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9章 收了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说到提升息壤等级,哪岂不是样,要等到猴年马月还得看机缘。

    当然以赵君宇前世仙帝修为,要复活他也很简单,然而现在却没有这种实力。

    “你叹气也没用。”

    “别的暂时没什么好办法。”

    玄黄鼎显然也有些无可奈何。

    毕竟这是散仙级别的煞尸,要复活可不是那么简单的。

    阵沉默后。

    “还有个办法,就是不复活他。”

    “准确的说,不将他复活成人。”

    玄黄鼎突然又说道。

    “你什么意思。”赵君宇的意识皱眉道。

    “你复活他的目的是什么?”玄黄鼎问道。

    “可以看出,你给他的印象极为深刻,他能记住你,对你潜意识的敬畏崇拜。”

    “以你的手段,完全可以控制他。”

    玄黄鼎顿了下,有点语焉不详。

    赵君宇愣,随即明白过来。

    “你给老子闭嘴!”

    他声怒吼,几乎把识海都炸了。

    “我是要小蓝蓝变回人。”

    “个活生生,有血有肉,有情感有独立意识的人!”

    “而不是个傀儡,个打手!!”

    赵君宇低吼不断,如果对方不是造化大神,他就要巴掌扇上去了,虽然他现在是意识在自己的识海里,扇不了巴掌。

    “淡定!好了,我知道了。”玄黄鼎淡淡说道,只是它的意识透露出丝欣慰,似乎松了口气。

    “话虽如此,但是现在你最好把他带在身边。”

    玄黄鼎又说道。

    “他这丝意识和执念,虽然被自己强行封存在煞尸里,但是毕竟过了近两万年。”

    “而且本身当时也神魂受创,所以还是有崩溃的危险。”

    “你必须时刻维持他的残存意识,最好的办法就是吞噬灵魂体或者高阶修士的元魂,同时对他尽快恢复记忆,恢复独立意识也有很大的帮助。”

    玄黄鼎指点道。

    “带上小蓝蓝?”赵君宇有些犹豫,小蓝蓝可是散仙,而且还是九劫散仙。

    这目标也太大了。

    “笨!”赵君宇反应过来,当年小蓝蓝可是对自己言听计从。

    “小蓝蓝,老大准备带你出去,你把气息给收了可以不?”赵君宇试探着说道。

    “是……老大。”当年蓝玉受到道心誓言对赵君宇是言听计从,当然后来也是心甘情愿的,此刻他潜意识还是服从赵君宇的,当下点点头。

    身形晃,身上的滔天的煞气还有散仙的强大气息,顿时无影无踪,就像个凡人样。

    嗯,赵君宇满意地点了点头。

    他随即转身皱眉望着,空倒悬的旻天剑。

    蓝玉将自己炼成煞尸,在这里呆就是万千多年。

    很显然就是为了镇守旻天剑,守住复兴旻天派的最后希望。

    如果要将蓝玉带走,不将旻天剑收了的话,蓝玉是不会跟他走的,老大也不行。

    毕竟这是他最后最强烈的执念。

    “小蓝蓝,你能把旻天剑给收了吗?”赵君宇试探地再问道。

    蓝玉木讷的双眼看向旻天剑,脸上罕见地露出痛苦之色,摇了摇头。

    “这把剑,剑灵已死。”

    “但很奇怪,我还能感觉到它不屈的剑意。”识海玄黄鼎说道。

    很显然,当初面对强敌击,两败俱伤,旻天派的镇宗神剑已经废了。

    正当赵君宇惋惜的时候。

    突然,空间戒指的先天剑胚,阵剧烈颤动。

    “怎么了,你要干什么!”

    赵君宇感觉到先天剑胚的躁动,甚至在空间戒指就要破障而出。

    他心念动,先天剑胚,出!

    如同傲立苍穹,悬浮在旻天剑的上方,光芒四射。

    股君临天下的剑意散发出来。

    时间,赵君宇感觉身处剑之王国,剑之海洋。

    凌厉无比。

    锵嗤!嗡……

    原本死寂的,锈迹斑斑如同凡铁般的旻天剑,立即开始颤动起来,像是在附和,更像是在欢呼跳跃,琴瑟和鸣。

    股剑意带着惊喜,敬畏从旻天剑上散发出来。

    两团剑之光团,闪耀在大殿,相得益彰。

    半晌之后,光团散去,两柄剑的颤动慢慢平息下来,旻天剑上锈迹明显退去大半,昂然的剑意冲天而起。

    而先天剑胚则如个帝王般,威严不动如山。

    股莫名的力场从剑胚身上散发出来。

    “这是剑域!”

    “这剑胚果然不简单!”玄黄鼎有些结巴了。

    柄还没完全成型的剑胚,居然自行拥有了剑域。

    很显然,这两柄剑之间发生了神奇的作用,但是明显,先天剑胚为主。

    这……赵君宇霍然心惊。

    他隐隐感到,当年他的北冥仙剑,对比先天剑胚也似乎缺少了些什么。

    这先天剑胚是何来头?不止是可以进化的灵宝这么简单。

    “小蓝蓝,你再试试能不能收起旻天剑。”赵君宇收起剑胚,再说道。

    蓝玉点头,单手掐剑诀。

    旻天剑发出声欢快的剑吟,化作道流光没入蓝玉的袖内。

    果然收起来了,赵君宇松了口气,而蓝玉木讷的脸上也泛出丝狂喜激动,随即隐没。

    受到先天剑胚的刺激,旻天剑恢复了些生气,但不代表这柄剑的剑灵完全复苏。

    随后需要长时间的温养。

    “小蓝蓝,能否把地上那两人的煞毒给拔除了。”赵君宇又对蓝玉说道。

    蓝玉闻言单手只是点,只见躺在地上的季玉泉还有慕怀古两人身体开始不断抽搐,随后阵青黑色的煞毒成线,从两人的天灵盖抽取出来。

    赵君宇皱眉看了看倒在另边的慕芊芊,上去喂她服下把极品疗伤丹药。

    此女灵魂方面特殊体质,但是此时肉身伤势严重,需要大量灵药还有时间静养,不过这就不关他屁事了。

    “好了,此间事了。”

    “但这里浓烈的煞气,对于你还有你那柄魔刀来说,都是不可多得的宝贝。”

    “你知道怎么做了吧。”玄黄鼎提醒道。

    赵君宇点点头,盘坐下来,斩天魔刀席卷而出,悬浮在他头顶。

    顿时,整个绝煞谷,无尽的罡煞之气,就像是鲸吸水般,向魔刀汹涌而来。

    时间,魔刀上的凶煞之气再次暴涨。

    而赵君宇也入定下来,双手不断掐诀。

    四面方汹涌而来的罡煞气流,部分开始围绕在他身旁,渐渐凝聚成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