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4章 黄巾力士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咔嚓!阵难听的金属撕裂声传出后。

    两道人影乍分而开。

    面丝状灵宝空飞回,“这怎么可能。”俞白眉脸色阴沉看着手已经暗淡下去的灵宝。

    “我这天蚕,不知让多少大乘同阶束手无策,今日却被这剑胚生生割裂,可见此子的剑道造诣也是非同小可。”俞白眉知道,除非以仙器之利可以凭本身力量破坏他的天蚕,否则就是以这先天灵宝也得配合无上的剑道造诣才能剑破开。

    然而让他震惊的还不止这个,只见赵君宇的手指,夹着朵跳跃着的墨金色火焰,火焰条淡淡的黑影在挣扎。

    “这是……!”俞白眉双眼收缩,而下刻,火焰的黑影打出凄厉的惨叫,显出只遍布狰狞利齿,长长尖锐口器的怪虫,随后怪虫挣扎不过半息,就化作飞灰。

    “老夫的金冥虫,不仅外壳坚硬无比,而且虫卵来自冥界,足足吞噬了百万生灵才进化成熟,居然被此异火焚烧成飞灰,这异火难道是……”俞白眉心的震撼无以伦比,他几大至宝尽出,对方竟然都在瞬息之间出动对应的克制手段或者宝物,这赵大师简直就是人形宝库!

    赵君宇的赤炎金焱,还有地狱黑炎融合成的异火,兼具赤炎金焱无坚不化,地狱黑炎阴冷死寂的特性,正好克制金冥虫。

    “你宝物再多,毕竟实力有限,老夫就不信你提升实力的秘术能支持多久!”俞白眉低喝声,浑身气势暴涨到极致。

    他口吐出枚乳白色小剑,剑光大盛,成千上万道剑芒向赵君宇电射而来!

    “给我开!”赵君宇九阳圣体,万象炼体诀十三重,天龙血脉全开。

    先天剑胚,三柄晶莹飞剑齐出,和俞白眉战在处,整个地下宫殿的力场阵法都被搅得风起云涌!

    “此子怎么坚持这么久?”俞白眉越打越心惊,他满心以为对方是使用了秘术提升境界,但这么久了,秘术效用怎么还没过去?

    “不管如何,你也只有大乘初期的战力,老夫只要有耐心在这禁地之内总有办法困死你!”俞白眉有些后悔和赵君宇翻脸,但事已至此无法回头,他就必须铲除这个仇敌,此子渡劫初期就可以和他周旋,日后杀他岂不是易如反掌?

    想到这,俞白眉脸色阴沉,步步为营,浑身上下无数道凌厉的剑光飞舞,不愧是无极剑宗的副宗主,无论修为还是剑道造诣在修仙界都已是顶尖阶层。

    避开先天剑胚的锋芒,同时剑又将赵君宇牢牢困住,显然是想凭着修为法力耗死对方。

    轰隆!锵嗤!

    激烈的劲气冲击波在地下宫殿轰然作响,片烟尘弥漫,赵君宇且战且退,嘴里不断有鲜血溢出。

    很好!俞白眉心大喜,他虽然法力耗损也是极大,气血浮动但是毕竟实力占优,眼看对方就要因为实力的差距而落败,他心大定,同时更是泛起无尽的贪婪,如果能得到此子所有的宝物和秘密,那日后自己能站在修仙界的巅峰也说不定,到时必不再屈居人后!

    咔嚓,声剧烈的气刃交击后,赵君宇脸色苍白,踉跄后退,但终于破开剑,转头似乎慌不择路地朝地下宫殿另头飞纵而去。

    “哪里跑!”俞白眉急忙追了上去,这么多回合下来,虽然他也法力耗损过半,但对方明显已经是强弩之末,不能给他机会喘息!

    俞白眉闪电般几个飞纵已经追上赵君宇,轰!番剑气交击之后,赵君宇倒飞出去,俞白眉大喜之下鼓动法力再次紧追而上。

    由于同样不能升空,两人贴地飞纵,前后在这似乎无边无际的禁地飞纵起来。

    “不对!”随着几次想重伤对方未果后,俞白眉猛然发觉此刻他们已经深入地下宫殿最深的某处。

    这里相对比较幽暗,周围个个怪异的石刻浮雕立在大殿各处角落。

    这赵君宇貌似慌不择路,但似乎是有意往这里引的。

    “姓赵的,你搞什么鬼!”眼见对面的青年在自己几次追击之下已经伤痕累累,接近不支,俞白眉虽然觉得哪里不对,隐隐有计的感觉,但也不甘退走,而是手掐剑诀就要赶尽杀绝。

    然而他此时看见对方不仅逃了而是站在那里,哪里有看刚才逃亡的狼狈象,反而副看热闹的样子。

    下秒,随着阵轰鸣声响起,大殿里的石刻浮雕,个个全球活了过来,化作群群黄巾力士向俞白眉猛扑过来!

    “道兵傀儡!”俞白眉心惊,这种傀儡不同于般的傀儡,只是凭着本能战斗,而是具有定的灵智意识,懂得协同作战。

    果然,群群黄巾力士手持各种武器围了上来,进退有度,组成个战阵。

    “雕虫小技!”虽然不知道,赵君宇怎么会知晓这里有道兵傀儡,但是俞白眉没有多想,他乃大乘期修士,根本不惧这些道兵!

    “去!”他单手掐剑诀,就要万剑齐发,绞碎这些黄巾力士。

    然而这时他才发觉,此处重力竟然比平时高出百倍千倍!

    乳白剑光飞起却显得晦涩沉重了许多,而且真元运转也困难下来,勉强将扑上来的数十具黄巾力士击碎之后,又是数百具围了上来,俞白眉需要调动比平时应付相同数量道兵更多得多的法力才能击碎这些道兵,然而他的法力已经耗损了大半了!

    “这些黄巾力士虽然不懂任何术法武技,但是个个肉身极其强悍,几乎不逊色那些上古炼体士,而且悍不畏死又懂得合击之道,不好对付。”俞白眉心沉。

    更可怕的是重力如此强的力场之下,这些黄巾力士似乎不受影响。

    法力运转困难之下,俞白眉不得已双手招,手持两柄月白长剑和数百黄巾力士,硬碰硬起来。

    咔嚓,轰!他两剑劈出,十几个力士身体脑袋爆裂,化作团黄雾散开。

    然而俞白眉心却没有任何轻松,反而越发凝重,重力恐怖之下,法力调动困难,他几乎就是凭着肉身力道在和黄巾力士道兵搏斗,这是以自己的短处去碰对方的长处,虽然凭着长剑的锋利,还有高超的剑术占了上风,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俞白眉越发感觉不妙起来。

    而且他还发觉个问题,姓赵的小子从始至终,好整以暇地在旁看热闹,而黄巾力士道兵为何不攻击他?甚至运动起来时绕过他。

    随后下个想法让他细思极恐,这姓赵的小子明显是知道这里有这样机关,所以将他引到这里来,可是他又是如何知道的?这禁地可是天地大劫之后再无人来过啊!