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6章 魂族现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老祖……别管我!”

    然而下秒,“慕芊芊”的脸上诡异表情消失,而是变成副凄然的样子。

    哀婉的声音让人心碎。

    “芊芊!”

    慕怀古惊,脸露痛苦。

    “杀……了……我!”慕芊芊叫道。

    随后脸色剧烈波动,诡异扭曲,清纯凄婉之色交相辉映,终于诡异之色占了上风,慢慢平静下来。

    “你这个玄孙女,小小年纪灵魂力量真的很不错。”

    “本座如果修为再低点,被她反客为主也说不定。”

    “慕芊芊”嘶哑着声音笑道。

    但它的心也是暗暗吃惊,占据的这具身体的主人,修为不过个小小的渡劫期。

    然而灵魂力如此强大,而且意志也是流。

    如果不是它的魂力与生俱来的强大,搞不好真会被慕芊芊反吞噬。

    “不过,再给本座点点时间,你这个玄孙女的灵魂,就会成为本座的大补之物。”

    “慕芊芊”得意地笑道。

    “你!”慕怀古额头上青筋暴起,就要拼命站起。

    但是随即无力跪下。

    “慕宗主,你妄动真元只能加重煞毒的入侵。”

    “乖乖臣服于本座,认本座为主,可保你还有你宗门无忧。”

    “慕芊芊”咯咯怪笑道。

    慕怀古脸色铁青,他感觉到体内筋脉血肉撕裂般的剧痛,不由暗暗心惊。

    虽然刚刚自己被这个家伙用灵魂攻击偷袭,但是最重要的还是这厉害的煞毒,让他不得不运功相抗。

    而“慕芊芊”则舒服地深吸了口气。

    “没想到,本座在这下界,却找到了个绝佳的煞气囤积地。”

    “只要找到罡煞源头并吞噬,本座能恢复往日实力也说不定。”

    “慕芊芊”自言自语道,他在此地如鱼得水,灵魂上的伤势恢复比平时快了很多倍。

    如果将这具身体的主人灵魂吞噬,完全控制这具身体,再将此地煞源吞噬炼化,那么恢复昔日全盛状态也是非常有可能。

    “只是此地,除了这柄剑,却不见煞源。”

    它随即打量着这柄锈迹斑斑的长剑,暗暗心惊。

    “这柄剑虽然外表不堪,但是这来历恐怕也是非同小可,应该是这门派当年的镇宗神剑。”

    “似乎都不弱于那些讨厌的仙剑,却不知为何没有飞升,而是留在此地。”

    “慕芊芊”自言自语道。

    回头望见半跪在地上的慕怀古,眼睛直勾勾地望着长剑,发出野兽般的渴望神色。

    “慕宗主,你来这里是为了这柄剑吧?”

    “慕芊芊”心暗笑,慕怀古之所以要进绝煞谷,主要也不止是因为慕芊芊被它挟持,而是因为这柄剑,都是修炼千年万年的老怪物了,心知肚明。

    再疼爱个后辈,也不会为了她犯如此大的险,最主要的还是为了谷里面的秘宝。

    “这是旻天剑。”

    “昔日旻天派的镇派神剑,如果得到它……”慕怀古喃喃说着,但反应过来闭口不言。

    原来如此,“慕芊芊”冷笑声。

    “就让本座看看,这柄神剑有何神奇之处。”

    “慕芊芊”上前步,就要去拔那悬浮在空的旻天剑。

    “我要是你,最好别动。”

    此时,个淡淡的声音,在大殿角落里响起。

    “谁?”“慕芊芊”惊,霍然回头。

    以他的灵魂力居然没有发觉有人潜入,这惊也是非同小可。

    “是你?”“慕芊芊”双眼收缩,看着角落里缓缓浮现的人影。

    “赵大师!你……你没死!”慕怀古看到来人,也很是惊讶。

    眼神发出希望的神采,但是随后又暗淡下来。

    赵大师虽然阵法造诣奇高,但是修为毕竟只有渡劫初期,不可能是这老魔的对手。

    “小子,不得不说,你很让本座意外。”

    “只是你路到这,没死已是万幸,本应识趣退去,这时候出来阻止本座不是找死么?”

    “慕芊芊”冷笑声。

    但是它心却不敢怠慢,此子不但阵法造诣惊人,而且让人捉摸不透,即使是它在此子面前也感觉到股莫名的压力。

    “赵大师小心,这老魔的灵魂攻击……”慕怀古刚出声提醒。

    柄黑色的镰刀空突现,朝着赵君宇狠狠斩去。

    灵魂攻击!

    这镰刀完全是神识所化,威力惊人,除了魂宝以外,灵宝在这里根本派不上作用!

    眼看镰刀就要斩入赵君宇的识海,突然间柄闪耀的光剑横向击来。

    无声无息地和镰刀对撞击。

    砰砰!赵君宇和“慕芊芊”都身形晃,脸色煞白露出痛楚的表情。

    这……旁倒地的慕怀古张大了口。

    脸不可置信,这魔头的神识攻击他领教过,连他都无法抵御。

    这赵大师只是渡劫期的修士,怎么灵魂力如此厉害?

    而“慕芊芊”更不用说了。

    它的心泛起惊涛骇浪。

    这可是大乘后期都难以抵御的灵魂力攻击,此子居然接下了还平分秋色!

    但是这人明明只是渡劫初期,为何有如此强大的灵魂力。

    时间,它心警兆大起,

    “朋友,你到底是谁。”

    “本座和你无冤无仇,大路朝天各走边。”

    “这里的宝物除了这柄剑你都可以拿走,还是不要伤了和气为好。”

    “慕芊芊”嘶哑着声音说道。

    “不过是魂族,最弱的魂煞脉而已,而且已被人打了半死,有什么底气跟老子这样说话。”赵君宇打量了下“慕芊芊”冷笑着说道。

    他之前直觉得这个女子不对头,现在已经明白过来,此女是被这魂煞夺舍了,不过似乎还没完全夺舍成功。

    “你!到底什么人!”“慕芊芊”被口叫破来历,心大骇。

    当下浑身黑气阵闪烁,只见半空连串无数把黑色神识镰刀,朝赵君宇的天灵盖处连环斩来!

    赵君宇身形不动,神识光剑泛出耀眼的光芒,上下翻飞,将连串神识镰刀击溃。

    这里说起来简单,其实这是极其凶险的灵魂力之战。

    根本不亚于,真枪实弹的斗法,甚至还要凶险,个不小心,落败的那方就会识海毁灭,形神俱灭,元神都来不及逃出。

    无声无息的神识交锋,只有十几息。

    两人的灵魂力都耗费巨大,脸色惨白,冷汗岑岑而下。

    还是不分胜负。

    旁的慕怀古早已看呆,他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魂族是什么来历,没听说过啊。

    “小子,本座小看了你,但是就让你见识下,魂族的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