么丝毫不受重力影响?”

    众人目瞪口呆地看着闲庭信步的赵君宇,纷纷愕然。

    前面过去的顶级天才,像他这样毫无压力的两只手都能数出来。

    第三十层是极为恐怖的重力,似乎在这里空气都能被压爆。

    这层除了光秃秃的土地,方圆两千里没有任何生灵,植物。

    虽然对这些天才没有致命的危险,但还是大大拖累了他们的进程。

    第三十层,第三十二层……

    是越来越恐怖的重力,并且开始夹杂着其他的攻击。

    气刃,空间风暴,星空异兽,还有突如其来的突然的挤压之力,在这重力的环境之下,更是显得步步危机。

    不小心就有被甩出圣星河塔的可能。

    即使没有被甩出,也有越来越多的天才,无法抗衡这种考验,而自己捏碎玉符传送出塔。

    而此时,圣星河塔里竟然已经淘汰了数千天才,大约是总人数的三分之多点。

    然而真正的考验才开始。

    在大部分人步履维艰,走走停停,少部分强者快速通过的时候,赵君宇就像个异类,宛若散步般,通过这些重力塔层。

    不会儿,已经快接近第四十层了。

    “第四十层,是神识攻击!”

    赵君宇踏入第四十层的时候,身体轻,重力消失,天地陡然安静下来。

    然而他却感到,从四面方,无形无声的神识攻击,朝着他的神魂识海猛烈攻击而来。

    似乎是要举摧毁他的识海,变成白痴。

    同时间,还有猝不及防的挤压之力,旦他稍稍失去意识,就会立刻被推出塔

    对于神识攻击,般的修士没有任何办法,只能边用自己的神识抵御,凭着神魂受点伤也要尽快离开。

    呆的越久,神识的攻击力还有空间挤压之力就会越大。

    所以,在他四周,冲上第四十层的其他天才,几乎无例外,都是尽快飞遁。

    只有赵君宇,还是保持着闲庭信步,跟个没事人样,保持着匀速向上攀登。

    而此时,外面的星空广场上。

    “魔域大星空,魔驼山的少主,排到第了!”

    “他居然这么快到了第四十层!”

    此时已经到了第二天的正午,这里数百万修士还在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光幕。

    看到在第四十层的名字光点,围观的修士猛然惊。

    魔驼山少主步炎,魔焰滔天,这次参加论道大会却如此低调,使得很多人都忘记了他的存在。

    但没想到已经不声不响到了第名。

    “是他,聂姐姐不是说这个步炎受了重伤,怎么还这么厉害。”

    古盼儿没资格参加论道大会,此时看见光幕上的名字不禁很是愕然。

    紧跟在步炎之后的是洛月皇朝三皇子。

    “咦,这是谁。”

    “沃伦星域的桂扬,没听说过啊。”

    有修士发现前十的名字,有人根本没听说过。

    “可能是后起的新人吧,沃伦星域地处偏远,能出个这么个人物也算难得。”

    “我靠,我都没听说过沃伦星域。”

    众修士议论着,纷纷对这个横空出世的桂扬很是侧目。

    “哎,古阳泽,还有忘情天宫,三十六洞天的人怎么排在十名以后了。”

    “别急,这才四十多层,精彩才开始呢。”

    就在众多修士议论的时候,在高台上的众大乘强者很多人才睁开眼睛,开始关注起来。

    对他们来说,真正的较量才开始。

    “快看这里。”

    此时,几个修士指着光幕上赵君宇的名字叫道。

    “北冥道宗的赵君宇,也到了第四十层!”

    众人的注意力从前列的天才转移到了这边。

    虽然开始赵君宇的表现可圈可点,但是大多数人都认为,他停留在三十层就了不得了。

    没想到到了第四十层。

    “而且你们发现没有,此人上来的速度很不般。”

    名心细的修士看着赵君宇的名字光点移动的轨迹,似有发现。

    “是啊,很匀速,很轻松也没有停顿。”

    “就像……就像是散步般。”

    越来越多的人发现这个问题,不由得个个愣在当地呆。

    排名前列的那些天才,虽然到了四十几层时也没有费太多力气。

    但是路上的名字光点轨迹,也是或停顿会儿,或又飞快飞遁,显示着名字的主人正在施法应付着各种考验。

    但是只有这个人,这路上就跟没事人逛街般,就像这个圣星河塔是普通的观光塔般,就这样走上来。

    所有人目瞪口呆地看着代表赵君宇的名字光点,缓缓走过每层的石道阶梯,四十,四十二,四十三……

    “这波操纵可以说很6了。”很多人心暗道。

    相比前面那些不时速度狂飙,不时又停顿下来的顶级天才,这个赵君宇其实更让人侧目,等于说是这路上所遇到的考验,无论是空间风暴,挤压推力,重力,星空异兽,漫天气刃等等对他几乎都没啥影响。

    举重若轻!所有人想到这个成语。

    “北冥道宗,不愧是古老的隐世宗门,不可小觑啊”些人发出这样的叹息声。

    很多人纷纷把目光投向了,站在内场的齐承志。

    后者表面古井无波,内心却是激动万分,同时也有些无奈。

    赵师祖又在耍酷装*了。

    然而他却是误会了,塔里面的赵君宇并不是故意为之,也不知道外面的光幕能显示出路上的光点轨迹。

    只是迄今为止,这路上的考验对他来说基本构不成威胁。

    他自然不会停顿或者打坐恢复法力,但又不想冲的太快显得太过高调,所以选择了匀速上塔的节奏。

    但是阴差阳错,现在的结果却是,外面所有人数百万修士都在看他装逼。

    到了第四十五层的时候,神识攻击加上其他的辅助攻击,越来越厉害。

    在这层的天才只有上百人了。

    基本都是在运功苦苦相抗,同时缓慢地向石道阶梯处行去。

    赵君宇眼瞥见不远处,众人的样子,这才发觉自己有些太过另类。

    刚想放缓脚步。

    突然间心动,身形闪。

    随后枚泛着幽蓝色冷光的细如牛毫的银针扎在他原先的残影处。

    这银针居然是枚极品灵宝,而且上面淬满了剧毒。

    即使大乘修士也要头痛的剧毒。

    哼!赵君宇的身影在不远处浮现,随后飞快拳砸在虚空某处。

    蓬地声闷响,道身影跌撞了出来。

    面色惊疑不定地看向他。

    此人赵君宇见过,正是之前在外面叽叽歪歪的那个查老怪,身边的人。

    也是参加论道大会的天才,居然也到了四十五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