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0章 公祭先辈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切重归平静,绝煞谷外。

    “赵前辈。”

    “赵大师。”

    季玉泉以及慕怀古,脸上恢复了几分血色,但还是苍白无比。

    朝着赵君宇恭敬的躬身施礼。

    以两人的身份地位,对赵君宇这样年轻的渡劫初期行如此大礼,可见两人对赵君宇的钦佩和尊重。

    “旻天老祖放我们马已属不易,我等不应再存任何幻想。”

    “绝煞谷重新封闭,这里面的事情还请两位保密,对本宗门的人也要保密。”

    赵君宇严肃地说道。

    两人连连称是,季玉泉本来就是被半忽悠来的,所以能保条命已经非常满意了。

    而且他从也得了不少的阵法类宝物,更是心满意足。

    但慕怀古对之后发生的事还是颇有疑虑,这散仙级别的旻天老祖没死,轻松杀了那个魔头,可为何会放过他们几人他是直心不解,毕竟他们几人也是闯了旻天派的禁地。

    但赵君宇只是笔带过,说自己和旻天老祖达成交易放了他们马,这让他半信半疑。

    尤其解释时如此的轻描淡写,更让他怀疑。

    不过随即他把疑虑抛到脑后,转头看向边还在昏迷的慕芊芊,心暗呼侥幸。

    此行虽然没得到旻天派的至宝旻天剑,但是也收获了些宝物,但最重要的是,拔除了他近年来最大的心病,占据他玄孙女肉身的魔头终于被消灭,对他和宗门的威胁也已经消除。

    这次绝煞谷之行最大的功臣就是赵君宇,两人对后者已经是心服口服。

    尤其季玉泉,更是对赵君宇恭恭敬敬,完全副后辈弟子的样子。

    “这个你留下。”

    赵君宇淡淡说,单手点,部玉简飞入季玉泉手上。

    “这是……”季玉泉将心神浸入玉简,刚翻看就面色大惊,转为狂喜。

    赵君宇见季玉泉,对阵法是真的纯粹的痴迷,所以赠送了他部阵法典籍,里面有些他那个时代甚至之前修仙界的些阵法高手的注解心得。

    这在他眼并不值钱,然而季玉泉却如获至宝。

    “多谢赵前辈,赐书。”

    “季老儿唯尊驾马首是瞻,随叫随到。”

    季玉泉直接就要跪下拜倒。

    他对赵君宇直是服气的。

    “不必如此,来日方长。”赵君宇虚扶了下,季玉泉顿觉股大力让他跪不下去。

    不仅心黯,这是赵君宇不打算收他为徒的意思。

    但随即他马上反应过来,最后四个字又让他心生线希望。

    三人又寒暄了阵,拱手道别。

    ……

    “这些都是我们北冥道宗先辈的遗骸?”

    北冥道宗内,齐承志,戚远征,卞泰等人望着赵君宇小心摆放的些尸骨,目瞪口呆。

    这些尸骨大多残缺不全,但是身上残破的北冥道宗服饰,还有些功法气息,可以认定是北冥道宗的先辈。

    正是天地大劫时那辈的弟子还有长老等等,但是当时的掌门遗骸已经找不到了,应该是最后时刻玉石俱焚了。

    “是的,把他们的遗骸都小心收殓起来。”

    “择日,我们北冥道宗,举行公祭仪式,纪念我宗先烈。”

    赵君宇缓缓说道。

    “是!谨遵赵师祖法旨。”齐承志等人脸含激动,齐声应道。

    央星元历万千五百二十九年,北冥道宗在自家山门,隆重公祭当年在天地大劫牺牲的宗门先烈。

    北冥道宗,乃是圣星陆为数不多的几个传至天地大劫之前的古老隐世宗门。

    这次举办公祭仪式,北冥道宗并没有邀请别的势力参加,毕竟只是祭奠自己宗门的先辈。

    但这个消息,立刻在圣星陆传开,消息可以说是日万里愈传愈烈。

    这个没落的古老宗门,这次这么高调,顿时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包括种种流势力。

    这天,整个北冥山脉,副肃穆庄重的气氛,公祭仪式由代宗主,齐承志主持。

    但所有人都知道他的背后还有个神秘的大乘期客卿长老,甚至很多人猜测不止个。

    齐承志率领众高层,缓缓走上高台,在以个个玉棺收殓的先烈遗骨前,隆重地上了三炷香,众人缓缓跪下。

    “北冥道宗,第二十代代宗主,齐承志率领众弟子,祭祀我宗先烈!”

    “千秋豪情怜山水,万载空明祭英烈!”

    “来,先辈们,我们虽然阴阳相隔,但还请诸君痛饮,干了这杯酒!”

    齐承志先将杯灵酒洒在高台上,而后仰首将第二杯灵酒饮而尽,万余名北冥道宗弟子也齐齐举杯痛饮。

    时间,所有北冥道宗弟子心潮澎湃,甚至眼含热泪。

    他们这刻,第次觉得能在北冥道宗修行,是多么的荣耀。

    “如果我们为宗门捐躯,想必以后的北冥道宗弟子也会这样祭祀我们吧。”很多北冥道宗弟子心暗道。

    整个公祭过程,虽然并没有邀请外人,但是也并没有用法阵阻隔,而是公开的。

    不少修士明里暗里,在远处观摩。

    其包括几名大乘期修士。

    “北冥道宗,要重新崛起了。”

    观看了整个公祭过程,远处高空,名胖尊者淡淡对周围几人说道。

    “明道友怎么如此确定。”边的名体型瘦高的长须年笑道。

    “他说的有道理,北冥道宗这步棋走的妙,古老隐世宗门的底蕴不可小觑。”

    “尤其最近几个月,北冥道宗似乎修补了自家功法的不足,弟子实力有明显提升。”而另个长相威猛的小胡子年人皱眉道。

    “对头,更重要的是整个宗门气象,精神气不样了。”胖尊者缓缓说道。

    “诸位请动用望气术看看。”

    众人闻言,纷纷施法望去。

    “淡紫色气运,似乎还在点点加深。”名秃眉老者惊叫道。

    “这是……浩然正气!”

    先前那体型瘦高的长须年,仔细观察之后,又惊呼道。

    正在加深的淡紫色气运,股无色透明的浩然正气正在汇聚。

    “难道北冥道宗,真的要重执修仙界牛耳了?”旁边的名驼背老妇惊呼道。

    “还要再看看。”

    “几个月后的,星空天才论道大会,北冥道宗是否能出新代的年轻天才这是关键。”

    “否则,就凭那几个老人,还要隐藏在背后的大乘老怪,是无法持续发展的。”

    “还是会陷入青黄不接的境地。”

    最先的那个胖尊者淡淡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