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5章 进入地下宫殿中心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俞白眉此刻心的惊骇,疑虑,不安,夹杂着后悔交织在起。

    他看着赵君宇双手抱胸,在旁看热闹的样子。

    为何此子知道此处机关,为何那些黄巾力士不攻击他……为何此子如此诡异……

    这些问题不断在他脑海里来回闪现,俗话说,人的恐惧大多来自未知。

    但俞白眉毕竟修炼了近万年,脑子激灵之后。

    当机立断,退!

    必须立刻脱离这重力场,否则他法力耗损速度是平常的十倍以上,这样下去会活活累死!

    俞白眉身形闪消失,然而下秒,蓬!

    他的身影,在不远处的空间夹层里狼狈跌出。

    脸不可思议地看着面前拳将他阻拦下来的赵君宇。

    此时对方哪里有刚才被自己追杀,法力不继吐血强弩之末的狼狈状,反而是气势凌厉战意昂然!

    赵君宇面色古井无波,双臂双拳膨大数倍,泛着晶莹的玉色!

    万象炼体诀第十三重的肉身,已经通体晶莹!

    他拳接着拳,拳头带着碾碎空气的尖锐呼啸朝俞白眉雨点般击来!

    “找死!”

    俞白眉双剑挥出,和赵君宇晶莹的拳头狠狠撞击在起。

    锵嗤,当啷!

    他连退数步,脸上惊骇之色更浓。

    此子刚刚出拳,没有动用法力,但他的肉身居然如此恐怖,自己的长剑灵宝灌注法力居然都无法击伤对方!

    就在这档口,赵君宇硕大的双拳又拳又拳如同机关炮般猛击过来。

    轰轰连续几次硬碰硬之后,俞白眉退回到重力场,那些源源不断难缠的黄巾力士又围了上来。

    “再打下去,老夫要被拖死在这里!”

    俞白眉双剑剑气扫荡,又将数十具黄巾力士扫为飞灰,但他此刻已经是心极为恐惧,他的法力运转越来越困难,真元调动越来越晦涩!

    身体越来越沉重!

    不对!就在此时,他脑子道灵光闪过。

    对方没有动用法力,只凭肉身,而那些黄巾力士也没有法力,只凭肉身力道对战!

    他毕竟是大乘期的老怪,马上明白过来。

    急忙将自己气息隐匿,不再动用丝法力,犹如个凡人般!

    果然,朝他围攻过来的黄巾力士,竟然个个停了下来。

    犹如失去了目标般,呆立当场。

    原来如此!这处禁地机关,只要闯入者体内有法力波动,这群黄巾力士就会攻击闯入者。

    反之如果不发出真元波动,不动用法力,这群黄巾力士就成了睁眼瞎泥塑木雕!

    “才明白过来?晚了!”

    此时,赵君宇冷笑声,飞扑过来,浑身法力不显,真元不动,但是凌厉坚硬的拳头如同泰山压顶,拳拳轰来!

    “欺人太甚!”

    俞白眉怒喝声,如果不动用法力,他身为大乘修士,肉身虽然也达到了恐怖的程度,但是相对于同级的炼体士还是差了很多,尤其对面这个变态的家伙,在肉身力道上更是碾压自己!

    他乳白色双剑挥舞如风,封住赵君宇的雨点般的拳影。

    但是俞白眉成名已久,虽然当年武技方面也不差,但是他所练的武技还是需要灌注真元的,而且修为到了定程度之后,更多的是斗法,三两下就能分出胜负,已经多少年不像这样像街头打架样了!

    锵嗤!蓬!

    赵君宇轻易破开他的剑,拳将他击飞。

    俞白眉半空吐出口鲜血,心怒发如狂,他已经多少年没被这样揍得吐血了!

    “去!”他单指点,道白光从他大袖之连绵激射而出,并发出嗡嗡嗡之声,只见柄黑色的长鞭,如同毒蛇般朝赵君宇抽卷而来。

    哼!赵君宇晶莹大手改拳为爪,竟然还是不动用法力,下子就抓住了这长鞭!

    黑色长鞭在他手挣扎,但就是挣不脱。

    “不好。”俞白眉心惊,他的黑色长鞭,可以轻易将座高山荡为粉末,此刻虽说法力不足运转晦涩,但对方的肉身也太恐怖了竟然直接抓住了。

    他还在惊骇之时,周围的黄巾力士感觉到他法力波动,又围攻了上来。

    这样,他只好不动用法力,但是旦如此,赵君宇又攻了上来。

    单凭肉身力道他不是赵君宇的对手,只好再动用法力,可是动用法力,黄巾力士又没完没了的攻击,这就是矛盾,致命的矛盾!

    轰轰轰!几番交手之下,俞白眉已经连续吐血多次,体内伤势不断加重,内心憋屈无比。

    而更让他恐惧的是之前的模糊想法,开始越来越清晰。

    此子肯定就是当年冥天派的某个老怪转世,不然不可能懂得这里的规则也不可能有如此深的心机!

    “前辈,我有眼无珠冒犯前辈,还请前辈宽宏大量放我马,在下愿意认前辈为主,帮助前辈早日恢复修为!”俞白眉低声下气的求饶。

    然而赵君宇充耳不闻,拳头的攻势更加凌厉。

    他的秘密已经被对方觉察了部分,而且以他的修为还没有信心掌控个大乘修士,最好的办法就是斩草除根!

    轰轰……强烈的劲气气爆声夹杂着俞白眉绝望的惨叫响彻四周。

    ………………

    赵君宇按照记忆的方向,朝地下宫殿的心小心翼翼接近。

    除掉俞白眉已经过了整整天了,地下宫殿恢复了死气沉沉的阴森状况。

    这里虽然还有法阵之力限制,但是他和俞白眉的战斗动静如此之大,另外几人如果在大殿的话不可能没有觉察到。

    而自始至终,直到他将俞白眉肉身打爆,无论是季玉泉,还是慕怀古,慕芊芊都没有出现。

    有两个可能,是他们也遇到了麻烦,还有就是刚刚的动静被人为掩盖。

    自从进入了绝煞谷也就是前世的旻天谷。

    赵君宇总感觉似有似无的,被人监视。

    这种感觉很不好。

    ……

    而此时,地下宫殿的深处,心部位。

    处广阔的大殿上,遍地倒伏着层层的尸骨,有魔族的有修士的。

    这里的罡煞之气最为浓烈,煞毒也最为暴烈。

    柄锈迹斑斑的古朴长剑,剑尖朝下笔直悬浮在大殿之。

    似乎验证了无尽的岁月。

    在大殿角落,季玉泉倒在地上,人事不知。

    他显然是刚进入大殿就已经承受不住这煞毒,直接晕死过去,如果不采取措施,用不了多久他就会变成煞尸。

    “前辈,你说过,只要带你到绝煞谷核心地带,你就会放过我还有芊芊!”

    此时,在离悬浮长剑不远处,慕怀古半跪在地,脸惊怒加愤恨地盯着眼前,他的玄孙女,也就是那个慕芊芊,只是只有他们两人知道,这个慕芊芊是要打引号的。

    “啧啧,这个时代的大乘后期,都跟你样幼稚么?”

    “慕芊芊”美貌的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嘶哑着声音说道,让人不寒而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