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5章 入场冲突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当然除了这上万名天才之外,还有是他们的长辈同门,内场足足有近十万人。

    “参会者,请出示资格玉牌,报上名字。”

    内场四面几个入口,多名身着统服饰的修士在查验身份和资格玉牌。

    “这是旭日殿的罗通,渡劫后期,最优秀战绩,在大乘期魔族手下撑了十几个回合成功后逃逸。”

    “那个是血涛门的薛进,曾经在合体期时天之内,斩杀十余名同阶,千三百多岁就到了渡劫后期。”

    “这个年人是麦当星域的顶级天才,管图,千两百余岁就到了渡劫后期,曾经独闯鬼蜮大星空,力抗大乘期鬼族受伤而退,这个人要特别小心……”

    在排队入场的时候,齐承志低声向介绍排队人群,些实力强劲颇具威胁的天才。

    但是赵君宇只是扫了这几人,就看出这些人对他构不起任何威胁,所以边听着边游目四顾。

    齐承志有些尴尬,但是仍是尽职尽责地尽量把他认为有威胁的介绍下。

    赵君宇更关心的是,忘情天宫,三十六洞天等他关心的势力天才的情况。

    尤其忘情天宫,他是最为关心,当然在没有明确尹冰月下落的时候,他是不会轻易动手的。

    “呦呵,这不是北冥道宗的齐道友么。”声略带嘲讽的声音落下,像是故意放大了声音。

    顿时,吸引了周围诸多目光。

    名圆脸肉鼻斜眼,显得很是丑陋老者站在了齐承志的面前。

    “查老怪,是你。”

    齐承志见到来人,脸色阴沉下来。

    “没想到十几年不见,北冥道宗还存在这世上。”

    “你们怎么还有资格参加论道大会。”

    丑陋老者嘿嘿笑道。

    “这是北冥道宗的人?”

    “那这位应该是北冥道宗的代宗主齐承志了。”

    周围修士开始窃窃私语。

    “怎么他们就来了两个人?”

    “世人都说北冥道宗已经没落,看来所言不虚。”不少人暗自想到。

    “查老怪,你!”

    齐承志面色阵青红不定。

    “咦?齐道友你修为怎么还倒退了?”

    丑陋老者仔细看,先是愣,随后幸灾乐祸起来。

    “当年你处处压我头,没想到今天吧,我已经是大乘初期,而你居然还从渡劫后期退步到渡劫期。”

    “我就说,你们北冥道宗是被诅咒的宗门,像你这种资质如果在别的宗门,还真是直压着老夫。”

    “可惜你投错了门派……”圆脸老者哈哈大笑,声音越来越大。

    这个圆脸丑陋老者和齐承志从青年时代就有过节,直明争暗斗,圆脸老者资质不如齐承志,始终处于下风,但是现在终于修为超过了后者,时间只觉得出了口恶气。

    “真是,堂堂个古老宗门的宗主,只有渡劫期。”

    “这里来参加论道大会的年轻天才,基本上修为最差的也是渡劫期,这宗之主的实力也太差了吧?”围观的很多修士纷纷摇头。

    但是有部分强者,眼光犀利,看出齐承志虽然渡劫期,但是身上流转的气息却远比般的渡劫后期还要强大,不禁微微皱眉。

    这里面也有过去认识齐承志的人,隐隐感觉当初他全盛时期也没有现在强。

    尤其看到边,不动神色的陌生青年,虽然也是渡劫期修为,但是给人远远看不透的感觉。

    齐承志听到他嘲讽自己的宗门,正要发作,但是看到赵君宇淡定的模样。

    “有赵师祖在,我宗扬眉吐气的日子在后头,不必争口舌之利。”想到这,齐承志心情舒畅不少。

    当下不再理会查老怪。

    后者本来就是想看到齐承志跳脚的样子,结果对方不理自己了,当下想继续激怒齐承志,最好后者在这里动起手来,直接被驱逐取消资格最好。

    他嬉笑声,正要再开口讥讽。

    “我说你这丑逼哔哔完了没?”

    “怎么跟个苍蝇样哔哔没完了是吧?”

    此时,赵君宇淡淡说道。

    他的话语落,周围人愣随即纷纷倒吸口冷气。

    这人才渡劫期,直接这样爆粗大乘修士,是嫌死得不够快?

    在论道大会这里,对方不好动手,可是被个大乘修士盯上,恐怕出大会,就要死翘翘了。

    “好好!”查老怪最恨别人说他丑,当然随着修为地位的增长已经多少年没人敢说了。

    此时个面目不起眼的白净青年,当着这么多人面粗鲁地骂他丑,简直是气得七窍生烟。

    就想立即灭杀此人,但是他知道这时候不行,论道大会规矩森严,他个大乘初期也不敢违反公然杀人。

    “呵呵,小子你很好。”

    “乌环,到了里面好好照顾下这位小友。”查老怪回头对名,面目阴沉的黑胖青年说道。

    “是,查长老。”黑胖青年直不做声,此时躬身答应。

    阴冷地目光瞄向赵君宇,仿佛看对方是个死人。

    他在他宗门里也是天才绝艳,千四百岁就到了渡劫后期,心狠手辣杀人无数,自认为对付这个白净青年毫无压力。

    周围看热闹的修士也纷纷暗自摇头,时意气之争,这白净青年要倒霉了。

    而齐承志却是心暗笑。

    惹上我们赵师祖,估计连渣都剩不下了。

    轮到齐承志和赵君宇了,“北冥道宗,赵君宇。”

    负责记录的弟子,查证了他们的资格玉牌,记录下赵君宇的名字之后,就放他们入了内场。

    此时内场,已经聚集了十几万人,还在源源不断进人。

    “这次参会的人比往届多了不少。”

    “而且派出的天才实力也比上届强了不少。”

    齐承志悄声说道。

    论道大会千年届,上届北冥道宗也是派人参加,结果第轮就被轻松淘汰,没有掀起什么浪花。

    赵君宇点点头,他已经感觉到又个大争之世即将来临,在东岚星时就感觉到了。

    相比现在的央大星空,地处遥远的边缘蛮荒处的东岚星,反而保存了些修仙界的遗风,让他有些哭笑不得。

    他转头四顾,没见到忘情天宫的人,正疑惑时。

    猛然抬头,只见高台下方前沿,搭着排长长的华丽的帐篷。

    里面坐着不少人,有忘情天宫的人,有三十六洞天服饰的人,还有其他些强者,包括宝泉星四大皇朝的人,还有之前见过的古家人等等,其余的大部分不认识。

    “原来如此。”

    “那就是所谓的专座。”赵君宇心冷哼声。

    说是绝对公平也不尽然,那些流势力的参会者,都有自己专属位置,而其他的人只能分开站着。

    “这女子也在。”赵君宇看到,那个眉眼和尹冰月完全样的白衣蒙面女子,顿时痴了。

    虽然知道这不是大老婆,还是会心情激动,恨不得上去抱住好好怜惜。

    但他知道不可操之过急。

    白衣蒙面女子聂冷月,感觉到目光,马上朝这里看来。

    两人对视,似乎就像跨越了几个世纪。

    “为何,我看见此人,会有熟悉感觉,还有些心痛。”聂冷月微微怔。

    古盼儿虽然是古家的人,但是也跑到忘情天宫这里,坐在聂冷月旁边,此时顺着后者目光看去。

    下子看到赵君宇

    “啊!是他!”古盼儿顿时吓得轻叫了起来。

    “盼儿妹妹,你怎么了,谁啊?”旁的聂冷月秀眉微皱道。

    “就是他,就是那个粗鲁的家伙。”

    “扇了我两巴掌。”古盼儿眼神里露出恨意但更多的是畏惧,不敢再看赵君宇,低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