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4章 论道大会开始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此时,长身玉立的古阳泽,也从外面的院子里跟着走了进来。

    阳光洒在这个英俊的青年身上,时间显得他整个人都笼罩在层金光里,显得英武非凡。

    “见过古道兄。”白衣蒙面女子朝着古阳泽微微福了礼。

    后者见白衣女子没有任何情绪波动,双美目似乎不带丝毫感情地低垂。

    不由心微微叹。

    “聂仙子。”古阳泽拱手施礼。

    “盼儿妹妹这是怎么了?”白衣蒙面女子皱眉道。

    “你自己说吧。”古阳泽有些没好气地对古盼儿说道,后者只是低头垂泪。

    “哎……”古阳泽看见她的模样,有些心疼,苦笑声。

    自己这个妹妹虽然是修炼了千余年的渡劫初期修士了,但是主要是资源堆出来的,还有家族里保护的太好,或者说骄纵太过,导致没吃过什么亏,心性还真的跟那些娇纵少女没什么两样。

    “这下吃到苦头了吧。”古阳泽摇摇头,缓缓将刚才城外发生的事叙述了遍。

    “我不是担心聂姐姐的伤势吗?”

    “才心急了些,再说也没撞到他啊。”古盼儿委屈地说道。

    “哎,盼儿,这修仙界实力为尊,言不合灭人满门的事比比皆是。”

    “这件事对你也是个教训,免得日后更加不可收拾。”

    古阳泽微叹声,此次对方只是扇了两耳光,若是碰上心狠手辣的强者,直接灭杀整艘战舰上的人也说不定。

    “竟然有此等粗鲁之人?他难道不知道对女生要绅士些吗?”白衣蒙面女子此时有些恼怒地说道,她何尝不知古盼儿的性格,但是毕竟是自己的好友,当然向着她说话。

    哦,古阳泽和古盼儿都闪了下,不过他们算对女子比较熟悉之人,知道女子有时不经意会说出些让人听不懂的话。

    白衣蒙面女子显然对自己说出“女生”“绅士”的字眼也是愣神了半晌,我怎么总会说些莫名其妙的话?

    “那人什么来历?”白衣女子又问道。

    “他自称是北冥道宗的赵君宇。”古阳泽不经意地说道。

    他话音落,白衣女子突然捂住心口,微微躬下腰,似乎很痛苦的样子。

    “你说,他叫赵君宇?”

    “赵君宇……”白衣女子哑声说着,这个名字似乎是根尖刺般狠狠刺入她的心里,刺痛。

    面纱下面的玉容已经完全苍白无血色。

    我这是怎么了?她喃喃自语。

    “聂姐姐,你怎么了!”古盼儿此时大惊失色,急忙上前扶住。

    古阳泽也是有些惊慌,想扶又不敢扶,副手足无措的样子。

    “我没事,可能是伤势复发了吧。”白衣女子直起腰,尽量平静地说道。

    “聂姐姐,这次到底怎么受伤的,我听外面说……”古盼儿此时有些紧张的问道。

    “我几个月前碰到魔域大星空魔驼山少主步炎,这是真的。”

    “但是什么我被擒,失去贞操,这是无稽之谈。”白衣女子清冷地说道。

    呼……古阳泽心松。

    “我就知道是谣言瞎说的。”古盼儿欢呼道。

    “不光如此,那个步炎的伤比我还重。”

    “这次论道大会能否参加还是未知之数。”白衣女子冷笑声说道。

    她的话音落。

    顿时让古盼儿欢呼雀跃,“聂姐姐威武,聂姐姐万岁!”作为白衣女子聂冷月的迷妹,她对白衣女子是绝对的崇拜。

    而古阳泽当然也是相信白衣女子聂冷月的,但是她的话透露出来的信息更让他心惊。

    魔域大星空魔驼山少主,步炎,滔天魔威,赫赫凶名,战力恐怖。

    虽然还是渡劫后期行列,但是几十年前,他就从大乘初期手下全身而退过,现在更不知道实力到了何种地步。

    这聂冷月碰上这个魔头,不仅没有被擒,反而打伤了对方,虽然自己也受了伤,但是这个实力就非常恐怖了。

    聂冷月作为忘情天宫的天才弟子,资质惊艳,横空出世短短二十年,不仅成为许多人心的女神,而且身份更是神秘。

    据说是忘情天宫老宫主的亲传弟子,直在隐秘的外星域修炼,出山时是合体后期,二十年后就修到了渡劫后期,这不得不说是非常恐怖了。

    而现在居然能击伤魔驼山的少主,这消息传出去定是石破天惊。

    对于谣言,聂冷月为人清冷,不会主动去辟谣,等到了论道大会时自然会见分晓。

    等到古阳泽和古盼儿走后半晌,聂冷月还是静静地坐在椅子上。

    “小秋。”随着她声轻呼。

    个身着绿裙的侍女从角落里出现。

    “你去查下这个叫赵君宇的,侧面了解下即可。”聂冷月说道。

    “是,小姐。”绿裙侍女低声说道,闪消失。

    聂冷月望着侍女消失的方向微微沉吟,小秋是她在宫唯可以信任的人,交给她去查可以放心。

    这个白衣蒙面女子聂冷月,就是前段时间,还在宝泉星观看四大皇朝天才较技时,赵君宇碰到的那个眉眼几乎和尹冰月模样的女子,只不过这女人气质眼神和尹冰月截然不同。

    当时赵君宇杀了那个使坏的侍女小叶,却是帮了聂冷月的忙,盖因那个小秋是监视她的。

    …………

    今天是论道大会开始的日子。

    赵君宇和齐承志向天圣城的星空广场心走去,两人淹没在人群时毫不起眼。

    “赵师祖,往届的论道大会重头戏自然是术法武技,丹道,阵法,炼器等等也都会公开较技。”

    “但是这届似乎有些不同。”齐承志传音道。

    这几天赵君宇闭关,他出去打听消息,打听出些风声。

    “有什么不同。”赵君宇皱眉道。

    所谓论道大会,不就是论论道法,比试下修为实力,最多再加上些丹道之类的么。

    “据说第关是闯什么塔。”齐承志传音道。

    论道大会是由各大星空的些顶级强者主持,北冥道宗之前实力不济,没有资格参与主持,所以不了解些内情。

    哦?赵君宇愣。

    星空广场,无边无际,这里今天足以有数百万名来自各大星空星域的修士围观。

    广场的高台上,足足上百位大乘后期,赫然在座,这种盛况万年罕见。

    这里包括央大星空下辖各大星域,以及来自鬼蜮大星空,魔域大星空,妖域大星空的强者。

    这些人,不少是老对手,相见自然是皮笑肉不笑,没有什么好脸色。

    他们是这场论道大会的共同见证人。

    而参加论道大会的不少势力的高层,甚至绝大部分没有资格上高台。

    只见有资格参加论道大会的,千五百岁以下的渡劫期强者,开始查验资格玉牌,鱼贯进入星空广场的内场。

    “有这么多人参加?”

    赵君宇看这人流也是愣了,这不得上万人?

    不过想也是,央大星空下辖无数星域天才济济,更何况还有其他三大星空的天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